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你也真怪,明明都这么早起,为自己烤片面包不是很简单吗?为什么要找个像我这样完全没厨艺的为你做早餐?”像他这样的人不都上高级馆子,再不请个厨子照顾他的三餐也不困难,偏偏要她来帮他弄。

  最奇怪的是他中午、晚上也吃外面,可偏偏早餐就硬要她动手!

  是怎样,当他的秘书就是不能太闲、睡太饱,是不是?

  而且,像他这样只有一个人的钻石单身汉又用不到厨房,可他的高级公寓里最有家的感觉的,却是那个厨房,其他的,无论客厅、房间,都比饭店更像饭店,有够怪。

  凤开云没回答她的问题,拿了块吐司撕着吃。“岳秘书,你今天的吐司没烤焦呢!”

  岳语柔一看。“真的欸!”

  他拿起她剥好的水煮蛋一咬。蛋白软嫩,蛋黄的部份外头QQ,里头还有一些油膏状,标准的温泉蛋熟度。“这水煮蛋也好吃!”前些日子的蛋熟到里头的蛋黄让人吃了不配水咽下,就会噎到翻白眼!

  “这个啊,我上网查了温泉蛋作法,没想到真的成功了欸!”她喜孜孜的说,笑得眼弯弯,这种真心发自内心的笑和她在外头的“作秀笑容”很不同。

  凤开云定定的看着那弯月般的笑眼,说:“岳秘书,你现在的笑容很漂亮。”

  “只有现在?”现在的笑和平常的有不同吗?

  可同一句赞美的话,出自凤开云的口中就和别人给她的感觉完全不同。

  相处一个月不到,但她对上司有一定的了解了。她知道凤开云单纯当她是得力助手,除此之外,没有拿男人看女人的眼神看过她,因此当他说她漂亮时,里头没有倾慕、没有暧昧,只有他觉得的事实。

  “嗯,没有防备,很亲匿。”

  “平常的我笑起来很假?”她的心跳得有点快,感觉上被看穿了似的。

  他一挑眉,有些东西讲明就无趣了。于是岔开话题,抚触着桌上的盆栽。“前几天你带来的花开了,很漂亮。”如果只看花,他会以为是改良品种的玫瑰。

  “嗯。”

  “它叫什么?”

  “丽格海棠。”

  “果然是丽格海棠。前几天一个朋友来访,他说这叫丽格海棠,我以为他随口乱说,他说这种植物很难照顾,很麻烦。”

  岳语柔把花移到面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用手探了探土壤的湿度,又注意一下温度计上的温度,才说:“不是麻烦,也许它……只是想多一些关爱。”

  那有感而发的语气,仿佛……说的是她自己。“这花是你自己种的,还是买过来的?”

  “这盆是我一年前种的。之前我到这里,觉得在桌上放盆花可能比较好,就带过来了。”最开始买的第一盆丽格海棠早就死了,之后她又买了两次,第三盆也差一点死掉,当时她查了好多资料、问了好多人,加上自己的一些经验,好不容易在它枯得只剩两三片叶子时救回了它。

  明白怎么照顾后,一切就顺手多了,现在她培植的丽格海棠有六盆了,而且每一盆都花叶皆旺,一看就知道是被主人呵护宝贝得好好的。

  “我以为这是送我的呢!”

  “才不是。”她小心翼翼的拿起盆栽。“送给你我很快就看不到它了。等它花期过,我就要把它带走。”送给他?才不!

  “你知道它的花语吗?”

  岳语柔一怔。对厚!她光研究怎么种活它,倒是忘了去看它的花语是什么。“不知道。”

  “相思。”

  “欸?”她的脑袋一空,下一刻,尴尬的脸红了。

  “它的花语是相思,还有一个是暗恋。”

  什么?她得好好的解释清楚!“没有!没有!我把它带来纯粹美化环境,完全没有藉由它向你喊话的意思。”天呐~~真是个美丽的错误!

  看她那紧张的模样,凤开云笑了。“我知道。”他一直知道她很单纯的把他当上司,因为她总是把自己保护在安全的距离,当然,这也是他看中她当他秘书的首要原因。

  他知道自己的条件,也明白时下有一堆女人把秘书当成飞上枝头的跳板,因此,他一向知道如何为自己免去麻烦。

  岳语柔有些不好意思的啜着茶当掩饰。

  “岳秘书有男友吗?”

  “努力寻找中。”她常约会,可每次约的几乎都是不同人。

  她不是那种同时脚踏好几条船的女人,像她那么聪明的女人不会把自己的名声玩到臭的。反正人家请吃饭,只要印象还不坏的,有何不可?可是,如果吃了一两顿饭她还是没感觉,就会和对方保持距离了。

  她在公司里女神的地位不坠,也得归功于她的长袖善舞,以及男人们人人有机会,个个没把握的心态。

  “要我这当上司的介绍吗?”

  虽然这句话更清楚的让她知道凤开云对她一点意思也没有,可女人啊,虚荣心作祟,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怪怪的。“我的眼光很~~高喔!”

  “放心吧,我介绍的人是那种,即使你眼睛长在天灵盖上也会喜欢的。”

  岳语柔笑了出来。“你中文不行,为什么能学中医?”还天灵盖呢!

  “我会说啊,只是不识中文,而且我有个一流的中医老师。其实我学的是西医,中医只能算懂得一些皮毛。”他把转开的话题拉了回来。“如何?”

  “什么?”

  “介绍朋友给你认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