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驸马自个找 > 上一页    下一页


  皇甫怜波本就不是扭扭捏捏的性子,虽然不齿姬耀天这种趁火打劫的作为,可是倒也不会要人家帮,却又装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骂人。

  至少瞧着那双炯炯有神的双目,看着他磊落光明的气势,她也不认为这人罪大恶极。

  “啧,还懂得讨价还价。”姬耀天轻啧了一声,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朝着皇甫怜波伸出手。

  愣愣地望着那人伸到她面前的手,皇甫怜波不知其意地一愣,一双凤目困惑望着他。

  “银子!”既然已经议好了价,当然得把银子掏出来。

  她长年身处宫中,哪里瞧过这样死要钱的人,都已经承诺要给了,没想到他竟然还急着讨,那模样让皇甫怜波再次瞠目结舌,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你又还没办完事,我怎么可能把银两给你,你该先带我进客栈,替我找好了大夫,安置妥当,我才能给你银子吧!”

  “嗯,也有道理。”

  本以为他会不耐烦的叨念几句,可出乎她意料之外,他竟干脆的同意她的说法,还终于愿意弯下身。可本以为他是要扶,谁知他竟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你……你……”她是金枝玉叶,虽然有众人服侍,可谁也不敢多碰她一下,就连父皇、皇兄也只是摸摸她的头,现在不但被人抱在怀中,还是个男人,那自小学的女诫全都窜上了心头,想也没想的就要挣扎。

  “别动,否则要是摔着了你,可别赖在我头上。”意识到皇甫怜波的不安分,姬耀天低下头瞪了她一眼,喝道。

  在姬耀天的眼中,皇甫怜波不过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子,他向来不是有耐性的人,自然不耐烦于那种磨磨蹭蹭的行事风格。

  他要用最快的速度赚到那一百两,为了缩短时间,才会一把抱起她,准备走进客栈。

  “可是你这样抱着我……”

  “你是个太监,又不是女子,连抱也抱不得吗?更何况你的脚伤了,难道还要我等着你慢慢走?”

  耳里听着姬耀天的叨念,皇甫怜波只能暗暗叹了口气,着实不知道是该庆幸自己这身男人装扮骗过旁人,还是该怨叹自己怎么这么倒霉,不但莫名其妙摔伤了自己,还碰上一个嗜钱如命的男子。

  姬耀天见她乖乖的不再开口,也没再挣扎,很是满意,于是他几个大步便迈过了客栈的门坎,张口喊道:“小二,来一间雅房,再派人去街上请个大夫。”三言两语交代完后,姬耀天又低下头对着满脸惊愕的皇甫怜波道:“别说我不够义气,我会等到小二将咱们领去厢房之后才走人。”

  瞧着那彷佛施了天大恩惠的语气,皇甫怜波已从初时的震惊到习惯,她只是愣愣地瞧着他,不知道该做何反应。

  现在的她觉得脑袋晕晕的难受,脚踝处又泛起一阵阵的刺痛,她只想有个地方能好好休息一下,见她不答,姬耀天耸耸肩,没说什么,只是跟着店小二来到安排好的雅房,他将人往榻上一放,接着粗鲁的扯来被褥往皇甫怜波的身上一盖,压根不顾皇甫怜波方才被雪浸湿的衣裳会弄湿被褥。

  一声不吭的做完了这一切,姬耀天又朝皇甫怜波伸手。

  这回不等姬耀天开口,她便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

  虽然觉得这个男人的行径犹如土匪强盗,可她毕竟答应过他,于是伸手入怀拿取银票。

  “给!”在一迭已经有点单薄的银票之中翻找出一张一百两的,她没好气地递给了他。

  以姬耀天那爱财的性子,本该喜不自胜地收起银票,然后立刻走人,可在他接过银票的那一刻,他那双幽深的眼眸快速闪过一丝异样。

  原以为眼前这个财迷会在收到银票的那一刻走人,谁知道他却死瞪着眼前那张银票,彷佛只要他这么瞪着,那银票上头的数字就会多上许多似的。

  这辈子她从没见过这般爱财,而且显然对敛财极为拿手的男人,一出宫就遇上了这种人,倒也不知道该说自己是倒霉还是幸运了。

  皇甫怜波心中翻了个念头,又见原本急着要走的姬耀天竟然怔怔地伫在原地,望着自己给他的银票,还以为他在怀疑自己,于是忍不住澄清道。

  “喂,那张银票可是货真价实的,现在咱们也算两清了,你要走快走,我就不送了。”

  随着她的话,姬耀天的视线终于从那张银票移到了皇甫怜波的脸上,一张俊颜瞧不出一丝丝的心绪,只是这么静静的看着。

  被这样的目光瞧得心底发毛,皇甫怜波忍不住低头望向自己,在确定了那些太监服饰还好端端地穿在自个儿身上,皇甫怜波更是不解他为何这样看着自己。

  “你只是个太监?”终于,姬耀天结束了凝视,心里头已经打了七、八、九、十个算盘的他,漫不经心的问。

  “关卿何事?”

  皇甫怜波没好气地啐了一声,并不回答姬耀天这个问题,只是心中弧疑,这个男人从一开头便表现得嗜财如命,她还以为他拿了银票就会一溜烟的跑了。

  怎么也想不到他不但没走,反而还冲着她若有所思地看了好半天。

  难不成自己什么地方露了馅吗?

  “是不关在下的事,只不过瞧着你孤身一人,又身怀许多银票,所以想多话一句,财不可露白,否则啥时会招祸,那可就说不准了。”

  见皇甫怜波原本清澈的眸子已起了警戒,姬耀天也不再多说,便旋身走人。

  望着他颀长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门后,向来心思单纯的皇甫怜波倒也没有再多想什么,只是径自拉起被褥盖上。

  虽然耗费了自己一百两,可是如今她已安身在客栈之中,等会又有大夫来瞧,自是性命无虞。

  于是在忙活了好半天之后,又病又累的皇甫怜波一沾枕,眼皮便重重地垂下。

  若不是还要等大夫来为她治伤瞧病,她倒还真想就这么蒙头睡他个三天三夜呢!

  所以一等大夫瞧过,她立时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这一睡,她连街上已经天翻地覆了都不知晓。

  开玩笑的吧?

  距离上回他离开这间客栈少说也已经过了三天,本来以为那人的病应该好了个七七八八,甚至有可能已经回宫。

  没想到等他找来当天那个店小二询问,得到的答案令他不由得瞠目结舌。

  “你的意思是,那个小子从那天睡到了现在3”他不敢置信的再三确认。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