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驸马自个找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他得好好琢磨琢磨,又敞能想到他这儿来,宫里的人不是省油的灯,定也会找来,看来他们的时间不多了,有些事得加紧做才是。

  若是这事办得好,那么他能做的或许就不只是重新买回姬家的祖宅,说不定有朝一日,他甚至可以用自己的力量为爹亲和祖父们洗刷冤屈。

  而他自始至终都没发现,在他和皇甫怜波谈话时,有道身影就站在书房外的隐秘处,冷冷注视着这一切……

  青翠通透的玉细致地雕琢成了一尊观音,那几乎不含一丝杂质的温润色泽古今少见,更别说是那么大一块了。

  皇甫沛欣赏着这块玉,手指在其上轻轻摩挲着,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那力道冷不防加重几分。

  该死的!

  为了这回的事,他已经筹划了三个年头,虽然父皇的确如他所愿,对皇甫威那个家伙有了失望的情绪,可也仅仅只有这样。

  本来这件事若是照他所图谋的进行,那么皇甫威失去的应该不单单只是父皇的宠信,还有那太子的位置。

  但现在,皇甫怜波生死未卜,在死未见尸的情况下,父皇虽然盛怒,却也只是对皇甫威表现出失望而已,他那本来已经有些不适的身子,连怒极攻心的呕血都没有。

  气不死皇甫九天,皇甫九天也没降罪于皇甫威,这一桩桩、一件件事全都没有照着他的计划实现,怎不教皇甫沛气怒。

  翻转手中的玉观音,皇甫沛望着背后那刻得密密麻麻的小字,咬牙切齿。便是这尊侍奉他娘亲的宫人拚死保存下来的玉观音,他才知道他娘在这后宫之中受了多大的苦楚。

  原来自己的娘是被已死的皇后给暗害,得知真相的霎时间,本来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全都成了天大的笑话,连他向来最宠溺的皇甫怜波也让他成了一个蠢蛋。

  所以他才恨!

  恨得要以皇甫怜波的血来祭他的娘亲,也誓言耍夺过这大好的万里江山,因为唯有这样,他才能够名正言顺地追封他死去的亲娘。

  但那皇甫怜波却不合作,命大的不知让谁给救走了。

  他究竟该怎么样才能让皇甫怜波出现呢?

  虽然原先的计划已经失败,可是没关系,他还可以再想一个,反正父皇和太子对他尚未设防,敌人在明他在暗,他的机会还多得是。

  “二皇子真是好雅兴啊!”

  骤然响起的声音让皇甫沛的心蓦地往上一提。

  定神看去,一道人影已经站在他的眼前,眸中虽然没有杀意,仍不禁让皇甫沛的背脊透出冷汗。

  他因调查皇甫怜波一事出宫,虽然防卫不似皇宫里头那样密不透风,可也是守备严谨,如今竟然有人可以这样不声不响的闯了进来,还直奔他的书房,连守在外头的人也没发现,这样的武功修为便是想要他的命,只怕也是易如反掌。

  但皇甫沛没让自己的心惊表现在脸上,沉着应对。

  “阁下何人,半夜到访所为何事?”

  “有听过刺客自报姓名的吗?”姬又敞冷冷讥讽,眼神勾着几许讪笑与不屑。

  “你倒是挺放肆的。”这是在拐着弯子骂他笨呢!

  他不是傻子,自然听得懂。

  “二皇子过誉了,在下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

  “如果你不愿说出自己的身分也行,不如说说你的来意吧。”

  依然把玩着那尊玉观音,皇甫沛面色无波,让人瞧不出他的心思。

  “若是我能帮你杀了皇甫怜波,你能给我什么?”

  闻言,皇甫沛眸中精光一闪,登时来了精神,激动问道:“你知道她在哪?”

  父皇从小就把皇甫怜波如珠宝似的疼着,若是她当真损命,那么对已显老态的父皇绝对会是个沉重的打击。

  所以当来人提出这个问题时,他顿时感到有兴趣。

  虽然他料想不出数日,自己手底下的暗探应该也能找着皇甫怜波,可这事宜早不宜迟,早一天做成,他便早一天安心。

  “二皇子还没告诉我,你会给的奖赏是什么呢?”

