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驸马自个找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你想想,她可是一介平民,若非有人送她进来,怎么可能直入你的寝殿之中?”

  “我知道,是二皇兄他……”

  “是啊,堂堂一个皇子身边什么可用之人没有,竟然遣了一个侍妾来送药,想也知道是美人计,也就你这个傻瓜,毫不抗拒就吞下了这个酸饵。”姬耀天数落得理所当然,语气之间除了宠溺之外,也尽是没好气。

  这家伙美人在怀,她不过在意一下,就被这么数落了好半天,当下气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水眸圆睁用力瞪他。

  “人家是来收买人心,找的自然是我这个奸商,要知道我虽然没有点石成金的神力,但是做买卖抢银子的功夫可是一等一的。”

  姬耀天一边解释一边老王卖瓜,那神气活现的模样登时逗得皇甫怜波险些憋不住,差点笑了出来。

  好不容易忍住了,她抿着唇不说话,就等着听他的下文。

  “这谋夺大位最需要的是什么?流水似的银两!你那二皇兄就是瞧中了我的能力,想要用美色来招揽我。”

  “既然这么被人看得起,你不去吗?”她忍不住开了口,那话还是酸极了,小家子气的模样倒逗乐了姬耀天。

  瞧过她很多面貌,蠢的、笨的、傻的、灵巧慧诘的,还当真没瞧过她吃起漫天飞醋的模样。

  姬耀天的心里很清楚,若不在乎,想要吃醋还不知道怎么起头,想来这个尊贵的公主当真是一颗心都挂在自己的身上,当下他的心就被烘得暖洋洋,恨不得割自己的胸膛,好让她瞧瞧自己的一片真心。

  “傻瓜,谁看得起我都没用,这几年想要招我为乘龙快婿的人还少吗?若是这样就能动心,那我也等不着你的慧眼识英雄了。”

  啧,还英雄呢!

  皇甫怜波没好气地啐了一口,但他这半是认真、半是戏谑的解释确实让她有些释怀了。

  “就算我想帮你讨公道,可若是不摸清他们在想什么,这公道又要怎么讨?”

  又不是寻常人,惹火了他能直接在商场上拚个你死我活,对付皇子这种高高在上又实力雄厚的人,能不用点手段吗?

  虽然不是什么甜言蜜语,可姬耀天这番话是确实教皇甫怜波的心里泛起了一丝丝的甜。

  她傻愣愣地瞧着他,只觉得眼窝有些湿。

  “你都不在意我原是该死之人了,我又怎能眼睁睁地瞧着你让人算计呢?”

  皇甫沛的盘算不言而喻,他派朱斐心来,是想瞧瞧有没有借着美色拉拢他的可能,若是能便许以重诺,驱使他因为私心而要了皇甫怜波的命。

  到时没了皇甫怜波,皇甫威办事不力这个闷亏就是咽不下也得咽下,再加上若是拉拢了他,就算没有金山银山,能获得的银两也算不少,对皇甫沛来说也是一大助力。

  算盘当真是拨得挺好,若是他对朱斐心曾经有过一丝一毫的念想,这件事自然能成,可惜他一颗心早不知什么时候就落在皇甫怜波身上,所以这事说什么也成不了。

  “什么该死的人,你当年才几岁,是因姬家被诬陷而遭连累,你哪有一星半点的错处。”见他说自己该死,皇甫怜波无法忍受,半斥半劝的说道。

  听着她的话,姬耀天眸露异光,知道她明白真相,可却也没想过她竟然能够想得那样透彻。

  心又起了一阵暖意,这些年他隐姓埋名过日子,一心一意想要买回祖屋,为姬家开枝散叶,这是姬家的愿望,可心底却也不是没有自己的渴求。

  他求的是一个真正了解他、认同他的女人,他曾以为这是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但她却轻易就做到了。

  “没事,这么些年,我都习惯了,倒是你……”手足相残,她的心未必比他好受。

  “我不是还有你吗?”她轻声低喃,他答应要替她遮风挡雨,所以她便全心信任。

  “嗯,也是!”

  万事的确有他,皇甫沛有他的手段,他自然也有他的计谋,若是他盘算的不错,随着西南那支悄然赴京的军队愈来愈近,要彻底掀开皇甫沛的真面目那一天也跟着到来。

  深夜,几盏琉璃灯将整个御书房照得明亮如白昼。

  成堆成迭的奏折全都整整齐齐地摆在几案之上,等着皇甫九天批阅。

  而他手上拿着的,正是有言官上疏数年前,姬家谋逆一事大有蹊跷,所以请求重新调查。

  这么巧?

