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十八


  根据统计,职场上俊男美女的确是比较吃香,而且一些社交场合或是应酬,有美女秘书或美人公关在场,要谈成生意的机率也高,正因为这样,才会有许多人喜欢选择在酒店或俱乐部谈生意。

  凤开云笑意更深了。“是吗?”

  这笑容是鼓励的意思吗?“是啊,像今天晚上和日本和荣株式会社山桥会长的餐会,我也是打算带着岳秘书去。”

  和荣株式会社的山桥太郎?那个恶心的老色狼?!

  “咚”一声,六楼到了。

  “取消掉!”他率先走出电梯门。

  杨诚以为听错了。“欸?”

  “岳秘书今晚有其他事,你另外找人。”

  “可是、可是岳秘书早答应了啊,几分钟前我们还在电梯里讲到这件事呢,她也没提到晚上还有什么事。”

  凤开云闻言,突然止住了步伐,杨诚差点撞了上去,吓一大跳的心脏跳得更狂。“专……专员?”

  “杨副理,你还记得岳语柔曾和我共事过吧?”

  “是。”

  他转过身,杨诚正好抬头,那冷冷的眸子使得四周气温骤降。猛然吞了一大口口水,他血压只怕又飙了。

  唉,说来也真见笑,活了五、六十年了,什么大风浪、大人物没瞧逦,可这长相很偶像的专员给人的压力还真大呐!

  凤开云单手插入西裤的口袋,状似轻松又似暴风雨前的宁静。“她闯了大祸、惹了一堆麻烦,我一直找不到时间好好对她进行严厉的员工职务缺失检讨前就让她到你身边是我的错,如今我刚好有个空档,就在今晚。”说着,他的笑像海市蜃楼一样突然消失不见,这时杨诚才发觉身处险境!

  “……是!”

  “很好。”再度走了几步,凤开云又说:“和山桥太郎的约,我建议你带男职员去,再不然花钱找精通日文的酒店小姐同行也成。那位山桥先生除了有钱,风评之差你不会没有听过!”他清楚男人在酒色下谈生意的文化,也不是什么卫道人士,可是,员工就是员工,除非事先告知风险,而对方也愿意在某种“利诱”下自愿,否则,这种事不在他允许范围!

  其实女秘书陪同上司谈生意是很平常的事,他也有过。陪他同行的人若被其他大老板吃吃小豆腐,他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再过份就不在他的允许范围了。

  可是……为什么他现在一想到岳语柔陪同去应酬的书面,他就一把烈火窜上胸口?!

  他对她难道就这么在乎?。

  他不是没有发觉自己对她的偏爱,可因为察觉得早,也因为她直率的告白加速这样的情愫,所以快刀斩乱麻的将她调离自己身边,甚至强迫自己不再去过问她的一切,以为这样一来将绝对安全,那野火般的情感蔓延也可停止下来,可他失算了!

  那个女人在他身上施下了可怕的魔法。她的笑、她的习惯、她为他围上围裙做早餐的背影、她待过的厨房、甚至她用过的咖啡杯,无一不让他想到她。

  就连到了夜晚,躺在一向只有他一人的大床,闭上眼,那一夜的一切还会又像DVD拨放键被启动了似的!

  他进入她时,她忍着不适的承受着他,她闭上眼感受着云雨的欢愉,和高潮时涨红小脸的激动神情,一幕幕在他面前生动播放,然后他就会像是血气方刚的发情小鬼一般,在三更半夜下半身紧绷,热烫得像根烧红的烙铁!之后,他得一边咒骂、一边往浴室走,借由莲蓬头的凉水来拯救他。

  因为那公寓有太多关于岳语柔的回忆,之后他索性在公司顶楼的小套房过夜。公务已经操了他一天了,回到家后他只想休息,不想再被某个他已经下定决心不再放在心上的女人如影随形,可这样好像也行不通,那女人还是常常来“骚扰他”!

  所以,他利用下班的时间报名上了一堂课。

  之后尤江临从美国调过来,他怀疑那个一向敏感到近乎神经质的家伙不知是不是嗅到了什么不寻常的气息,三下五时、有事没事就提到杨诚的一些事,有意无意的带到岳语柔的相关讯息,就这样,他又开始了和岳语柔剪不断、理还乱,在同一家公司却不打照面,可又清楚她一举一动的奇怪关系。

  任由他在他面前提到岳语柔是他的第二个失算,因为这样的“习惯”,他只要有一天没听到她的事,心情就怪怪的。

  他也察觉到这个问题,也曾在尤江临提到岳语柔的事时板起脸阻止他往下说,接着第二天,他还真的不再提到她,可是第三天,是自己忍耐的极限了,然后又会故作轻松的问:“说说看,最近杨副董和他的美女秘书又有什么新鲜事?”

  凤开云,你他妈的犯×!

  他对岳语柔的喜欢,也许比自己知道的多很多,不只是他一开始的以为只是有一点动心……

  爱情?他该死的在发什么疯?不是不相信了吗?而且不也清楚明白的知道,在发现的那一瞬间,就要排除让它继续发展的任何可能,连根拔除?!

  他想想……让他想想,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岳语柔说了什么?

  现在才发现,原来当落地生根也是不错的。

  好像记得她是这么说的,当时他还想不透她说这句话的意思,即使是现在,他还是……等等!

  把自己说的话和她的话“重点式”前后一呼应——

  他终于明白她在说什么了!

  落地生根就算连根拔起,就算没有根,它还是可以继续存活,快乐的给它长下去。

  他突兀的止住步伐,低咒了句,“……该死的落地生根!”

  杨诚一怔。“是!我等一会儿马上将它处理掉!”

  专员怎么知道他桌上养了一株落地生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