  虽然被帕子遮住,皇甫沛瞧不清楚那人的面容,可是从他眸中闪现的笑意,皇甫沛知道他似乎很愿意为自己效劳,只是不知道这人求得是什么。

  不过无所谓,既是有所求便能拿捏。

  “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一旦他成了皇帝,这普天之下没有什么东西是他给不起的,所以他对于奖赏自然也不会太小气。

  “如果我说我要的是狗皇帝的命呢?”

  姬又敞再问,一双黑眸牢牢盯着皇甫沛的脸庞,不放过皇甫沛的反应。

  没想到听见这样大逆不道的话,皇甫沛不但不气怒,反而笑了起来。

  “那正好,我也很想要父皇的命,我俩还真是一拍即合。”

  皇甫沛丝毫不担心这话落在旁人的耳里会惹来杀身之祸,大言不惭的说道。

  他可是费了好一番的心思才培养出自己的人马,如今能待在宅子里头的都是亲信,能靠近他书房的更是亲信之中的亲信。

  而来人所说之事完全符合他心中所想,他自然喜出望外。

  这人既然能无声无息的靠近他,必定身怀绝世武功,若是能为他所驱使,那么他朝龙椅自是更近一步。

  “二皇子原来也是野心勃勃。”姬又敞冷笑。

  他会夜探二皇子,就是知道皇甫沛心中必有图谋,才会冒着危险接近他所属的杀手组织,没想到这人的图谋竟然比他想得还要大。

  这还真是一个让人喜出望外的惊喜,父子相残,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教人痛快呢?

  “身在皇家,哪个不是有点野心,若是连这种野心都没有,只怕也早已被人拆吃入腹,活不到现在了吧。”

  这番话,皇甫沛只是低喃,说话的时候心有些乱,可再抬头,他的眼神已澄静无波,看不出心中有丝毫的纠葛。

  “说吧,皇甫怜波人在哪儿?”

  “她在哪二皇子不用知道,只要二皇子记得答应过助我一臂之力,让我有机会手刃那个狗皇帝,那么不出三日,二皇子必然能见到皇甫怜波的尸身。”

  话声刚落,姬又敞那颀长的身影已经上了屋顶,让人就算想要喊捉刺客也来不及。

  皇甫沛望着那人远去的身影,心中暗喜。

  这就叫做天助我也吧,前一刻他还在烦恼皇甫怜波不知所踪,如今却有人自愿为他取命。

  或许是枉死的娘亲在天上助他一臂之力吧!

  想到这里,皇甫沛彷佛见到大事已成一般,开怀地笑了起来。

  天既助他,那么此刻他该筹谋的就是皇甫威的命了!

  这是什么地方?

  看着是座大宅院,却没有什么人气,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里头没底,房公公还隐约感到阵阵寒意。

  他站在大厅外头往四周一瞧,还能看见丛生的杂草,不远处的院子更是透着一股子破败的感觉,更别说这种大宅里向来奴仆如云,现在却半个人影都没见到,他怎么会被绑来这个怪地方啊!

  那种不知身在何方,甚至连自己被何人绑来都不知晓的恐惧,让房公公心中发慌,双腿更是直打颤。

  他一如往常在轮到他休假的时间,放下宫中那一大摊子的烂事,自宫中归家。

  那时家门已经在望,他才刚要踏进门口,还来不及抬脚呢,后颈就突然传来一阵剧痛,连喊都来不及喊,他便晕了过去,再醒来,就发现自己身在这座看似有人迹却又异常荒凉的宅子。

  脚踏着陌生的土地,四周又渺无人烟,房公公心里的惊骇别说有多深了。

  他努力的想,这辈子他也没做过什么缺德事,打小家贫就净身进了宫,凭着胆大心细一步步爬到今天这个位置,虽然踩过旁人,但他的手段多是光明正大,应该没有什么孤魂野鬼来找他索命吧?

  脑袋里闪过了一个“鬼”字,房公公又忍不住打颤。

  “房公公,才几日不见,怎么你瘦了不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