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不要追上来!”男子没有旋身的怒喝。“我对你的风度就这么多,再过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连我都不知道。”

  他怒气冲冲的出了咖啡馆,外头的阳光刺眼得让他的心都痛了。

  爱情到头来也不过是骗局,什么海誓山盟、什么至死不渝,比起偶像剧里的肉麻对白更令人作恶!

  红灯转绿,他快速穿越斑马线,没有回头。

  在街的另一边——

  有一种花叫落地生根。

  顾名思义,它的确是一种容易栽种的植物,有时叶子够成熟了,即使尚未落地,可在叶缘却已长出小芽、窜出根须,待时候一到,叶黄落地,不消多久,地上又会长出许多苗群。

  不挑土壤、水份、气候,有时即使在砖瓦细缝中,它还是可以活得很好,总而言之,是一种不必任何照料也能生存的植物。

  又有一种花叫丽格海棠。

  它娇贵得连天生“绿手指”的人要栽种它都得思虑再三。它挑土壤,太肥沃的土受不了,太贫瘠的土同样也不赏脸,平常时候的土壤和开花时要追加的养份土又有不同。

  再来,它挑水份,水浇太多会烂根,太少会枯萎,只能用浇花的喷器一些些一些些的斟酌,耐心的作着记录,一点一滴去了解它。

  它也挑气候。二十四度是它生长最适合的环境,低于二十四度要增加日照,高于二十四度又要忙着降温。

  综合以上的结果,它绝对是很难搞定的“娇客”!可是啊可是,它开花时的娇态,绝对是凡人无法抵挡。

  且不说它如玫瑰般的花型,就它如同捧花般,在层层绿叶中盛放的花团,或大红、或粉红、或鹅黄……色彩艳丽的模样,绝对是众所瞩目的焦点。

  花店老板开店一向比对面咖啡馆的邱老板早约十分钟左右,他将盆栽摆了出来,不经意的一抬头,欸~~咖啡馆的铁卷门慢慢的卷上了哩!他又低下头继续工作。

  “老板,丽格海棠一盆多少?”

  发色斑白的老板正在整理新进的盆栽,听到有人要买花,忙抬起头来。“两百块。”

  女孩拿起了丽格海棠端详着,大有掏钱买下的意愿。

  见是熟客,他也不好隐瞒,又补了句。“小姐,这种花美其名是娇贵,其实厚……真的很不好养,很麻烦的呢!”他自己每年都进新货,因为连他也养不好。呃,对街的邱老板看向他这头了,他向他招了招手。

  脂粉未施的漂亮女孩一笑,眼底掠过一抹不易被人察觉的难过。“我想种种看。”她挑了一盆粉色的丽格海棠。

  “厚,小姐,尤其这种色的更难种!水太多会烂掉、水太少会死掉,比公主还难伺候!”

  “没关系,总是试试看。”她拿出两百块给老板。

  好吧,对于一个商人而言,他算仁至义尽了。收了钱,他顺口问:“之前你买的那些都很好种吧?”之前她都钟情那些好种又死不了的落地生根植物,举凡天灯笼、石莲、一串珠之类的,怎么这回挑个高难度的?

  “嗯,很好种。”好种到……即使丢弃在土地贫瘠到连野草都长不好的废空地,它们一样可以长得又肥又壮,精神抖擞到感觉不出它们是被遗弃的!

  “这真的不同于那些很好种的落地生根喔。”

  “我知道。”这老板真的很有趣,她就是想种那种娇贵如公主的花啊!

  那个男人第一次买东西送她,就是一盆造型可爱的石莲。他说,那植物像她,坚强、独立、有个性,他就爱她这样。

  之后她喜欢上了这种泛称为“落地生根”的植物,只因为他说,它们像她。

  一年后,那个男人爱上了一个如铃兰般娇羞可爱的女孩。

  分手时,他说,和她在一起,他感觉不到被需要,她就像她种的那些落地生根,即使没有人照顾,也可以活得欣欣向荣,可那个娇贵的铃兰女孩却没有他不行。

  分手的第二天,她把那些植物全丢到社区外的废空地,十几天后跑去看,发现它们真的还是很好。

  看着那些没有人照顾,甚至在不良的环境下仍旧活得很好的植物,又想到自己,她忍不住痛哭。

  原来,在那个男人眼中的自己就像这样的杂草,随时可以放心抛弃的!

  回去后,她大病了一场,病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自己买一盆花,一盆连许多园艺老手都觉得不好栽种的花。

  她发誓,在下一段爱情中,她要活得像这盆娇贵的丽格海棠。

  她要当公主,不要当杂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