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为什么她觉得他是用在看凶手的眼神看她?咳!这点她得“澄清”。“不知道是哪个顽皮鬼把这便利贴贴在您背后的,专员,您有惹到什么人吗?”厚,他为什么还是用那种似笑非笑的脸看她?很恐怖呢!

  “你在帮我找凶手吗?”

  这句话明明是疑问句,可为什么她觉得他看着她时,像逮到了凶手……

  “呵呵呵……”冷汗直冒啊!

  凤开云状似认真的想了一下。“惹到的人呐?很多啊!只是……我没说这便利贴是打哪儿来的,你怎么知道这是写给我,而且还知道是有个顽皮鬼贴在我背后的?”

  “……”完蛋!此地无银三百两!很肯定的,他知道那个“顽皮鬼”是她!

  他一扬眉。“久闻腾英的女秘书们个个才貌兼具,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欸?”这是替她找台阶下吗?

  凤开云若无其事的打开卷宗。“上班吧。”

  他不计较?这上司……其实还满有度量的嘛!

  死里逃生的岳语柔回过神后赶忙问:“专、专员,第一天相处,我不知道您的习惯,例如几点上班,上班后是否要喝咖啡、茶,或什么饮品……”

  “我上班从不迟到,一坐上椅子,我期待桌上已有一杯热腾腾的黑咖啡,早、中、晚各一杯,还有隔一天要用的文件资料,我也希望你当天下班前就把它译成英文摆在我桌上……”

  他一面说,岳语柔一面记,心里一面骂,因为这男人真的很○○××、GGYY,亏她前一分钟对他印象还改观了一些哩!

  规矩一拖拉库,还有一堆有的没的习惯,真的很烦!

  等等、等等!啥?还有早餐?她负责帮他买早餐?这个大少爷被宠坏了吗?咬了咬牙,她皮笑肉不笑的问:“专员,您习惯早餐吃中式,还是西式早餐?”他不会像她前两任主子吧?一早来一定要有一碗公司转角巷子那家鲁肉饭,才能算一天的开始。

  “都可以。”

  幸好。“那有没有习惯在哪家买?”例如汉堡吃麦当劳、薯条吃肯德鸡、沙拉指定星巴克……

  “自家的。”

  “自家德?有这家店吗?”台湾只有全家,没有自家德,这是美国最新流行的?

  “我要你到我家做早餐,我不吃外头的早餐。”

  原来自家的就是他家的……不!不对呀!他方才说什么?到他家做早餐?她没听错吧?“欸?可是我……我不会做饭!”

  她是真的毫无厨艺可言,连最简单的大杂烩,就是那种什么都丢在同一锅煮到熟的那一种,都可以煮到自己不敢吃,所以别闹了!

  而且她只是他的秘书,可不是他老婆或女友,开玩笑,为什么要做饭给他吃?她还欠人家煮给她吃呢!

  “没关系,那正好给你练习的机会。”

  岳语柔忍了忍,努力戴好风度的面具。她可是身经百战,遇过不少拔辣上司的精英秘书哩!虽然这男人很机车、自以为是,可……没问题,她可以搞定他!

  来,深呼吸,微笑!“专员,我家又不是在您家隔壁,早上特地跑去做早餐,这一点也不符合时间、经济效益。”

  “也对。”

  说服他了吗?她加把劲的要往下说。“所以……”

  “所以,搬来和我住,这问题就解决了。”

  岳语柔的脸倏地红了,粉拳在下一刻握紧。这是什么意思?她只是个秘书,工作单纯得不含括桃红色彩!她的脸拉下,正色的说:“专员,您这是为难我了。”

  凤开云一扬眉。这秘书的反应很有趣啊!原以为当秘书的,又是个可以用美色达到很多目的的女人,该是很圆融世故,甚至是油条的,最起码在拒绝上司时也该委婉些,可交锋了两回,他发觉,这女秘书还很嫩呐。“岳秘书,我看起来像色狼吗?”

  他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这个人果然是中文文盲,连“衣冠禽兽”都没听过噢可惜,这时候如果说出真心话就是标准的祸从口出了。岳语柔不禁在心中暗自抱怨。这是什么专员?哪有人一上任就把别人习惯的生活搞得乱七八糟的!

  住在一起?姑且不讨论他是不是衣冠禽兽,难道成为他的专属秘书,除了上班得看他脸色外,下班三不五时还得受寒害?别闹了!

  “专员,我……”

  凤开云看着她,那冷眸冻得她差点开不了口。“如果是拒绝,你可以不必开口了。”

  “可是……”

  “不要任性。”

  “任性?”岳语柔登时杏眼圆瞪。

  不行!她得告诉凤姊她一点也不适任这工作!她根本没法子跟这种凡事他说了算的主子共事,他……暴君啊他!

  “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

  “是。”因为对方说的谨慎,她的神情也不由自主的变得认真。

  “千万不要喜欢上我。”

  岳语柔忍了半天才控制住脸部的抽搐,勉强恭敬的一笑。“请专员放心,我没有吃窝边草的习惯。”她内心很渴望爱、渴望阳光的好吗说真的,那种酷酷的帅哥、冷冷的美少都摘不到她的心啦,因为在第一轮就被她刷下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