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二十三


  天上星光点点,不远处传来一阵阵的海浪声,空气里有属于海的咸咸味道……

  “这真是个好地方!”坐在沙滩上,凤开云吞下最后一口蛋糕。

  上一次司机开车经过这里,大力推荐这里是个看星星的好地方,所以他便带她来了。

  “是啊,第一次发现,这个城市里竟然有个地方可以把星星看得那么清楚!”

  “而且也可以让蛋糕变得美味。”

  “是啊,星星漂亮,连带的食物也变得好吃了。”她不疑有它的说。

  “因为够暗,看不到蛋糕的形状。”

  岳语柔一怔,这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抡起拳头槌了他一下。“喂,你很过份欸,那蛋糕可是我辛辛苦苦做的!”

  想到方才在车上打开时,它那惨不忍睹的奇形怪状,最上面的草莓还不见了,后来才在一大坨鲜奶油中找到它,真的……咳……很恐怖。

  本来她想说算了,没想到凤开云还很捧场的切了一块吃,之后又带下车解决。“我没说它不好吃,只是说长得很抽象!”

  这男人!平常冷得像冰,谁知道他是要冷高手!不过,算了,看在他把蛋糕吃完的份上,就不计较了。“以后常做的话,就会好些了吧?不过前提是不能提着到处跑,我把它放进盒子时,它真的不是长成那个样子的!是真的!”有相片为证!

  还在意?一想到远庖厨的她为了他自愿去学烤蛋糕,他心里满是感动。“我很喜欢的,真的。”

  “即使不是在照明不佳的沙滩上?”

  这个岳语柔啊~~真的很可爱!将脸凑近她,在她脸上一吻。“傻瓜!”看她顺势将头倚靠在他肩上,他侧着头靠着她。“语柔,你觉得这个时候最适合干什么?”

  “在暗暗的海边啊?”她想了想。“好久好久以前看日剧,看到主角们在海边玩仙女棒、放烟火,好像挺不错的,临时没想到会来这里,这样靠着就很好了。”重点是和什么人在一块吧。

  “等我一下。”他站了起来,走向停在不远处的车,不到几分钟又走了回来,手上多了个纸袋。

  “那什么?”又是食物吗?说真的,她现在什么都吃不下了。

  凤开云倚着她坐了下来,先把一个蛋糕大小的精美纸盒递给她。

  “不会又是蛋糕吧?”

  “打开看看!”

  岳语柔打开,里头包了一层又一层的护纸,然后她看到……玻璃艺品?!可太暗了,看不太清楚。“送我的吗?好可惜,有些暗,看不清楚。”

  凤开云把一包长条纸装的东西拆开,拿出一支香状物,打火机一点,火花四射。

  “哇!仙女棒!你什么时候买的?”看着那火光四射的样子,童年的快乐回忆一股脑的全都回来了,岳语柔雀跃得像个小孩,也从袋子里拿了一支引燃,“好漂亮!真的好漂亮!”

  她将仙女棒移近凤开云送她的东西,一看,不禁怔住了!“这是……这是草莓蛋糕吗?一模一样的……是一样的!”她讶异惊喜得有些语无伦次。

  在学做草莓蛋糕之前,她拍下食谱上的蛋糕图案传给他,没想到他就帮她带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回来!

  “这次去欧洲有半天左右的空档时间,尤特助带我去参观当地有名的玻璃艺品工坊,我请他们按着相片烧了一个。”

  “好漂亮!我好喜欢!”她忍不住拿起来把玩,这才发现蛋糕上用金线绑了张小小卡,翻过来看,只见卡片上有着丑丑的、拙拙的、仿若小学生写的字迹——

  满月了,往后还请多多指教!

  凤开云

  岳语柔的眼眶倏地红了。

  他记得!记得今天是满月纪念!

  这个闷骚男!明明就是记得的事,却可以装成浑然未觉,先让她失望,然后再给她足以弥补的大惊喜。

  她可不可以奢求,奢求他在感情上也可以这样?假意的欺瞒后,再给她大大的惊喜?!“凤开云,以后也请多多指教!”她紧紧的抱住他,主动热情的吻上他。

  月黑风高,这一夜,她不会让他踩得了煞车的。

  啊,发生了什么事吗?

  嘘,十八限中,请勿打扰!

  第八章

  凤开云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头的暮色朦胧。

  高大的他站在高处往下俯视,偏冷的脸一向予人睥睨一切的冷傲感。可此时的他,脸上的线条比起刚到这里上任的时候明显柔和了许多。

  运气好还偶尔可以看到他在笑,不是那种会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也不是那种山雨欲来前“如沐春风”的笑,而是发目内心,轻松愉悦的微笑。

  Boss最近心情似乎很不错!尤江临最近的日子也“好过”了很多,不会在为公务疲于奔命之余,还得拔头发、绞尽脑汁的苦思老板的震央到底在哪里。

  虽然老板嘴巴不曾说过什么,可他看得出来,他和岳语柔在一块很开心,从一开始的平均两、三天约吃一次饭,到最近几乎天天一起约会,甚至有时临时取消应酬时,他也会把临时空出的时间拿来和她腻在一起。

  不过那位岳小姐也真是够宝了,为了满足老板的胃,居然真的卯足了劲在学习做——难吃的菜!

  而他那位出身世家,嘴早被养刁了的Boss也够“情深义重”,同样卯起劲的在吃难吃的菜!

  为什么他知道那么多?因为他发现老板最近常带便当,而且吃便当时的心情似乎都不错,基于好奇,几天前他求得了一口,说真的,那“红烧狮子头”吃得他差一些暴走。

  喔喔喔~~煮的人在前一晚去打死卖盐巴的吗?她的盐不用钱的,是不是?

  没想到老板却气定神闲的说:“还好吧,口味是重了点,配饭吃刚好。”

  老板都吞得下去了,他能说什么?后来他才知道,那便当是岳语柔亲手做的。

  也难怪,既然是情人做的,怪不得老板的味蕾会有问题,听说人只有在恋爱时会变得不正常。

  看老板最近的样子,身为下属的他真的很替他高兴,也感激岳语柔的出现,因为,看过老板遭受背叛情伤时自我放逐、愤世嫉俗的那近半年时间模样,他曾经以为,这辈子老板大概不会再喜欢上任何女人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