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驸马自个找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知道自己应该要早点出城,可却有些舍不得街上那熙来攘往的情景,从小就觉得孤单的她,不知不觉被这样的热闹给吸引了。

  她缓了步伐,一脸新奇地打量着四周的小贩和他们摊子上头的货品,突然间,不远处传来一阵阵的嘈杂声,渐渐地,人们朝着她的前方聚拢而去。

  一时起了好奇心,皇甫怜波也跟着众人的步伐往前走,还趁着自个儿身形小,灵巧的钻进了人群最中心的地方。

  皇甫怜波刚站定,就见一个穿着破烂的小孩,不过七、八岁的年纪,此时正被一个成年人用棍子死命的打。

  一开始,那孩子仗着身子灵巧,倒也还能闪过一些,身上的伤痕不多,可渐渐地体力不支,闪躲的能力也开始下降,当那孩子身上的伤痕愈来愈多,皇甫怜波的眉头也跟着蹙了起来。

  她听了一会,知道那孩子是因为偷了肉铺子里的一块肉被人逮着了,这才挨了这顿打。

  偷窃是不对,可也不用把人往死里打吧

  瞧瞧那孩子才多大,小惩一番也就是了,这个肉铺老板的体型可是孩子的几倍大,再任由他这么打下去,只怕真的要丢了小命。

  心中蓦地泛起了一股不忍,怒气也跟着涌了上来,完全忘了自己应该莫管闲事,得赶快出城。

  她正想出手阻止,却有一个人比他更快,只见那人一个箭步上前,在木棍又要再次落在那男孩身上时,先一步伸手握住了老板用力挥下的棍子。

  “老板何必跟个孩子一般见识呢?”

  “你是谁?”肉铺老板喝斥,很明显可以看出他努力想要夺回自己的棍子,可是即便用力到涨红了脸也不能撼动分毫,顿时有些慌乱。

  “这个娃儿偷拿了你什么?”没有说明自己的身分,姬耀天只是淡淡的问道。

  “他偷了一副猪内脏。”

  “原来你只是为了一副不值钱、没人要的猪内脏就要打死人啊?”

  简单的一句话,再加上姬耀天平静的语调,原本议论着小乞儿不是的众人也开始觉得那肉铺子老板心太狠了。

  不过就是一副卖不出去的猪肉脏,值得将人这样往死里打吗?

  “这样吧,他偷的东西原也不值钱,就算是我出银子替他买下了。”

  只见姬耀天信手抛出了十几个铜子儿,动作很俐落,出手却很小气。

  可是那些钱的确就是那副内脏的价钱,要知道平常人家也不怎么吃猪的内脏,嫌脏嫌臭,确实不值得几个钱。

  “可是……”

  闹了这么一会,没打死那个小乞丐,还让众人指指点点的,却没有得到多余的回报,肉铺老板自是不甘心,开口还要说话,却被姬耀天冷冷打断。

  “怎么,还嫌不够?虽然这小乞儿偷了你的东西,可是也不至于要赔上一条命,你若执意不收这些铜子儿,那倒也行。”姬耀天弯腰捡起了他刚刚扔给肉铺老板的那些铜钱。“这打死了人,虽说是他偷盗在先,可是按律也是该关个几年的,就不知道……”他边弯腰捡钱,边咕哝着。

  闻言,那肉铺老板的动作还要快上了一步,他七手八脚的捡完了铜钱,然后骂骂咧咧的走回了自己的摊子,没有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缠。

  “呼,还好还好。”皇甫怜波将那一幕都看在了眼底,心中有些佩服这个男人的手段,十几个铜钱救了那个小乞儿一命。

  以为小乞儿安全了,她也没了看热闹的心思,皇甫怜波正打算旋身出城,谁知道耳际却传来了那人低沉的嗓音,“我可不是白帮你的,你得替我做工五日,走吧!”伸出手揪住想要趁乱溜走的小乞儿,姬耀天面色不改,很认真的说道。

  呃,杏眸圆睁,皇甫怜波倏地回过头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

  几个铜钱就要让人做五日的工,还以为这个男人也是个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正义之士,没想到竟然另有所图。

  原本踏出去的步伐因为一时的义愤填膺而顿住,盛怒中的她忘了自己该早早离京的决定,一个箭步冲到姬耀天面前,一手拉过那个被打得浑身是伤的乞儿,然后狠狠瞪着他。

  “还以为你是个正义之士,没想到竟是打着剥削孩子的心思。”皇甫怜波话语里头的鄙夷毫不遮掩,只差没有吐上一口口水。

  “你倒是好大的怒气,只是不知你方才又做了什么?”看到皇甫怜波一身太监的服饰,姬耀天本不想与之计较,只是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便伸手要扯着小乞儿走人,谁知道他连衣袖都还没碰着,手就被皇甫怜波给拍了开来。

  “你……”倒看不出来这小子脾气还真大。姬耀天深遽的眸子一凝,原本带笑的脸庞倏地冷了下来。“你想为这小子出头?”他沉声问道。

  “是又怎样?”不过是几个铜钱,她出头也没什么不可以。

  “不怎么样,我刚花了十几个铜钱才替这小子摆平了事,你要出头也行,先赔偿我几两银子吧。”既然有人想要管闲事,他也很干脆的狮子大开口。

  本来,他是想将那个小乞儿带回家里教导教导,看看是不是能给孩子找一个正途,也好过日日这样在街上游荡。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