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目送着男人离去,不,是目送他背后那张显眼得不得不看的黄色便利贴离去,她显得非常开心。

  此人已脑残,遗言捐赠大体,遗爱人间,阿弥陀佛!

  “噗~~呵呵呵!”岳语柔捂着脸,笑得可得意了,恶作剧的向男人的背影挥了挥手。“拜拜,大体先生。”

  她的笑意一直维持到回到秘书室,匆忙躲进化妆室卸妆,再重新把妆化好。

  秘书室的首席资深秘书凤歌一看到她,就将她招了过去。“心情很好?瞧你笑的,有什么好事?”

  “没事。”想到她的“得意之作”,还是忍不住笑了。

  凤歌五十二岁,是腾英集团秘书室的头头,也是出自凤氏名门,集团里高阶主管的秘书几乎都是出自她的培训。

  她是个严格出了名的上司,有时十个应征上的一流精英进秘书室,在经她培训观察后,最后没有人能够合格留下是常有的事。

  因此,说腾英集团的秘书是精英中的精英可是一点也不为过,只要经她培训出来的秘书,即使放到任何主管身旁,都绝对是个不让人失望的好助手。

  岳语柔是凤歌得意的爱将,说美貌,她的美貌是公认的;说能力,她这培训她的人最清楚,不过……这丫头却也有她的一点心眼和玩性。

  当然,只要做好份内的事,以及不损及公司利益,她也不过问。

  “那好,我正好有个重要差事要交给你。”

  “是。”

  凤歌看着她,而后说:“你请特休到日本旅游这段期间,美国总公司来了位贵客。”

  岳语柔之所以能把特休一次休完,是正好遇到她上一任主管洪总经理退休,而她又尚未被分配到另一位公司主管身边。

  “总公司?”她知道腾英是凤家投资产业中的一部份,可总公司的人要来,不是通常都有一两个秘书跟过来?就算没秘书,特助或助理也有吧?

  凤歌大概明白她的意思,直接道:“那一位很特别,他旁边的人很难留得往。”而且就她所知,他的特助最近好像升官了。

  也就是说,是个很难搞定的臭老头就是。“为什么?”

  “这你得自己去体验了。”那位啊……令人头大的家伙。“总之,那位先生什么都好,就是中文会听不会写,还有,他需要的秘书是全能的,我觉得你很适合。”她不敢跟她说,他已经退了她两位能力一流的女秘书了,每个都是泪眼汪汪的回来,然后说了同一句话——再待在那样的主管旁边,会死掉!

  她就想不透那位仁兄到底对她训练出来的秘书有什么不满?也许不该这么说,因为她其实也清楚,那一位的不满绝不是针对秘书的能力,而是……如果又被她猜中了,那种事她也爱莫能助啊!

  好吧,给他正常级的秘书他退货,那就给他个“非常级”的,结果会怎样她也完全无法预料,不过,她得承认自己是有那么一些些的坏心眼,因为她很期待这两个人丢在一块,会产生什么样的火花,这也是她的一点点小私心。

  中文会听不会写,也就是标准的文盲?“凤姊,你确定他需要的秘书会是我?”

  “不确定。”

  “那为什么选我到他身边?”

  “因为你是个遇弱则弱,遇强则强的女人。”而那位是不管在任何时候都处于最强状态的魔鬼上司!

  岳语柔一笑。“讨厌,被看穿的感觉很不好呢!”

  “我以为你会说,难得遇知己呢!”

  “呵。”也对啦!她一笑。“好,我接受了。我的上司现在在哪里?职称是什么?”

  “他是总公司派来考察的专员,在总公司的职位属一级主管,目前先将他安排在之前洪总经理的办公室,门牌已作更改。”

  “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叫做“惨遭雷击”吗?

  在岳语柔推开专员办公室,看到新主子抬起头来的一瞬间,她就知道了,还真的感觉到雷声隆隆、外加闪电~~

  “你你你……”大体先生他他他……怎么会在这里不会就是总公司派来的那位吧?要命!

  “我叫凤开云,幸会。”

  姓凤?中奖了!岳语柔深吸了口气,努力的挤出笑容。“我叫岳语柔,是您的新任秘书。”

  “希望相处愉快。”他伸出手。

  她硬着头皮握上……咦?他手中有东西传给她,一摊开——

  欧买嘎——那张黄色小贴贴!

  “请将上头的字念给我听。”

  “那个……”也许是作贼心虚,她有些为难的支吾着。

  凤开云一扬眉。“岳秘书的中文也不好吗?”

  “此人已……已脑残,遗言捐赠大体,遗爱人间,阿弥陀佛!”她越念声音越低,到了最后一句比蚊子叫还小声。

  浓眉一扬,凤开云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薄薄的唇在抿着的时候感觉很严苛,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心人士,可一有了弧度,看起来感觉就不同了,似乎没那么严苛,可是此刻的这个笑容,那浓浓的玩味和探索的味道……

  “专、专员,您……您看什么?”难道他认出她了吗?不会吧

  凤开云还是盯着她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