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驸马自个找 > 上一页    下一页


  想不到眼前这个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小太监竟然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要揽下此事,本来,他大可撒手不管,可他忍不住想给这太监一个教训,让他知道,这天底下的事不是他想的这样简单。

  自己也不过是个奴才,凭什么揽下这个孩子的一生?

  听到他开的价钱,皇甫怜波简直气坏了,她水眸圆瞪,恨不得把这男人给瞪穿一个洞来。

  “你不过花了十几个铜钱,凭什么要向我索几两?”

  “我花了力气,难道不用工钱吗?”

  姬耀天说得理直气壮,却让皇甫怜波更加傻眼。

  气坏了的皇甫怜波转头看着身后瑟缩着的小乞儿,她眼神一扫,那原本一直抖着的小乞儿就怯懦的开口。

  “好心的小哥,我不是故意要偷盗的,只是小虎子、二林子还有林婶他们都病了,我一时心急想要让他们吃些肉,让他们能有力气,才做了错事。”

  听了这几句话,向来善良的皇甫怜波哪里有可能不心软,她握着孩子的手紧了紧,当下便决定不与眼前这个恶男多所纠缠。

  “为富不仁是会遭天谴的。”皇甫怜波咬着牙说,然后伸手入怀,可是她才刚出宫门,为了携带方便,哪里会带上碎银,全是银票。

  正在犹豫间,姬耀天显然也看出她的为难,他脸上扬起了一抹奸笑,凉凉说道:“你要立时带走这孩子也不是不行,银两拿来便成,不过看你拖延再三,莫不是个口口声声要行善,却只会出一张嘴的人吗?”

  “你——”皇甫怜波还真料不到,眼前这个男人明明长得人模人样的,可是每回吐出来的话却都气死人不偿命。

  她气得身子都抖了,想直接离开,偏偏那么大的人挡在面前,她又带着吓坏了的孩子,想要走都无法。

  见状,她只好牙一咬,从一堆银票里头挑出了一张面额最小的,使了狠劲砸在姬耀天手里。

  “拿去,既然行善还望报,奉劝阁下下回还是不行善的好。”

  姬耀天随意扫了一眼那银票,心中察觉有异,但他却不动声色,只是静静的回望着皇甫怜波,不为自己辩解半分。

  他做事从来由心而已,何必要和不相干的人多作解释?

  妥善地收好银票之后,姬耀天弯腰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恭送皇甫怜波带着小乞儿离去。

  在那一大一小的身影消失之后,他抬手招来了自己的侍从,附耳对那人交代了几句,只见那侍从点点头,跟着皇甫怜波离去的方向走……

  雪飘落下来,不一会就将冷清的街道妆点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站在屋檐下的皇甫怜波忍不住伸出冻得发红的手,想要摸摸看漂亮的雪花,可雪花未接到,她就先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她知道该赶紧替自个儿找个地方过夜,可是……摸了摸自己的胸前,那原本厚厚一叠的银票因为她一时善心大发,大手笔的安置了那些乞儿,如今已经所剩无几。

  虽然剩下的银钱一样住得起客栈,可她从不曾单独出过宫,一时之间也不知道上哪儿找间雅致又便宜,最重要是够安全的客栈栖身。

  本来她还想着一鼓作气出了京城,天高皇帝远,再加上她换了男装,只要小心谨慎些,父皇便是派人来寻她,也不易被发现。

  可一见了那些乞儿,她便一时晕了头,完全忘了自个儿现在的处境,不但给了银票,还忙着张罗吃的,不小心错过了时辰,回过神来时,城门早已落了锁。

  既然自己是溜出来的,自然不能大剌剌的让人为她开城门,所以她也只好一脸茫然地站在街上左瞧右望,希望能瞧清附近有没有可以落脚的客栈。

  “哈啾!”冷不防地又打了个喷嚏,她对这接二连三的喷嚏也没啥感觉,直到一阵恶寒突然从脚底窜了上来,原本还能直挺挺站着的皇甫怜波顿觉身躯好像有些发软。

  她不以为意,甚至还对自己终于在渐渐暗黑的天色之中,瞧着了一个写着“客栈”二字的招牌而欣喜不已。

  兴奋之余,她连忙举步想往那客栈走去,可是脚才踏进已积了一层厚雪的街道上,一阵恶寒便又袭来。

  果真是金枝玉叶啊……

  终于意识到自个儿的身体不对劲,皇甫怜波头昏脑胀之际,忍不住为自己的不中用叹了一声。

  在那叹息之中,她又奋力迎着风雪向前走了几步。怕引人注目,想溜出宫的皇甫怜波其实只穿了一件太监的衣服,自是单薄的很,她又后知后觉的没发现身子不适,所以等病气一上,竟已经有些虚软无力。

  一步、两步、三步,眼见着那客栈就仅十步之遥,她只消再向前一些,今晚便能有个安身之所,可偏偏她娇弱的身子不争气,在离客栈门口尚有一小段距离时,她的力气像是全被抽干似的,整个人软倒下来,还扭伤了脚。

  “啊!”虽然路上的积雪还不硬实,没有太多的疼痛,可是她仍是惊呼一声,好不容易气喘吁吁地撑起身子坐稳,但脚踝处却传来了让人咬牙的疼,再没有力气站起来。

  她觉得自己的身子渐沉,眼皮也愈来愈重,皇甫怜波即便再不经事,也知道若是她就这么倒在雪地之中,只怕就见不着明日的太阳了。

  她可不想才出宫不到一日便香消玉殒,于是她连忙打起精神,好不容易终于瞧见有人打她的身边走过。

  虽然是个男人,可是此时的皇甫怜波也顾不得什么男女大防,更何况她现在穿着太监的服饰,自然雌雄莫辨。

  强忍着喉头渐起的烧灼之感,她声音嘶哑地朝那人说道:“请帮我一把……”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