  这几日,他的心头也一直堵着这事,每每瞧见心爱的女儿那喜乐满足的模样,他就忍不住想着姬耀天是不是怀着异心而来。

  坐在这个龙椅之上太寂寞,而女儿的快乐虽能稍稍安抚他的寂寞,可他又怕那快乐是镜花水月。

  这个时刻,他并非是万人之上的九五至尊,只是个疼女儿的寻常爹亲。

  “傻丫头……”

  皇甫九天低喃一声,喟叹未尽耳边却传来了一声异响,皇甫九天是何等谨慎之人,猛然抬头一看,便见一人跪在金案之前。

  “怎么是你?”

  “草民乃罪臣姬鸿儒嫡孙姬重云。”不理会皇甫九天的惊诧,姬耀天说着那个几乎已经被他遗忘的名字,语气不卑不亢。

  “朕记得姬家一门早已被满门抄斩,不可能留有活口。”他一时的冲动铸下了大错,在回过神来后,即使有心弥补,却已经来不及了。

  没想到女儿出宫一趟,竟将姬家遗族带到自己的眼前,皇甫九天心中不无安慰,只要姬家还有后人,他就还有补偿的机会。

  此时此刻,他心中只有感恩,完全没有被欺骗后的愤怒。

  “草民乃是被忠仆以孙易之,才得以活命。”

  “既是如此处心积虑才能活了下来,难道你不该隐姓埋名一辈子吗?因何到朕面前自承身分?”若非他早知道自己错了,姬耀天这样一承认,那是要掉脑袋的。

  “原本草民是这么打算的,谁知却碰上了十二公主,既然心仪于公主,自然应该对皇上开诚布公。”

  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过来,姬耀天就没打算有任何隐瞒,所以皇上问一句,他便答一句。

  “我那丫头难缠吧?”

  听到这里,皇甫九天大概也知道姬耀天是为何而来了,他不忙着问,反而打趣的说。

  “是挺难缠的,若非这样,草民又何须来到皇上面前自承身分呢?”

  姬耀天边说边摇头,语气之中是满满的宠溺,虽然无奈却也夹杂着浓浓的心甘情愿。

  “为了她,你竟愿意以身犯险,难道你就不怕朕一怒之下杀了你,以振纲纪?”皇甫九天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愤怒,反而堆上了满满的好奇。

  不愧是姬鸿儒的嫡孙,即使面临生死交关,也能这样不卑不亢,望着他,皇甫九天彷佛见到了总是苦心劝谏的姬鸿儒。

  当年,的确是自己被怒气给冲昏了头,才在事情还有着古怪之处的时候,便下令抄了姬家、灭他们满门,还匆匆行刑。

  “就草民所知,皇上将十二公主当成宝似的疼着,应该舍不得公主有一丝一毫的难过才是。”

  轻轻的勾起一抹笑,姬耀天哪里有任何害怕,反而像是在和人喝茶聊天一般轻松。

  皇甫九天凝眼望着姬耀天,终于知道为何只是区区商贾却能胜过那些世家大族的子弟,获得女儿的另眼相看。

  这孩子,若是没有遇上家门骤变,只怕如今也该是朝廷的一根顶梁柱。

  “当年,朕判了姬家满门斩立决,你不恨朕吗?”

  “恨过!”姬耀天爽快承认。“只是时移事易,虽然许多事都不一样了,但草民却时时记着祖父说过的一句话。”

  “喔?”皇甫九天心一震,凝望着姬云天,很想知道姬鸿儒留给孙子的是什么话。

  “君要臣死臣便死,为人臣子绝不悔。”既然祖父都不悔了,他又凭什么讨公道?

  短短两句话,道出了姬阁老那种宁折不屈的大家风范和他的忠君为国。

  听到这里,皇甫九天真的很后悔,自己当年一时气急,误杀了忠良。

  他兀自沉吟了一会,双眼炯炯有神地看着姬耀天问:“你今日深夜见朕必有所求,说吧!”

  “草民只求能和十二公主厮守一生。”

  他来是不希望来日牵连了皇甫怜波,所以亲自来揭开一切,虽然两心相许,可若皇上不能容,那么他希望他们的感情就断在这里,以免将来她背负罪名。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