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十四


  岳语柔受到惊吓的忙跳下床,一离开被单,突然看见自己全身上下毫无遮掩,又是惹得她一阵尖叫,顺手捉起床上的被单包住。

  “喂……”

  土匪般的抢了人家被单,看到凤开云也是光不溜丢的模样,她又是一阵尖叫!“啊——”

  她一路往外冲,乒乒乓乓的声音不断传来,最后才安静下来,想必她捡回了昨天一路脱掉的衣服要换回去了吧。

  凤开云起身坐在床缘,瞥了眼凌乱的床单,以及一角她初试云雨的证据……

  该死的!他怎么会让这种状况发生了?!可想起岳语柔方才那惊吓过度的反应,他又是一阵好笑。

  窝边草,麻烦真的来了!

  敛住笑容,他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

  *** **** *** ** ***

  所谓的鸵鸟大概就是像她这样吧?

  早上七点四十,岳语柔还赖在床上不肯起床盥洗。这个时间就算起床也会迟到了吧?深呼吸,她努力的想漠视肚子的极度不适。

  这几天是不是所有的楣运都上身了?!先是在莫名的情况下和上司上床,再来则是上吐下泻!

  算了,反正她本来就不打算去上班,因为还不知道要用什么态度去面对她的上司——凤开云专员!

  所以这场病来得算正是时候,唉……

  只是躺在床上的她,很难不想起那天的事。厚~那天晚上她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会、会……会莫名其妙就和他在床上滚滚乐?!疯了嘛她!

  那天她是喝了快酒容易醉,可她的酒量自己很清楚,没道理只喝不到一瓶的威士己心就醉到酒后乱性,完全没有理智。

  而且事后回想,她并不是醉到完全没知觉才和凤开云上床,而是有些醉,却清楚和她在一块的人是谁,但她就是、就是没办法控制自己高张的欲火,之后,咳,悲剧就发生了!

  现在想想,这件事会发生,好像是她比较主动款!比较?咳……好吧好吧,她承认,那时的自己像是饿了好几天似的,一看到眼前出现自己最钟爱的美食……不要怀疑,凤开云就是那道“法式焗田螺”,她当然就会开动了,谁还管那道菜吃了会怎样?

  到现在她还是想不透那种欲火焚身,非得找个男人上演十八限的欲望是哪里来的。

  刚清醒时她以为她在作梦,也许春梦是有的,可现实生活的她也和凤开云发生关系,这才让她分不清哪部份是真实、哪部份是梦!

  啊~~她现在好想尖叫!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她身上,又为什么她会主动去勾引明知道不能碰的男人?!

  要知道,那家伙公私可分明了,他不会把一个会勾引他的秘书留在身边的,那也意味着,她的高薪工作即将玩完。

  凤开云从她逃离他住所的那刻就常打电话找她,但是她没勇气接,后来他也打电话到她家,一看来电显示,她还是不敢接,他只好在电话里留言——岳秘书,我们谈谈。

  她连忙把留言删掉。拜托!还能谈什么啊?资遣费要给多少吗?

  在没有想到怎么面对他前,她不要去上班!

  但她已经请假两天了,第三天还要再请吗?前两天是没脸上班,今天则是生病,她是真的生病了,而且可能是肠胃型感冒!

  昨天半夜她起来跑了三次厕所,早上则是想吐,又有点发烧。

  叹了口气,她慢条斯理的下了床,到盥洗室梳洗一番后来到小客厅。

  八点。三分,可以打电话请假了。

  请了假后,她就这样坐在客厅发呆,直到肚子的绞痛把她拉回现实生活中。

  该死的!又……又要抱马桶了!以秒计的速度冲进厕所,在一阵令人尴尬的哔噗声、和马桶的冲水声后,她惨白着一张脸,一样由厕所走了出来。

  要死了……她真的快没命了。一面扶着墙,慢吞吞到活似小老太婆。

  不行!趁着现在还算清醒的时候,她得去看医生,要是等到昏倒在家,被房东或是金碗儿发现送医,那可就糗大了!

  呜~她好像打从舍弃了“前同居人”金碗儿,为了贪大一点的空间往上搬了一层楼后,就常常衰事不断!

  且不说最近遇到的倒楣事,就隔壁的乐小姐还带了一个吵死人的小鬼就够她受不了的了!

  在自己吓自己下,她很快换下睡衣,随手束起马尾,穿上牛仔裤和毛线衣,外头罩了件灰色毛呢外套和球鞋就要出门,后来她又想起那条超保暖的大围巾,匆忙的乱围一通才出了公寓。

  下了楼,她青白着脸走在公寓前的道路上,外头其实有冬阳,可风一吹,她却不受控的发枓,就她以往的经验,这大概是在酝酿着等一会儿的高烧吧?

  她走几步就停了停,因为除了发抖,她还响屁不断!呜~~她从昨天拉到今天,肚子大概“清空”了,可感冒她又不能不喝水,一喝水,又会拉,而且不是寻求“正常”管道,而是改由后门!

  其实拉肚子也没什么,最要命的是那痛到令人脸色发青的肚绞痛和那大声到令人脸红、很想死的“告急进行曲”!

  现在的她,最大的希望就是有小黄从前面经过,因为她实在没把握可以走到二十公尺外的大马路招车。

  小黄~~平时为了省钱不搭你是我的错,你今天帮我,会有好报的!她在心里大声呼唤。

  这时,停在一旁的车子突然打开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