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攻陷暴君心 >
十一


  方才凤开云一出现,赵元瀚就对这位走到哪儿都像聚光灯般引人注目的花美男有点印象了,现在他一提到腾英集团,他突然想到前些日子财经杂志里的新闻!

  那是个专题报导,就是针对大财团腾英集团中,几个浮上台面的可能接班人选做介绍,其中一位因为相貌“艳惊四座”而博得最大版面,也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位,那位就是……“你是腾英集团的凤开云先生?”

  凤开云淡淡一笑。“你好。”他无意多攀谈的一颔首,就牵着岳语柔一块离开了。

  目送着那真正站在金字塔尖的男人远去,赵元瀚有点失魂落魄。他不要的前女友旁边站的男人,那顶尖的位置只怕是他这辈子永远无法构着的,他的心里不免很不是滋味。

  林真秀推了一下男友。“凤开云是谁?”

  他撇了撇嘴。“腾英、腾方、腾飞等,这些凤氏企业集团呼声最高的接班人。”

  林真秀杏眼圆瞪,简直快无法呼吸了!天!进得了腾英已经很了不起了,居然还是集团里呼声最高的未来接班人

  在这一男一女心中五味杂陈时,凤开云带着岳语柔和主办人打过招呼后就打算离开了。

  “其实,我自己先走就好了,你该留下的。”方才那崔伯母是不是误会了?她笑眯眯的直打量她,还说凤开云真有眼光。

  “过河拆桥。”

  她知道他在说什么,觉得对他很不好意思。“方才……很谢谢你。”

  正好端着酒盘的服务生又走了过来,奇怪的是他神情有点紧张,岳语柔不以为意,猜想他可能是刚上班或是兼差的,从他的托盘上拿了两杯酒。

  看她拿了两杯,服务生的表情似乎有点不对。“小姐,这酒有点烈喔。”

  “没问题的。”鸡尾酒能烈到哪里去?说着递了一杯给凤开云,没有注意到服务生快快离去的诡异神情。

  “谢我什么?”接过酒啜了一口,凤开云直觉酒的味道有些怪。

  岳语柔将酒杯轻碰他的,仰头饮尽,将空酒杯一举。“谢你……没让我狼狈到像丧家之犬,谢你……没有拆穿我的谎言,也谢你……纵容我可笑的耀武扬威。”

  又啜了一小口酒,还是怪,他索性不喝了。“你在告诉我,你欠我一份人情吗?”

  岳语柔一笑。“有机会我会还你。”不过像他这样的人,她想不出什么情况下他会需要她帮忙。

  “那男的是你的前男友?”

  尽管他时常一副目空一切,对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但岳语柔知道,他一向是个精明而敏锐的人。

  只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这个人很计较投资报酬率,因此没必要时,他的确懒得注意一些不相干的人事物,可他不否认,对于岳语柔的一切,他越来越有兴趣。

  深呼吸,她涩涩一笑。“那女的是他当年劈腿的对象。”

  “而我却带你来这里看他们恩爱的样子!”他抿了下唇,然后说:“感觉上有点像老天故意安排的恶劣玩笑。”

  “方才的我……很蠢吧?”岳语柔的心情有点糟。

  “为什么?相信凤开云三个字够那两位闷很久了。”他很清楚人性,也清楚出自凤家的人是金字塔尖的代表!“我以为你会很得意。”他也发觉明明可以赢到底的把戏,她中途突然拒玩的突兀。

  “刚开始有种复仇的快感,中途突然觉得很蠢。”她笑了。“也许我觉得当年我输掉的是一种甜蜜幸福的感觉吧?可惜的是,如今的我还是没能感受到这样的呵护,如果再重逢后,我得用撒谎的方式向对方展现我的得意,那只显得我更悲惨狼狈而已。”

  一股淡淡的心疼自凤开云胸臆间慢慢散开,可他却不想多探索那些细微部份,只着重在“赞许”。

  岳语柔摇了摇头,不想让自己沉溺在那些负面情绪中。“呐,下一次我一定要找个宠我的好男人,好好的谈一场恋爱,然后再很神气的出现在赵元瀚面前!”

  “感觉上,我好像也没帮上什么忙。”

  “怎么没有?看方才那两位的表情就知道了!呵~~是虚荣、愚蠢了点,可真的好痛快啊!”她笑了出来。“可是,又不是真的,人啊,还是要逐梦踏实。”

  她忽然觉得,如果凤开云真的是她男友就好了,这无关乎虚荣层面,而是……她可以感觉得出来,他是个很优的男人,以前不觉得,可越是接近他就越感受得到他的好。

  头脑蓦地一醒。啊!不吃窝边草、不吃窝边草!她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出了会场,在不放弃任何运动机会的上司示意下,岳语柔也只能不搭电梯的选择走楼梯。

  她走在凤开云的右后方一阶,从这个角度看他的侧脸,感觉他完美得不像真人。她的上司长得真的很好看呢!也怪不得她的两个同事会这样不自觉的倾慕了。

  长得好、家世一流、又能洁身自爱,就最后一点,就她的了解,她的上司不像时下世家子弟一般,他不上夜店,夜生活对他好像也没什么吸引力,有时美女主动献殷勤还会碰一鼻子灰,就私生活方面,他真的是她见过最有“洁癖”的上司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