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二十六


  相较于她的爱恨分明,自己性子懦弱,有时候反而就少了坚持。

  她和凤开云看似契合,可一遇到人生重大的选择,她那看似为对方想的心,也许就只是为了掩饰没有并肩作战、一起面对的勇气。

  “我和开云是在他医三时认识交往的,那时候的他开朗、风趣,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好多女陔部限迷恋他的。”盂紫婉笑了,耶段日子真的幸福到自己会害怕。“后来他因为家族压力弃医从商的第二年,我和他订婚了,有时候我在想是不是我一生中的好运都在那个时候用完了呢?”

  说到这里,她忽然停顿了好久,那神情忧伤得像是在寻找什么,好一会儿才又开口。“订婚后一年,就在步入礼堂的前一个月,有一天……”

  *** **** *** ** ***

  按照腾荚集团的规定,一般正式职员必须在离职前一个月递辞呈。

  在最后一次见到凤开云的隔一天,岳语柔就将辞呈递给上司杨诚。

  既是凤开云的命令,杨诚再不愿意又能怎样?可令他无法理解的是,要员工递辞呈,一切也得按规柜来,她好歹可以上班到一个月后吧?可没有,他叫她递完辞呈就不用出现了!

  呜~~亏他还觉得岳语柔是他用过最完美的秘书了说!美丽、机伶,而且工作能力一等一,结果大少爷他叫人滚就滚!

  前阵子才被他发现一次,这两人之间一定有“鬼”的眉来眼去,怎么这样就玩完了?

  看着得力助手到办公室收拾东西,他有点难过。“岳秘书,你是怎么招惹到凤专员的?”

  “那暴君谁敢招惹他?”事情会变成这样,也真的超乎她想像,只是……也许对于这段感情她始终没有放弃的想法,所以她反而没有那么难过。

  她和凤开云的问题不大,只在于他愿不愿意听她把他所不知道的,关于孟紫婉的事说清楚。

  “没招惹他……”杨诚的目光往门口探了探,压低声音。“你现在会卷铺盖走路?”

  “放心,套句麦帅的话——我会再回来的!”她开玩笑的说。说真的,能不能回来她也越来越没信心了,因为现在的凤开云像是被激怒的狮子,随时张牙舞爪的想伤人。

  问她为什么知道?因为她有眼线在那头狮子旁边,所以就算他拒接她的电话,她一样能够知道他最新的状况!

  “我也希望呐。”他看了眼岳语柔除了来搬东西外,还带来的一个袋子。“你手上提的是什么?”

  “这个啊……”她笑了笑,没说什么。里头放的是她自认做得还不错的便当。

  突然间,门外有人叩门,杨副理清了清喉咙,“进来!”

  尤江临本来愁容满面的站在门口,看见岳语柔居然在里头时,忙把门拉上。“你还敢来公司?!不要告诉我你们是一道来的!”

  “我们?谁啊?”她完全状况外。

  “你……你不是和孟紫婉一块来的吗?”方才他送完文件,一回座位就接到孟紫婉的来电,本来他想将她打发走,可她告诉他,她一定要见到凤开云,否则绝对不走,想了半天,苦恼了半天,Boss也正好走出会议室,他只好硬着头皮告知他这件事,奇怪的是,Boss居然笑了。

  一看到他那笑容,他比青蛙看到大蛇反应更激动呐!好、好恐怖!

  “没有,我只是来公司收拾东西。”

  “厚!不知道那女人心里在想什么!明明知道老板天底下最不想再看到的人就是她,为什么她还这么喜欢来招惹他!”忍不住抱怨连连再加唉声叹气。“真是的,因为她,我的好日子没了!还有你,为什么你非得知道那一段过去不可呢?”本来他还想说她能拯救老板呢!

  “尤特助,你的Boss快乐吗?”

  “……”

  “他丧失爱一个人的能力,而这一点,解铃还需系铃人!”

  他摇了摇头,无限感慨。“你不明白!你根本不知道当年孟紫婉是怎么对他的!”

  她看着他。“你信不信……孟小姐在当年,其实非常爱他。”

  “你在胡说什么!”见她往外走,尤江临也匆忙跟上。“岳秘书,喂,岳秘书你要去哪里?”不会吧?那个方向是……

  杨诚一脸莫名甚妙。啊现在是什么情况?孟紫婉是哪位,岳秘书非知道不可的那一段又是哪一段?他们讨论得很热烈,可他却完全插不上话。

  真是的,八卦他也很爱的说,偏偏他又完全听不懂,真的是——好寂寞呐!

  杨副董正郁卒的同时,岳语柔和尤江临已经搭电梯上楼了,一直到定在通廊了,他还在苦劝她。“现在先别去招惹他,等这事过了,老板心情也好多了,你们之间也许不是不可能,不要在这个时候……”

  “尤特助。”她倏地止住了步伐。“你真的很吵!”说着又继续往前迈进。

  专员办公室就在前方不远处,门是半敞开的,从外头隐约可听见讲话的声音。

  “岳……岳秘书!”尤江临还是觉得她现在不出现会比较好,又试图想阻止距离已经近到可以听见里头的人讲话的内容了。

  “……你方才说的我可以答应,可是,我也有条件。”

  “什么?”孟紫婉小小声的问,不敢相信凤开云是这么好讲话的人。他……他原谅她了?岳语柔把当年的事告诉他了?所以他愿意把钱借给她,帮助父亲的公司度过危机?

  发着呆的时候,她没注意到凤开云那双如冰豆子般的眼。“你离婚和我结婚。”

  她错愕的抬高苍白的脸,门口外的尤江临则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怎么也没想到老板会说这种话!几秒后,他才想到打击应该是最大的岳语柔——

  在他看向她时,耳边就传来一阵铁制物落地的声音。

  岳语柔手上的纸袋落了地,里头的铁制饭盒打翻了!

  “岳秘书!”尤江临回过头时,岳语柔转身就走,而且他越在后头呼唤,她的步伐就越快,感觉就像这个地方是蛇穴魔窟,非得快快离开下可。

  *** **** *** ** ***

  “你真的打算要娶孟紫婉?”凤歌啜了口威士忌,太阳穴隐隐作痛着。

  说来也够讽刺,凤开云到腾英也好长一段时间,光是秘书就换了三个,可他们姑侄俩至今却是第一次约喝酒呢!

  而且是在……明显的,他的心情绝对称不上好的情况下。

  “姑姑有意见?”他扬眉。

  “婚姻是你的,我能有什么意见?只是对于你终究还是要娶孟紫婉……不否认,我是讶异,因为我以为你喜欢的另有其人。”这三个年轻人之间的事她大略听说了,只能摇头叹息。这个侄子病得真是不轻!

  “喜欢又如何?我甚至曾经深爱过孟紫婉,不是?”

  “你现在对那孩子只有恨!”

  “娶了她,我不会让她好过!”

  “你这是玉石俱焚!”

  他啜了口酒,好像什么都不在乎的笑了。“光是想到能够让她痛苦,我就觉得一切都值得。”

  “那孩子不见得非嫁你不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