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惧婚大丈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你不用跟来的,你放心,我会将你的房间恢复原状的。”

  她的外表很平静,平静到像是刻意压抑的。

  这点他可以从她僵硬的背脊和微颤的声调察觉出来。

  可她为什么要压抑呢他不是都已经用行动表示自己愿意接受她了吗?要不然他干啥将她给扛回来,又不是吃饱撑着没事干。

  “你该死的再给我走一步试试看!”愈想愈气,西门瑞眯着眼,朝她的背影喝道。“你信不信只要你敢离开,我一定立刻飞到大陆,然后将你爷爷从坟中挖出来,要他还我一个妻子。”

  转身瞪大了眼,罗林哭笑不得的消化着他那几乎是孩子才会说出口的“童言童语”,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脸上带着浓浓倔气的男人是那个总是严肃着一张脸的西门瑞,那个她深爱的男人。

  “你究竟想怎么样?”她好笑兼无奈的睨了他一眼。

  “要你留下……”

  好像是个无解的问题似的,两人的话兜着转,却怎么也兜拢不起来。

  “给我一个理由。”

  心蠢蠢欲动,西门瑞二话不说的趋近她,倾身攫住她红艳艳的唇,当四唇交接,相同的悸动开始在两人的身躯内蔓延着。

  他一边吻着,一边将厚实的手掌贴近她的胸口,在感受到她快速跃动的心房时,他露出满意的一笑。

  “别说你对我没感觉了,你的心跳就是证据。”

  原有的悸动消失了,罗林无奈的望着他,如果一个男人连留下来她的理由都还是从她身上找着的,那她还能眷恋什么一份永远只能付出,无法获得回报的爱恋吗她不语的摇了摇头,离开的决心不但没有动摇,反而更加坚定了。

  只是面对眼前番子似说不通的西门瑞,她终究还是选择了沉默。

  不想再继续期望和失望,她主动倾身向前,贴近他薄抿的唇,小巧的丁香在他愕然的目光中舔拭着他的。

  “女人,你在玩火?”西门瑞哑着嗓警告着,他并不希望在这种暧昧不清的情况下再次占有她。

  他需要一个承诺,一个让他不再惶惶不安的承诺,不知怎地,她的主动并没有让他惶然的心安定下来。

  心头沉甸甸地,像是在预告着什么事,但她摆明了不想谈,面对她的固执,他简直无计可施。

  “嗯哼!”罗林轻哼一声,显然并没有停止自己举动的打算。

  她想要拥有一份足堪她回味许久的回忆。

  蹑手蹑脚的,罗林收拾简单的行李准备离去,因为怕惊醒沉睡中的西门瑞,她小心翼翼的翻出护照和机票,还有钱包等等物品,将它们全都扫到一个大袋子中。

  她不明白西门瑞为什么转变,可是她却可以感觉得出他的认真。

  所以她只能逃,就像他当初逃离她一样,虽然理由不同,但却都是在云雨过浚就落荒而逃。

  她忍不住的掀唇而笑,在最后眷恋的看他一眼后,随即蹑手蹑脚的离去。

  就在沉重的大门阖上的那一刻,原本黑暗的西门家大宅立时大放光明。

  西门华宇、方瑞雪马不停蹄的步至西门瑞的房间,就连那些个嫁出去的女儿和女婿也全都齐聚一堂。

  原该沉睡中的西门瑞昂然的挺立在窗台边,眺望着罗林离去的方向。

  “大哥和风流行跟上去了?”在门扉被转开的一刹那,西门瑞头也不回地问,平稳的声调隐隐的流露出一丝紧张。

  方瑞雪好心的安慰道:“嗯,你放心,你大哥一定会紧紧的跟着林儿,不会让她出一丁点事的。”

  “那就好。”

  那个该死的女人,还真敢演出这落跑的戏码,幸好他在她睡了之后觉得不安心,就打了几通的电话。

  现下不但全家人都来了,甚至就连他从事各行各业的徒弟也跟着总动员,准备查清楚困扰罗林心里的困扰到底是什么不知怎地,他就是有种预感,从今夜的一切他可以肯定她绝对不是不爱他了,她的坚持离去一定和他在武术大赛的会场瞧见的那个男人有关。

  他知道自己在去找人兴师问罪之前,可得做好万全的准备,他不想再做一次徒劳无功的事情,一如今夜。

  “我说儿子,你真的决定了吗?”虽然方瑞雪是挺高兴儿子终于开窍,但基于以往他对罗林总是不假辞色的态度,她还是忍不住的问。

  不语的斜睨了母亲一眼,西门瑞那记眼神明白彰扬着对她的明知故问感到不耐,如果不是已经作出决定,他需要这么大费周章的全体总动员吗?他又不是吃饱了撑着。

  “妈咪,你瞧瞧二哥那担心的模样,他一定是认真的啦!”西门雨阳笑眯眯的倚着自己的老公。

  “可是……”她还是担心啊!就怕到时人找回来了,儿子又不给人好脸色看,这要再赶跑了人,可就真的找不回来了。

  “妈咪,别可是了啦!以前二哥连女人的脸都懒得费事认清,可你瞧他今晚甚至还央求咱们还有他那些徒子徒孙们一起来帮忙,一定是很爱很爱二嫂啦!他只不过是开窍得晚,你就别再瞎操心了。”

  “我……”知道啊!只不过是随便问问嘛方瑞雪又想讲话,可这次打断她的却是她的亲亲老公。

  “我说老婆,你就别担心了,瑞现在的症状和我那时爱上你时一模一样,我这做爸的可以打包票,他一定是爱上林儿了,儿子你说是不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