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驸马自个找 > 上一页    下一页


  肩上的痛楚加剧,原本还能勉强维持心神的皇甫怜波蓦地热泪盈眶。

  想起方才黑衣人的冰冷杀意,皇甫怜波紧咬着唇,不让任何一丝的脆弱再从她的口中逸出。

  一阵阵的暖意不断从姬耀天宽阔的背脊送往她的身躯,皇甫怜波终于支持不住,意识逐渐飘远……

  “太子哥哥……太子哥哥……”

  恍惚中,她彷佛梦见了自己小的时候,因为不耐被拘着听女诫,总是不时就耍赖撒泼,跟着太子哥哥的屁股后头跑。

  尽管女官在后头拚了命的拦阻,可是太子哥哥总会回过头来,怒瞪想要强抱走她的女官一眼,然后就牵着她往静思斋去,就算父皇交代的功课再多,他还是任由她淘气,陪着她玩到心满意足,让人领了下去,这才挑灯苦读,完成父皇交代的功课。

  还有二皇兄,总是会在外头找些奇奇怪怪的小玩意,哄着她开心,宫里的宫女都在私底下议论着,只怕有一天若是她想要天上的月儿,二皇兄也会想办法让人摘下来给她。

  还有三皇兄和四皇兄,每一个都待她如珍宝,若她不小心做错事让父皇斥责,每个皇兄都会站出来替她挡罚。

  突然间,眼前那些欢乐的景象倏地消失,留下的是一片黑暗,而向来怕黑的她,一见黑压压的一片,心头一惊,猛地睁开眼。

  望着眼前这陌生的地方,虽然布置的不如她的寝宫那样富丽堂皇,可那一份朴实无华,倒教人的心绪能在转瞬之间宁静下来。

  “小姐,你终于醒了!”

  皇甫怜波才睁眼,还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只见一个身着粗布衣裳,俏生生的小丫鬟恭恭敬敬地上前来,还准备了梳洗用具,打算伺候她净脸。

  “你是……”

  “小姐,奴婢名叫冬书,是爷派来伺候你的。”

  嘴里介绍着自己,冬书边将手上的东西往旁边的几案一摆,然后双膝一弯,就向皇甫怜波磕了一个头。

  “起来吧!”身为公主,从小身边的宫女不少,对于这种认主子的规矩很是娴熟,一等冬书磕完了头,便挥手让她起来。

  “告诉我,这里是哪儿?”

  那日她被姬耀天背在背上逃了出来,一开始还能保持清醒,可是随着伤口不断流出的血愈多,她便昏了过去,逃出客栈后的事她都不知,连忙探问。

  “小姐,这儿是咱们爷位在山衡的一处宅院,打那日爷将您带回来后,您已经昏了两天了。”

  她这几天一直不安心,虽然大夫一再保证小姐的伤势看起来惊人,但只要静静休养几日便能痊愈,可是瞧着她一直昏睡不醒,她有几次都忍不住伸手探着小姐的鼻端,以确定人还有气。

  “两天了?”

  山衡是位在京城西南方的一个小镇,一听自己已经不在京城,皇甫怜波的心也微微安了些。

  虽然她知道躲在这儿迟早还是会被宫里头的人找着,但既然她能在这里安睡两日,显然她在危急中赖上的人还是有点能耐的。

  他有一身不弱的武功,再加上能将她藏起,这个男人真是不简单。

  浑身有些乏力的她,在冬书的帮助下慢慢坐了起来,不经意牵动了臂上的伤口,她也皱了皱眉头,开口问道:“冬书,同我说说你家爷吧!”

  “我家爷姓姬。”

  嗯,至少知道他姓姬了。

  皇甫怜波颔首,正等着冬书说更多,便见冬书抬手搔了搔自己的脸颊,一脸尴尬。

  “怎么?你家的爷,你只知道这一点?”

  “小姐,这府里的下人只有守门的陈伯,他是个哑子,还有一个煮饭的张婶,是个聋子,而奴婢也才被爷买进来两天,所以……”

  听完冬书的解释,皇甫怜波恍然大悟,原来不是冬书想要有所隐瞒,而是姬府里头人口简单得过分,一个聋子加一个哑子,自然不会告诉她府内的事,难怪除了知道姓姬之外便一无所知。

  这个男人也真够神秘了!

  而她也没好到哪去,除了知道他姓姬、死爱钱、拥有一身好功夫之外,其余的她全都不知。

  她都不晓得自己胆子怎么就那么大,竟然连着被他勒索了两回后,还敢跟着完全不知道底细的他溜了。皇甫怜波忍不住佩服起自己的大胆。

  “若是想知道我的事,不妨直接问我。”就在她哑然失笑的同时,一记低沉的嗓音从门口传了进来。

  皇甫怜波猛地抬头,便见姬耀天姿态潇洒地斜倚着门,一点都没有以前见过的男人那种彬彬有礼的模样。

  “我问你,你会说吗?”皇甫怜波瞪了他一眼,对于他这种总是冷不防冒出来的行为很是不喜,语气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既然咱们同过生死,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姬耀天脸上带着一抹略显轻浮的笑容,双眸却是笔直盯着皇甫怜波瞧着。

  “那好,姓名?”

  “姬耀天。”他朗声说道,毫不犹豫。

  “做何营生?”倒真想瞧瞧他是不是真的知无不言,于是她启口再问,还腾了一只手接过冬书奉上的茶,喝了一口便听到他的回答。

  “奸商!”

  闻言,才刚入口的茶水全都喷了出来。

  有人这么说自己的吗?

  皇甫怜波瞪着她的眼神充满了满满的不可思议。

  但姬耀天还是那样怡然自得,甚至大剌剌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那种完全不把公主当回事的态度,倒叫皇甫怜波对他另眼相看。

  好不容易定了心神,再问了几个问题,皇甫怜波终于对于姬耀天的身分有些了解。

  他是个商人,而且是个成功的商人,虽然不是那种跺跺脚,京城便会震上几下的巨贾,可倒也小有家产。

  这样的人应跟朝廷没有什么牵连,如此甚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