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十二


  当然他也有缺点,只是瑕不掩瑜,这样的男人称得上万中选一吧?

  不自觉的看着他自然垂落在身侧的手,想起方才还被包覆在其中,那股温柔和暖意,她的胸口蓦地热了起来。

  在她还不明白为什么要叫住他之前,嘴巴已比脑袋动得快。“专员!”身子一倾,她想在他脸上亲一下。

  凤开云站在低她一阶的楼梯回过头,忽地唇上一凉——

  岳语柔的眼顿时瞪得有如铜铃。落点……落点失准!妈呀!她瞪着沾了口红的薄唇。“那个……我、我本来想在你脸上吻一下,表示谢意的,可是、可是……”

  “……没关系。”他强自镇定的正要转身,她又叫住他。

  就见她忙着掏出手帕,轻按在他唇上,完全忘了彼此间是有距离的上司下属关系。“上头有口红。”

  “我自己来。”这动作太亲密,凤开云接过手帕自行清理。

  走去开车的路上,两人不再有对话,一直到上了车,岳语柔才突然说:“去喝一杯吧!”

  他一笑。“你不会是那种酒品很差的女人吧?”他遇过不少清醒时是淑女,一喝醉就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女人。

  那时候,他真正可以理解“女人是这世上最具破坏性的动物”这句话。

  “第一,我不会让自己喝到醉;第二,至今我还没被嫌过酒品不好!”开什么玩笑,五个“发梦会”的女生,就属她和罗之优最能喝了!

  其中她是属于“长饮型”的,也就是可以慢慢喝、慢慢喝,喝到大家都倒了她还安然无事,而之优则属于“悍将型”,就是在短时间内一次可以干掉一群所谓的酒国英雄,可撑久就不行了。

  “那就走吧。”

  第四章

  “所以……所以我啊,不要再当……当当当落……”

  “不要再Download什么?”

  “不要再当落……落地生根!”

  看着岳语柔小脸双颊染霞,说话还大舌头的模样,凤开云有些啼笑皆非。

  女人的话果然不能太相信,不过还好,她的酒品还算及格,除了说话大舌头又爱说之外,并没有什么惊人之举。

  而且方才他也考虑到自己算公众人物的身份,因此征得她的同意,他们是开车回公寓喝酒,并不是到公共场所。

  既然是私人寓所,她想说什么就由她了。

  只是这女人平常嘴巴不饶人,起码对他这上司就没礼让过,可关于内心最在意、最脆弱的那一块,一直以来都是压抑着的吧?

  今晚的他是个称职的听众,她说什么他听什么,偶尔发出几个单音节算回应,她说了很多平常依她骄傲的个性,只怕打死也不会说的事,一堆的内心话,心里事。

  好比她因为不想当落地生根,才买了丽格海棠来种,因为她想成为丽格海棠,想感觉全心全意被爱、全心全意被呵护的爱情。

  凤开云看着她的眼神变柔,看她醉趴在长沙发上的娇憨神情,这样子的她像个大孩子,呆呆的、笨笨的,褪下了俐落造作的面具,这样的她,娇憨得让心肠再硬的人也软化了下来。

  他知道她是美丽的,可却从来没有像此时此刻这么令他移不开视线。她们今晚唱的其实不算多,当然她是喝的比他多,也不知是她酒量就只有这样,还是喝得太快,他很肯定她醉了。

  回到家里喝酒也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可她却喝了近一瓶威士忌,喝快酒容易醉吧?

  只是他觉得很奇怪,好像打从在会场喝了那两口鸡尾酒后,他就觉得有些昏昏的,有一把若有似无的火沿着胸口往下延烧,到了后来他甚至有点口干舌燥、莫名的烦躁。

  那酒……有问题吗?可岳语柔喝得更多不是?

  他和她坐得远,因为今晚的他真的很不对劲。他不敢说自己是坐怀不乱的圣人,但一等一的自制力也是他一向引以为豪的,可现在他的状态却处于可疑的、莫名的一触即发的危险状态!

  岳语柔是他的秘书,他不吃窝边单的,更何况她对他根本没有半点意思,咦?他有病吗?不可以就是不可以,难道她有半点意思就可以了吗?

  眼里的她美眸半掩,樱口微启,那勾魂的模样撩得他浑身发烫,他甚至眼神放肆的沿着她白皙纤细的颈项弧度,一路往下来到她隆起的性感,遐思着衣料下的饱满丰盈,小腹的燃烧让他有了生理反应……

  老天!他疯了!

  不行!岳语柔是他的秘书,他不吃窝边草!窝边草麻烦很大、很多,他有病才对自己的部属有了这么该死的乱七八糟想法!

  倏地,凤开云站了起来往浴室里走,将水龙头的水开到最大,在这温度只有十几度的冬夜,一头栽到水流下,试图“降火”。

  当他拾起脸,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冷水让他清醒了许多,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张脸连他都有点陌生!

  不对啊,他的脑袋本来就是很清醒的!不清醒、搞不清楚状况的是……是其他地方好吗?!

  反正头发也湿了,就顺便洗个澡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