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驸马自个找 > 上一页    下一页


  偌大的御书房之中,所有伺候的宫人全都屏气凝神,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向来意气风发的太子皇甫威如今低垂着头,脸上尽是懊悔与哀伤。

  “太子,你这回真的让朕太失望了。”皇帝皇甫九天语气不善。

  爱女失踪已经让他心神俱伤,如今太子办事不力,不但让十二被掳走,还让人用箭所伤,更是令他震怒。

  当下面的人巨细靡遗的形容着公主如何中了箭,那血淋淋的模样顿时让他这个九五之尊的心紧揪着,如今熬了三、四天,仍未寻到爱女,让他两鬓都已经催出了白发,更对向来信赖的太子生出了失望之心。

  “启禀父皇,儿臣愿领罪。”

  对于自己的大意让宝贝妹妹失了踪迹,再加上眼睁睁瞧着那箭矢笔直射中皇甫怜波纤弱的娇躯,即便父皇没有大加斥责,他的心情也不好受。

  他与怜波可是一母同胞的兄妹,在这广大的后宫之中,没有比怜波更亲近的人了。

  如今,她身受重伤且下落不明,他难辞其咎啊!

  看着向来颇受自己器重的儿子毫不犹豫自请领罪受罚,皇甫九天脸上的怒意依然不减。

  想到皇甫怜波那样的金枝玉叶一人孤身在外,又受了重伤,不知会有多凶险委屈,他便更加气怒太子行事不周全。

  “朕罚你——”他正要开口重罚,此时一直在旁边看着的皇甫沛突然躬身上前,掀袍跪下。

  “父皇,太子向来心善,这次只是因为一时心软,也怕吓着了十二妹,才会失了先机,请父皇不要太过责怪,儿臣愿意替太子领罚,并带人出宫寻找十二妹的下落。”

  “成大事者怎能心软?”皇甫沛的话像是一桶油浇在皇甫九天的心头上,怒火更爆。

  这个皇位他已经坐了二十几年,深知决断的重要性,若是在高位者一味心善仁慈,便会吏治不彰,甚至可能养出一个个跋扈的权臣,思及此,皇甫九天对于皇甫威的表现彻底失望。

  “二皇弟,父皇说的没错,这的确都是皇兄的错,你不用替我说话。”

  要是当初他不忧心会吓着皇甫怜波,也不会让那些黑衣人有可乘之机。

  对于失去皇甫怜波的踪迹,他其实比任何人都着急,更懊恼自己的大意,满是忧心的他根本没注意到因为皇甫沛的话,父皇脸上的失望更甚,只是一心想要找出皇甫怜波。

  “太子殿下,我亦心疼十二妹,不然这次由我去寻,我保证绝对会将她给带回来,太子还是专心于国事之上吧!”

  “这怎么行?祸是我闯的,理当该由我收舍善后。”

  两兄弟互不相让,语气之间尽是对皇甫怜波的心疼,皇甫九天也同样担心,他想着皇甫威的心软很可能会再一次害得皇甫怜波身陷险地,于是略一沉吟,随即说道:“老二,这件事就由你去办。”

  “父皇!”皇甫威还要再辩,可皇帝却不容他多说,只是径自挥了挥手,又对皇甫沛交代道:“弄清楚那人挟持十二究竟要做什么,还有那些伤了十二的黑衣人又是什么来历,记住,不得让十二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知道吗?”

  “儿臣遵命。”

  皇甫沛恭恭敬敬地领命,眼角余光扫向还跪在地上的皇甫威,皇甫威脸上满布着浓浓的懊悔。

  他面上虽然不动声色,可是心里却冷嗤了一声。

  皇甫威,这还只是刚开始呢!

  无论是你的命或者是皇甫怜波的命,他都不会放过,但在此之前,他还要让他们先尝尝身败名裂的滋味。

  “父皇就别再怪大哥了,他与十二妹是一母同胞的兄妹,绝对不会故意让她受伤的。”

  皇甫沛说完准备离去,可躬身后退了几步,又突然顿住,直起腰身说道:“父皇,十二妹福大命大,即使被人射了一箭,儿臣想一定不会有什么大碍,倒是父皇可得保重龙体,否则要是十二妹平安回来,您却忧思过度而病倒了,那么十二妹也会很内疚的。”

  耳闻皇甫沛的劝言,皇甫九天什么也没说,只是朝皇甫沛摆了摆手,让他速速退下,一等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外,皇甫九天的脸色更沉了。

  “太子,你是朕的长子,若是连这等小事都办不好,朕又怎么放心把这个江山交付到你的手里呢?”

  “儿臣无能!”皇甫威重重磕头叩首,父皇的失望让他更是悔恨。

  “你要知道,就算朕已经立你为太子,但太子之位并非不可易,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这几年来,威儿做事总是温温的,仁慈宽容,虽然做一个皇帝的确得爱民如子,可心太软的话绝非好事。

  偏偏他这两个儿子,一个太善,一个太霸,都不是当皇帝的料子,余下的皇子们都太过年幼,更不适合。

  他略微思索了一番,随即对皇甫威交代道:“还有,朕要你暗暗探查那些刺客的来历,既然他们将矛头指向十二,那么咱们就得把他们的底细给摸清楚。”

  听到父皇的命令,皇甫威不解地抬起头。他不懂明明父皇方才已经让二弟去做的事情竟也让他去做?

  难不成父皇是怀疑二弟?

  不可能吧,二弟向来也是把十二当成心尖上的宝贝在疼,怎么可能策划这一切来伤她呢?

  可若真是……皇甫威的眉头皱了起来,当即不再多言,领命离去。

  如今任何事都没有十二的性命重要。

  如果这一切真是皇甫沛策划的,那么他绝对不会放过。

  还有,那日救走十二的又是什么人?

  听那店小二说,那日有一姓姬的商贾前去探视十二,难不成这个商贾还有其它的身分吗?

  此时此刻,他又将十二给带去哪儿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