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惧婚大丈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罗林还是睁着一双大眼,直勾勾的瞧着她。这又关彼得什么事了?现在究竟是在讨论她的感情,还是在讨论岑心的感情啊别以为她不知道,岑心对彼得很是倾心的,现在叫他来,那不是……忍不住地,她眸中含着一丝丝暧昧的直盯着方岑心瞧,瞧得她头皮发麻,连忙摇着手,“喂,你可别想歪啊!叫他回来是要双管齐下,不关我的事啊!”

  “双管齐下?”听起来像是一个规模盛大的进攻策略,罗林的心竟也跟着蠢蠢欲动了起来,“对啊,你一方面无孔不入的侵入他的生活,他去道馆,你就跟着去道馆,就算打杂也要让他每一分每一秒都能见到你,习惯你的存在,然后等到彼得回来,再勾起他的醋意,我就不相信他能躲过这样的天罗地网。”

  反正罗林连色诱这种事都干得出来了,再耍一些些小计谋,应该也没什么吧“这……好吗?”不过是晚上见着他,他就会偶尔露出不耐了,现在还要大举入侵他的生活,只怕他火起来,愤而把她大卸个七、八块。

  “当然好,你说过幸福是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能得来的啊!”方岑心愈说愈兴奋,卯足了劲说服她。

  “这……”罗林还是感到迟疑,可是一想到半年期限转眼间已经过了两个月,他与她却还是丝毫不见进展,看起来也只能拚了。

  “好吧!就这么做吧!”总得要试到无法可试,才算对得起自己吧!

  “呼喝……呼喝……”

  精气神十足的呼喝声不断,一抹思念的情绪涌上罗林心头。

  如果八年前不曾发生那场祸事,现在的她或许也不会是个追着爱情跑的女人吧她应该还在大陆的深山里,跟着爷爷一同修练着武术,然后找个殷实的男人嫁了,平淡的度过一生。

  但如果这样的话,她还能遇上那个让她倾心爱恋的男人吗?或许她一辈子不会懂得爱。

  “你来干什么?”踏着急匆匆的步伐,西门瑞一身的功夫装,一脸不耐的趋近柜台前,劈头就问。

  “我只是来探探你,妻子来探班需要什么理由吗?”

  “你不是我的妻子。”今天的西门瑞不知怎地,特别的心浮气躁,她的话声刚落,他就用着极度不耐的语气反驳。

  “我是……”

  “没事的话,我要进去练功了。”甚至没等到她把话说完,他就已经下起逐客令。

  “我……”罗林试图不让受伤的情绪影响到自己,努力的想在他冷然的注视下说句话。

  “你可不可以别那么烦啊,活像是个花痴似的。”他不耐烦的一扫眼,残忍的说道。

  道馆是他的最后一片净土,没有她的痴缠,也没有老妈的叨念,谁知道她连这里也不放过。

  加上明天又是世界杯武术比赛头一次在台湾举行的日子,他更是心烦意乱,简直是一丁点的耐性也没有。

  花痴……他竟然这么严重的指控她罗林不敢置信的甩了甩头,瞠大了眼瞧他,想说服自己是她听错了。

  “难道不是吗?人家常说好人会有好报,可瞧瞧我,一时的好心,却为自己招惹来多大的麻烦。”

  西门瑞一烦起来可是不管三七二十一,说话不经大脑,既毒且辣还伤人。

  “难道在你眼中,我所有的努力就只能换来“花痴麻烦”这四个字?”

  原本红艳的唇血色尽失,还微微颤着,尽管心中淌血,她还是想问清楚。

  望着她不敢置信的伤痛模样,他其实是后悔的,这阵子她的努力和用心,他不是没瞧见。

  只是,烦呵一见她,心里总是莫名的多了几丝不该有的情绪。

  他向来无牵无挂惯了,骤然有事烦心,自然难有什么好脸色和好话,加上众目睽睽下,他要是反转口道歉,岂不是脸上挂不住。

  “不然呢?”他粗鲁的反问:“我有说错吗?你难道没有自己巴上来,难道没有硬是要成为我的妻子?难道没有勾引我……”

  “够了!”终于失控的大喊,向来坚强的罗林再也忍不住的热泪盈眶。

  这样的污辱的确是足够了,心很痛,痛得无法再多承受一句他的无情,她挺直着背脊转身。

  “我想你已经将你的立场表达得够清楚了。”

  心是痛的,眼是湿的,但是她却不愿让泪落下,只是缓缓地步出道馆,那孤寂的背影让旁观者感到一阵心酸。

  “总教,你真的要让她这样一个人离开吗?”也不知道是哪个多嘴的人先开了口,其他看热闹的学员们纷纷像是被解了哑穴似的讨论了起来。

  “她看起来好伤心的模样耶,会不会想不开做傻事啊?”其中一个人这么说着。

  “应该不会吧!她看起来很坚强,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可是,女人再坚强也只是女人,她看起来好像很伤心耶!”

  “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