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惧婚大丈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五


  “我知道你现在不希罕,毕竟你勾搭上别的男人了嘛,可我相信若是那个男人不巧发生什么意外,你应该就会改变心意才对。”

  今日意外在武术大赛会场见着了她,他略一打听,就知晓了她的近况。

  “你……你敢?”罗林水漾的眸中燃着熊熊的恨火与怒火。

  秦绍安究竟想要毁掉她的生活到什么地步才肯罢手,他先害死了爷爷,让她孤单的活在世上,现在还想伤害自己唯一深爱的男人。

  愤愤地趋近他一步,她原就稍沉的嗓音更是低下了几分。“你敢动他一根寒毛的话,你就会知道一无所有的女人会有多恐怖。”

  “啧,现在换成是你在威胁我了?”扬起一抹不在意的讽笑,秦绍安完全不将她的威胁放在眼底。

  他早已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在祖国,大半的省份都有他的分公司,就算不能说是跺跺脚整个中国经济也跟着震动,但一定的影响力总是有的。

  至少他用钱就能砸死那个武术教练,所以他有何惧“我当然可以不动他,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秦绍安大方的开出条件,双手环胸,罗林瞅着他,无言的散发着在她胸臆之中熊熊燃烧的愤怒。

  “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女人,那么……”

  他话都还没有说完,她已经拾起腿狠狠的扫向他,劲道十足凌厉,一点也不留情。

  要她跟了这个男人,她还不如去跟头猪。

  怎么,有钱就了不起吗?瑞或许不若他这般有钱,可他却是一个磊落的男人,比起猥琐的秦绍安,白痴都知道怎么选。

  没料到她会突地凶性大发,他狼狈的堪堪闪过她凌厉的攻势,但她却接二连三的不断出手,什么都不顾的只想把他踹下地狱重新投胎。

  几年在商场上的历练,早已磨光秦绍安的良心,什么怜香惜玉在他的字典里早已不再存在。

  而罗林的反抗更是激怒了他,只见他摆开阵仗,硬实的双拳亦跟着往她袭去,尽管他稍占上风,可她丝毫不将自己的生命放在心上的那种豁出去的态度,却着实让他心惊。

  即使重拳打在她的身上,却不见她的神色有着丝毫的转变,更不见她的攻势有任何收敛的倾向。

  该死的,秦绍安在心里低咒一声,脑海中正寻思着是否该先暂时离开,等她恢复理智再来同她谈。

  还是该一拳打昏她,直接将她扛回饭店,再来好好的“谈谈”。

  他的思考还没有结果,两人之间却突然窜入了第三双手,而且还招招直往他的弱点袭去。

  “想动她,还得经过我的同意。”西门瑞追着罗林的脚步而来,没有想到却瞧着她正狼狈的应付眼前这个男人。

  见这男人的拳重重的击在罗林的身上,西门瑞的心忍不住窜趄一抹疼,让他压根顾不得自己的手还裹着石膏,便跳进风暴之中,准备英雄救美。

  “你……”

  秦绍安怒极的瞪了他一眼,只不过眼儿一扫,就心狠手辣的往他的伤处袭去,一旁的罗林见状,心一急一双巧手直袭秦绍安的颈项。

  此举警告的意味明显,颇有秦绍安敢动上他一根寒毛,她不介意在光天化日之下取他性命。

  “该死!”见状,秦缙安识时务的收住攻势,料想今天是没办法再继续和罗林谈下去了,于是他狠瞪了西门瑞一眼,便踩着气冲冲的步伐走人。

  他一走,罗林只是淡扫西门瑞一眼,没有往昔的热切,更没有开口说句话,也跟着转身走人,如果说,武术大赛是一种偿还,或许她还曾保有一丝的奢望,能在偿了恩情的公平境地下,再与西门瑞试上一次。

  但秦绍安的出现却彻底的抹灭了这样的奢望,秦绍安是个什么样的小人,她很清楚,她不希望西门瑞为她受累。

  “等一下!”见她再一次用背影面对自己,西门瑞更气更急,想都没想的便粗鲁的喝道。

  罗林的肩膀微僵,却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说:“这次为西门道馆夺下冠军奖杯是偿你的恩情,你和我终于两不相欠了,我想你也会很高兴摆脱我的纠缠。”

  话一说完,她便急匆匆的迈开步伐,连眷恋的回眸都不敢,就怕不舍呵!

  高兴,他的确是高兴得想杀人了西门瑞眯起了眼,瞪着罗林绝然的背影,一股子的怒气熊熊在他的心里窜烧。

  想也没想的,他几个大踏步追上前,在她还没有防备之际,伸手握住她的手掌。

  牢牢的握住,不容她挣脱丝毫。

  望着那一大一小、一黑一白的手掌完美的契合着,仿佛本来就该如此相贴的模样,让他紧抿的唇忍不住斜斜的向上勾起。

  “你……”不经意的撞上他那朗朗的笑容,罗林的质问倏地消了音。

  只能痴痴傻傻、眷恋地望着他那难得的浅笑,好半晌她才意识到自己不该再和他有所牵扯,于是哑着嗓子说:“你快放开我,我们已经是井水不犯河水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