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十六


  “我也不曾把你当男人看呐。”

  岳语柔的脸又红了,合该庆车现在的她还发苦烧,他大概以为她的脸红是因为发烧吧!“没有人会希望自己最糟的情况被人看光光的!”

  “好吧,从现在开始,我会把那些事忘光光。”他将她侧着的身子翻转过来,让她面对他。“不过,你得先好起来吧?要是你的病还是没好,我可不担保之后不会发生同样的事。”

  威胁她!可她却听出他的关心。“你这人怎么这样!”

  凤开云不理她,臆测她是不高兴,可应该不会有什么疯狂举动。

  “喝一点水。”见她没反对,他扶起她,让她半坐卧的靠在枕头上,将杯子递给她。

  她啜了几口,闷疼的胃一有食物进入就感觉不适,她任由凤开云拿耳温枪探温,感觉他的脸凑近,她的心又狂跳。“专员……”

  凤开云看了一下小萤幕上的数字……37.8,还是有些发烧。“私底下你可以唤我名字。”他把视线放到她身上。“要再休息吗?”

  她摇了摇头。这几天她睡够了,以往总抱怨没时间可以好好休息,可真的休息太多,她好像也吃不消。她这种人,果然是天生劳碌命!因为不习惯唤他的名字,她直接就开口。“陪我说说话吧!”

  “说什么?”

  “那一天,”也许是现在身体状况有些昏沉,思绪感觉都比平常慢半拍,这个时候也许最适合谈这种会让人想撞墙、钻地洞的问题,反正她也没什么形象了,没差啦!“陪你参加宴会那一天的事。那个……”

  凤开云一扬眉。“要我负责吗?”

  没想到他是这样的反应,她低啐了一口,闷闷的说:“那种事,也不见得是女人吃亏。”而且她依稀记得,凤开云比较像是被霸王硬上弓的一方……

  其实那种事她向来随缘,不过他是她的初次也不坏,她还记得那两场云雨的美好。

  “那是我该索偿喽?”

  岳语柔一阵尴尬,眼睫压得低低的:

  “我查过了,那一天在联谊会上,你误拿了别人‘加料’的饮料喝,所以才会发生之后的事。”见她露出讶异的表情,他接着说:“那两杯鸡尾酒里加了药,原本眼务生是以三干元的代价要送去给客人看中的两个女孩喝的,没想到中途却被你拦劫,而且还顺道递了杯给我。”

  会这么轻易查到,是因为当晚他们走后,那服务生又拿了两杯加料的饮料给那两个女孩喝,就在她们摇摇晃晃的要被带出会场时,还好崔伯母发现,上前一问才知道有不肖人士混进会场。那时崔伯母还私下派人将恶徒跟服务生带去警局。

  “呃?”是吗?真的是这样吗?

  “你的表情看起来像松了口气?”

  “也就是说——我是因为药的关系才会变禽兽的吗?”就是咩!就说她好像也只是对他有了些好感,还不至于看到他就欲火焚身吧?!

  而且……这种莫名其妙把人家拆吃入腹的事,有个借口,总比什么借口都没有好吧?

  “如果这么解读会让你好过些的话。”

  凤开云对那天的事没多加着墨,她猜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不过,他没多提,她自然也不想让这“意外”有什么效应的继续扩大。

  她静静的看着他将她喝完的空杯子放回小几,然后又走了回来。“专员喜欢什么特质的女孩?”才这么想,话就出口了。

  “大概是诚实吧?”一提到这个,他很难不想起很不愿想起的往事。“我十分厌恶别人骗我。”

  “看来像是深受其害的样子,有私家八卦吗?”苍白的脸上有抹笑。

  他一扬眉,装傻。“你的吗?那我得洗耳恭听了。”

  这男人!又被巧妙的转开话题了。凤开云心中似乎有个大地雷,可他不说她也无从知道。心思百转后,她开口,“最近我有个手帕交有个很大的烦恼。”

  手帕交?“是你上一回出差欧洲,买内裤送她的那位吗?”他也好像只听她提过那位邻居兼死党的手帕交金碗儿,之所以会记住她,是因为前些日子岳语柔那一掀开就令人眼红的丰富午餐,好像就是出自那一位的巧手。

  岳语柔不承认也不否认。“她最近发现喜欢上她的上司了。”

  “那很好啊,有什么好烦恼?”想了一下,他问:“他的上司是已婚,或是有论及婚嫁的女友了吗?”

  “本来我也以为他有,可后来就我所知道,是没有的。”

  “那还有什么问题?”凤开云难得幽默,“就火力全开的去追吧!”说到这儿他才想起,记得之前她不是才说金小姐有对象了?而且,若没有记错的话,那一位的对象他在美国时可能也有数面之缘。

  “可是……”

  “还有什么可是?”

  “她喜欢的那个人,在彼此刚成为上司下属关系时就曾说过,他要她……不准爱上他。”

  刹那间,她感觉到彼此间的空气变得稀薄,那种令人快窒息了似的紧绷戚压迫着跳得快速的心脏。她曾经考虑着不把心里话说出来,因为她得到的结果有可能是被凤开云当怪物看,然后得到像范莉儿那样的下场。

  其实她也可以默默的、什么都不说的守在他旁边,可……那样太不像她。

  她是个爱恨分明的人,明明不喜欢却要自己装得爱上,那是为难她,虽然在工作上,她得要过得圆滑、长袖善舞,可关于爱情,她向来忠于自己。

  不喜欢是这样,真的喜欢上了,她也不想去压抑自己的心情。

  反正告白成功与否,对她而言都是二分之一的机会,不说的话,她永远不会有机会,而且他方才不也说,不喜欢别人骗他?

  见凤开云沉默着不开口,她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抬起头对上他的眼。“感情的事比气候更难预测,就好像再精密的仪器都有失准的时候。她从来没有想过会喜欢上那位一开始就不对盘的上司,可后来被吸引了,她也不想逃避,与其庸人自扰的问自己怎么办,她想……该把话说出来,然后把烫手山芋扔给对方。”

  凤开云定定的看着她,习惯性的筑起防卫性的高墙。“岳秘书,你身体还不舒服,该多休息。”

  岳秘书?岳语柔失望了,他的神情已恢复到他在公司时的冷漠神情。

  在他帮她放平枕头时,他说:“杨副董的秘书前些日子辞职了,等你病好,就递补上去吧。”

  岳语柔原本沉下来的心倏地一疼。“……好。”

  太认命的语气实在不像她。“你不讶异?”

  “怎么会?”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