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驸马自个找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他是最不喜爱管闲事的,可这回他不但管了,还管了个彻底,听着人说皇甫怜波的不是,他的心里莫名就有气,他狭长的凤目一挑,冷冷地开口,“朱姑娘,我还有急事要处理,大门在那儿,不送。”

  这等冷然的话一出口,不仅朱斐心气得咬牙切齿,就连皇甫怜波也忍不住侧目瞧了姬耀天一眼。

  那可是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以这位朱姑娘方才盛气凌人的模样,她还以为她必定是姬耀天极为重要的人,没想到姬耀天竟然用这么冷淡的一句话就打发她。

  “不过是个丫鬟的事,有什么好急的?就算她真的这么弱不禁风,那也是她的命,谁让她爹娘穷,才会把她卖给别人。”朱斐心脸色涨红,气得说了句,藉此提醒那丫头低下的身分。

  没想到她不说还好,一说姬耀天瞧着她的眼神就更冷了,索性一个箭步上前,将走路一瘸一拐的冬书打横抱了起来。

  “就算是下人也是条命,若依你所言,以在下商贾的身分也不值得朱大小姐相等,你不如回家去吧!”

  朱家是世袭的官宦之家,算得上是豪门望族,他与朱家颇有渊源,可是除了这个爱缠着他的朱斐心之外,其余的朱家人哪一个不是恨不得他不曾存在在这世上?

  要不是朱家还有一个老祖宗镇着,朱斐心想到他这儿来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姬大哥,你……”脸色煞白,朱斐心紧紧咬着自己的红唇,她没想到姬耀天竟然会为了一个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女人这样对她。

  没有理会朱斐心那既气且怒,还不敢置信的模样,皇甫怜波倒是因姬耀天方才的那番话而有些诧异。

  还以为他的眼里、脑子里只瞧得着钱,但现在看来他并不是那种视人命如草芥的男人。

  收回自己的目光,皇甫怜波瞧着冬书不知道是冻着还是吓着了,浑身直打着哆嗦,扬声催促道:“走吧,再拖下去,就算原本冬书没事,只怕也要病着了。”

  “嗯。”

  姬耀天颔首,随即抱着冬书疾步而去,皇甫怜波随即跟上,两人都没再瞧朱斐心一眼。

  朱斐心咬紧唇瓣,水波潋滟的眸中带着羞窘亦有浓浓的恨意。

  经过一番折腾,冬书膝上被包了厚厚的一圈草药,说是能够祛寒,她脸上也涂了一些去肿化淤的药膏,幸好大夫说那张带着娇憨的小脸蛋无恙。

  高高悬起的一颗心终于落下,她也是这时才知道,原来冬书仅仅只是因为不愿告诉朱斐心她住在哪个院子,便遭到这样的对待。

  当真是好大的架子!

  皇甫怜波冷冷一笑,而她表情的变化全落入姬耀天的眼中。

  瞧着她此时的愠怒还有方才的急切,皇甫怜波这一段时间的行为倒真是处处出人意表。

  还以为她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肯定视人命如草芥,没想到她仅仅因为丫鬟被打了一个耳光便这样愤怒难当。

  如果那时她的父亲也能……

  止住脑海中窜起的不切实际想法,姬耀天心里的异样一闪即逝。

  “我拜托你找的人有消息了吗?”

  没有发现姬耀天复杂的心绪,皇甫怜波问道。

  这几天静养下来,臂上的箭伤早已结痂,此时此刻,她更在乎的是宫里会因为她的事掀起怎样的风浪。

  “房公公这几天都待在宫内,不曾返家,等过两日应该就有消息了。”

  姬耀天语气淡淡的回答皇甫怜波的问题,突然见她经过方才的一阵忙活,额上已沁出汗珠,他想也没想就抬袖子朝她的额际擦去。

  这突如其来的一个举动让皇甫怜波愣住,这也太过亲密了吧!

