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好吧好吧,她承认,当年那个把她当做落地生根的家伙也是这一型的,所以,她早把这种型的列为拒绝往来户。

  女人啊,要多爱自己一点,像那种摄氏零度的男人,没事不要把他揽在身边,考验自己的能耐和聪明。

  更何况窝边草是她的大忌,万一交往后才发现对方不是自己要的,那会像金鱼屎一样——甩都甩不掉!

  就算甩掉了,往后还是得一起共事,不是极度痛苦吗?这种麻烦的后果,她最是不敢沾染。

  “岳秘书,我越来越期待我们的共事了。”

  她假假的继续笑。没什么好期待的,因为之后他的秘书一定不会是她!

  第二章

  她是凤开云第一个认为“似乎”可以相处下去的秘书。凤歌这样告诉岳语柔。

  也就是说,在她之前,秘书室已经有指派秘书给他,只是被打了回票后来岳语柔才知道她是第三位,之前已经有两位惨遭“退货”了。

  原因?因为花美男专员无情的拒绝了女秘书倾慕的眼光。那双如刀似刃的利眸直接看穿那两位女秘书的“邀请”,当然他回应的也够直接——“要钓凯子到外头去,不要亵渎了这神圣的工作场合!”

  被倾慕的人说得这么不堪,也怪不得那两位娇滴滴的秘书会哭着回秘书室。

  “再被那样的眼神看一次,我会死掉!”被拒绝的范莉儿一想到那天的情况,还是忍不住委屈。

  “为了他那句钓凯子到外面去,我晚上还作可怕的恶梦,梦见我光着屁股在大街钓凯子,呜~~”另一位被“毒”得奄奄一息的林玛姬更是大声控诉。

  “那男人根本就是不解风情的木头,不、他是暴君!木头只是不解风情,那男人长了一口的毒牙!”

  “语柔,你去啦!去当那男人的秘书,找机会把他迷得神魂颠倒,然后一脚把他踹开,替我们出口气。”

  女人呐,不知道这能不能称为“爱得越深,恨得也越深”?不过这也证实了凤开云的确不是色狼。

  不过,即使是感情不错的同事,岳语柔也只能爱莫能助,因为……她也想逃离那男人!当然,只是不当他的秘书而已,谁叫腾英的薪资那么高,福利又好,她可舍不得离开。

  她知道,凤姊是摆明不帮她,要帮她早就找人顶替她了,根本不必告诉她凤开云说的那些话。

  欸,果真靠山山倒,靠人人跑,靠自己最好!

  至于她怎么让凤开云主动不要她呢?呵呵呵,山人自有妙计!

  七点半一进公司,她忙着打理凤开云要求的一切事项,除了没到他住所弄早餐给他吃之外。就这样一直忙忙忙,直到接近十一点,凤开云开完会回办公室。

  她正忙着在电脑前整理资料,隔了几分钟,她拿了一叠他在开会前要她完成的文件要给他,才站起来走了几步,忽地身子一软,就在他面前倒了下来。

  “喂!你……”凤开云倏地站了起来,快步走向她。

  来吧来吧~~温柔的把我抱起来,直奔医务室休息,然后认定我体质太弱,不适合担任魔鬼专员你的秘书吧!岳语柔闭上眼安静的躺着。

  之前她在集团举办的夏季运动大会也玩过这种昏倒把戏,结果一群人在大太阳下晒得快死掉,她却待在冷气房里舒服的睡了一下午。

  隔了一会,果真有人把她抱了起来,可感觉上却没有往外移的打算。

  现在是什么情况?凤开云不是该大惊小怪的把她往医务室抱?也对,就她对他的印象,他好像不是那种懂得怜香惜玉的男人,可是不到医务室,要去哪儿?

  无奈现在的她闭着眼睛,只能任人宰割,感觉上……很没有安全感欸!她想张开眼睛,可是……可是……

  “岳秘书?岳秘书!”他粗鲁的摇晃着她。

  可恶的男人,他动作一定要这么大吗?好像她再不醒来就要把她抓起来摔似的!

  “岳秘书!还是没知觉吗?”

  快!到医务室!她都已经替他想好要去哪里了,他在蘑菇什么啊?

  这时,有人叩了门后,走了进来。“专员……咦?岳秘书怎么了?”

  太好了!是她的爱慕者之一——张特助!岳语柔听到张予咏的声音大大松了口气,他一定会提议让她到医务室好好休息。

  “她昏倒了。”凤开云说话时,眼神一直盯在岳语柔脸上。

  “昏倒了?怎么会要不要抱她到医务室休息?她一定是太疲惫了,岳秘书很柔弱的。”

  “喔,是吗?”

  什么叫“是吗”?这没血没眼泪的冷血动物,太可恨了!

  “到医务室吧,那里有医生。”

  就是嘛!岳语柔在心中附和。

  “不必了,我就是医生,而且我还懂得中医的把脉和穴道理论。”凤开云的手自她颈项一路往下,沿途施力,往那不知是劳什子的穴位一按推——喔!会……会死掉!痛死了!岳语柔痛得死命握紧拳头,免得反射动作忍不住一拳挥过去。

  推~~再推~~用力的推!凤开云的指腹按着岳语柔雪白的颈项皮肤,走过必留下痕迹的红成一片。

  妈、妈妈咪呀!岳语柔痛得差点跳起来,一张小脸激红,眼泪还卡在眼角不敢流。

  凤开云可没放过她脸上的表情。“痛到眼泪都卡在眼角还不醒,那是深度昏迷喽?没关系,我还有法子。”他对张特助交代,“我桌子抽屉里有牛角,你帮我拿来,相信牛角一戳她很快就会醒了。”

  牛、牛角?还用牛角戳她戳哪里啊!

  “专员,岳秘书会不会病得很严重?我们真的不必送她去医务室或叫救护车吗?”

  专员说的那个牛角,不会就是他去看中医时,医生拿来戳那些病人穴道的东西吧?每一次那玩意一出现,不久就可以听到病人哭爹喊娘的哀嚎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