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驸马自个找 > 上一页    下一页


  在筹谋了好些日子之后,皇甫怜波选了一个日子,悄悄地换上了小太监的衣饰,然后带着兴奋的心情,再加上一点点的惴惴不安,专挑较无人的小径走向偏门。

  皇宫那么大,自然有些地方少有人经过,这回的出走她不是莽撞行事,已经不着痕迹地暗探了数回,但为免意外,她还是低着头,疾步而行。

  可就算荒僻,怎么说也是皇宫内院,当然有禁卫严格把守,皇甫怜波手心里紧握着自己好不容易弄来的出宫令牌,盯着在偏门前头把守的禁卫,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往前行。

  有些事,若是不做,怎会知道结果?

  看看她那些皇姊及历代公主们,几乎个个都认命,可当真得到良缘的又有几个?

  那些愿意尚公主的男人们,谁没有为家族或自身利益盘算的想法?这种一开始即有私心的姻缘,日子久了自然情淡,最后只能各自寂寥地度过余生。

  她不要这样的生活,所以就算父皇打算指给她的男人是朝廷之中,最有前途的人,可她依然瞧不上眼。

  她不想嫁、不愿嫁,可是这次无论她怎么发怒、撒泼,亦或是撒娇,都没人把她的话当真,只以为她是害羞,她只好出此下策。

  因为背着包袱实在太显眼,所以皇甫怜波除了怀中的一叠银票,还有能藏在身上的几样首饰之外,没有多带别的。

  “什么人?”

  “小的乃是东宫的,奉太子口令出宫办事。”

  皇甫怜波没有刻意压低声音,这般年纪的小太监向来嗓音尖细,面貌也大多秀气,禁卫瞧多了这样的人,倒也没有对她多说什么,只是冷着一张脸,仔细地瞧着那块令牌。

  经过一番审视,在皇甫怜波一颗心都要提到嗓子眼时,禁卫才将令牌交还给她,粗声粗气地道:“快走吧!”

  原本高悬的心,这才终于稍稍放下,皇甫怜波连头也不敢抬,疾步通过小宫门走了。

  直到那身影渐渐成了个小黑点,禁卫旁突然出现了一道人影。

  “二皇子!”

  禁卫一见来人,连忙肃立,然后恭敬地行了礼。

  皇甫沛微微扬手,语气淡然地说:“知道那人是谁吗?”

  虽然不知道二皇子为何这样问,禁卫还是大声回答,“属下不知!”

  “刚刚你放出去的是十二公主。”皇甫沛嘴角微微地往上勾起,掀起了一抹至冷的浅笑。

  冷不防听到这样的话,禁卫蓦地一愣,眼中漾着浓浓的不敢置信,在巨大惊慌的笼罩之下,他只能愣愣地望着眼前这个俊美无俦,脸上却挂着冰冷笑容的男子。

  “二皇子……”好半晌之后,那禁卫还是回不了神,只能愣愣地低喊者,完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二皇子对十二公主的疼宠是全朝上上下下都知道的,他怎么可能任公主一个人只身出宫,甚至不阻拦?

  这是为什么?

  皇甫沛是何等敏锐的人,身为一个皇子,他打小生活在这个诡谲万分的险地,自然也就练就了一身识人脸色的好眼力,只消这么一望,皇甫沛就知道这个禁卫心头的疑惑为何。

  面对这个在不知不觉上了他这条贼船的禁卫,皇甫沛并没有太多的同情,只是冷冷地出言提醒。“私纵公主出宫,这样的罪名可是不小。”

  那语气淡漠得听不出一丝丝威吓,可却硬是让那个堂堂七尺的禁卫惊出了一身冷汗。

  别瞧二皇子一身儒雅气息,平常的确是温和亲切,可偶尔显露出的凌厉气势,足以让他们这些底下人胆颤心惊。

  虽然不明白二皇子为何要放十二公主出宫,可他也不敢多问缘由,只是隐隐知道有似乎有什么事正在这座皇宫之中酝酿和进行,而他似乎一脚踏进了一个早就布置好的陷阱。

  他的大意不但让自己在不经意之间陷入了生死的关头,到时要是事发,只怕也会连累自己的亲族……

  想到这里,禁卫的心凉了,贴着后背的衣衫也跟着被那一身的冷汗给浸湿了。

  可明知自己这个时候应该闭嘴,要当成什么事都不知道,这样的做法才是明哲保身之道,可一想到那天真单纯的十二公主竟然自个儿出宫,念及公主的善良,他隐忍了半晌,仍是忍不住出言询问。

  “二皇子,难道真的任由公主一个人孤身在外吗?”

  闻言,皇甫沛的眸中乍现惊愕。

  他还以为这个禁卫早该吓得六神无主,没想到竟然还能分出心神来关心十二的安危,她的人缘还真是不容小觑啊。

  皇甫沛摇了摇头,很快掩去心中的感慨,欲成大事者,本就不该有太多的情感。

  他不怕十二出事,只怕她不出事。

  蓦地,皇甫怜波娇笑的模样浮现在脑海,皇甫沛心中突然生起一阵烦闷,但再思及自己的盘算,终究还是强压下心头的不舍。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他的师傅曾经对他说过这句话,而他也一直铭记在心,只要能成就大事,任何人皆可牺牲,包括皇甫怜波。

  街上那些五花八门、琳琅满目的小玩意,几乎让皇甫怜波瞧花了眼。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