  皇甫怜波内心有如有一群狂蝶在不断地扑腾一般。

  她张口想要说什么,还来不及说,姬耀天抢先说道:“瞧你都出汗了,别站在这儿,你也快回屋去换件衣裳,免得着凉。”

  这样的关心从小到大她没有少听过,可是听见他说,皇甫怜波的心莫名地暖了几分,望着他的眸光中,水波潋滟,闪烁着几分连她自个儿都摸不清楚的心绪。

  这个男人能让自己安心,虽然小气得紧,可是每一回只要她出了事,他都在自己的身边。

  她似乎……似乎对他动了心?

  当这样的念头一起,皇甫怜波连忙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那抹骤起的异样,“当真送不出信吗?”

  要是弄不清楚宫里现在的情形,她就跟瞎子一般,即使想要怀疑谁,也害怕自己想错了。

  “兹事体大,不是谁都能够托负的,所以你再耐心多等个几日吧。”姬耀天软言安慰,他向来对安慰女人最没耐心,只是一见她神色郁郁,就忍不住开口,不希望她脸上有任何不悦停留。

  “这么说也是。”

  失望自是当然,可是皇甫怜波本就不是会让自己沉浸在负面情绪之中的人,于是没一会又笑开了脸,“其实这样也好,我可以在这儿多待些时日,你都不知道宫里的那些嬷嬷们有多烦人,成天叨念着什么坐有坐相、站有站相,就连东西多吃一点就像瞧着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一样,成天念着紧箍咒。”

  经过这阵子的相处,姬耀天除了小气爱财的性子让她叹为观止之外,皇甫怜波很庆幸让她遇上了一个挺不错的人。

  “你不觉得待在这儿有所不便吗?”

  至少这里没有成群的丫头仆妇可以伺候着她,甚至因为唯一的丫头冬书受了伤,方才那添茶倒水还得她自己来呢!

  “有什么不便?我觉得挺自由的。”

  富贵她享过,可是待在宫廷那个大笼子里,一抬头只能见着四四方方的天,哪里比得上现在的自由自在。

  若是真让她选,她还宁愿过着这样的日子。

  “是吗?”听到她认真的说着这话,姬耀天心一动,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瞧着她的目光又更柔了些。

  两人就这么瞧着宅子不远处那层层起伏的山峦,衬着天际的湛蓝,那种美让皇甫怜波管不住心头的贪恋,痴痴地瞧着。

  瞧着她着迷的模样,姬耀天忍不住摇头失笑。

  若猛然看去,这丫头和一个平民姑娘有啥不同?连朱斐心的脾气都比她还要大。

  可这样的个性倒更教人觉得亲近,也难怪即使冬书又是刚买进来的丫鬟,个性又胆小怕事,也违抗朱斐心,不愿让人去打扰她。

  “我说的自然是真的,在宫里看似荣华富贵,可是管的人多着呢!”

  瞧了一会,皇甫怜波想起方才姬耀天语气中的怀疑,生怕他不信,再次开口强调。

  那挤眉弄眼,活灵活现的俏皮模样,让姬耀天觉得她天真的不像一个公主。

  都说宫中是风云诡谲的地方,不管是三千粉黛还是皇子皇女,每个都得使出浑身解数和看家本领,能活下来的才是最顶尖的。

  皇帝的女人多,生下来的皇子和公主也很多,可最多的却是那些已经成形,却没来得及被生下来的胎儿。

  多少人都想母凭子贵,可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几个?

  “你这话要是被你父皇听着了,只怕会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吧。”

  “哼,谁理他啊!气坏他最好,谁教他莫名其妙就要帮我指婚,这才让我吓得连滚带爬溜出了宫外,谁知道却……”

  原来啊!

  他就说嘛,为何她好端端的宫里不待,却偏要逃出来找罪受,原来还有这个原因。

  先是被她那生动的表情给牵出了一抹笑容,但旋即被她即将许人的消息搞得心情郁闷。

  姬耀天摇摇头,企图甩去这等莫名其妙的思绪,可是心头那股沉甸甸的感觉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