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惧婚大丈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五


  谁知他都这么努力了,西门瑞还是不领情的撇了撇唇,不屑说道:“不了,爱是很麻烦的,我可不想做一个失去理智的人。”

  反正对罗林,他就只有“敬谢不敏”这四个宇啦他决定抗拒到底,现在他要回家去,抢回自己的床和棉被,还有房间。

  “无所谓,反正你只要确定自己不会后悔就行了。”他说得很云淡风轻,甚至还轻松地耸了耸肩。

  他的话引来西门瑞鸡猫子鬼叫的抗议声。“大哥,难不成你是站在我们那个天真妈咪那一边的?”

  指控的眼神,指控的语气,他活像是在审犯人的语气让西门端只差没一拳挥过去,再掀一场龙争虎斗。

  他没好气地扫了西门瑞一眼,怎么他这个突然变得“幼稚”的弟弟开始玩起“非友即敌”的游戏了吗?还分这一边、那一边的,他还东边西边呢“别那么敏感,活像是要被人推上断头台似的,我哪一边也不是,只是希望你别被一时的气愤给阻碍了一辈子的幸福。”

  西门端说得没好气,西门瑞听得也直翻白眼。

  一辈子的幸福在女人的身上?这可不像他那个实际过了头的大哥会说的话。

  “大哥,我--的--幸--福--绝--对--不--是--她!”西门瑞咬着牙,一字重过一字的说道。

  他和罗林有个错误的开始,既然开始是错误,那么必定也不会有未来。

  “别说得那么笃定,知不知道咱们的老天爷最喜欢同人开玩笑了。”勾起一抹帅气的浅笑,西门端奥义十足的道。

  想当初他不也信誓旦旦不爱女人,结果不但爱上了,还为了女人一头栽进糕点咖啡之中,最后更成了一间咖啡屋的幕后大金主。

  唉,既失人,又失钱,像是他这个素有名气的“印钞机”会做的事吗不管去问谁,答案肯定是不像。

  可偏偏他就是做出了这等蠢事。

  如果他是瑞绝对不会说得这么肯定,因为只消最初的那一眼,他就有预感罗林这个女人绝对会在瑞的生命中掀起极大的波涛,而他也这么期待着。

  “什么意思?”西门瑞不解其意的挑起了眉,一副愿闻高见的模样。

  “以后你就知道了。”西门端卖起了关子,可没兴趣真的在回家之前和弟弟再打一架,否则……嘿嘿嘿,回家后有得瞧了“现在还是先回家吧!要不等会妈咪的夺命追魂Call就会重现江湖了。”他提醒道。

  “唉!”提到这个,两兄弟默契极佳的对视一眼,有这么一个宝妈,真的只有大叹三声无奈呵!

  屋子内菜香弥漫,一种舒人心脾的回家感觉稍稍舒缓西门瑞胸中的抑郁。

  谁知一进门,却没见着原该齐聚在家的家人,他转头想向拖着他回来的大哥发出疑问。

  可他一回头,却不见大哥踪影。

  这是什么状况他瞪着眼前正在厨房里忙碌的女人,一种被耍弄的感觉笼罩住他。

  这绝对是他那个宝妈弄出来的事情,说什么全家人要聚餐,让大哥把他给骗回来,结果的确是要聚餐,只不过只有他们两个脚跟儿一旋,他准备走人,罗林却已经发现了他的踪影。

  “逃得了一时,逃得了一世吗?”浅浅的讥讽声在他的耳际响超,“我真的有那么可怕吗?让你一见就逃?”

  连连几个“逃”字,说得西门瑞心中更气,他霍地回身,狠瞪住那个笑意灿灿的女人,“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吃饭、聊天,就像我们以前做的一样。”双手一摊,罗林无辜至极的说道,啧,这个男人是怎样,已经被她激怒到神智不清了吗?还有,他是和谁打架了?

  那一脸的青紫看起来还真的有些恐怖,但她聪明的选择视而不见。

  她可不想因为他脸上的青紫,坏了她精心布下的局呢“过去的已经过去,回不来了。”西门瑞没好气的说。

  “是不是过去了,没人知道,就如同没人知道未来会发生啥事一样,所以为什么不以平常心面对呢?当然,前提是你不怕我的话。”

  虽然在美国待了八年,但罗林那软软嫩嫩的腔调并没有改变多少,几句话之间,她已经清楚地下了战帖。

  “我不怕你,只是不想和你有所牵扯。”他用很重的语气讥讽道。

  “一样的意思。”她扬起一抹讽笑。

  “下一样。”他气呼呼地说。

  不知道是谁说过,男人其实等同于男孩,以前她没有这样的感觉,但现在有了。

  瞧瞧眼前这个虎背熊腰的男人,脸上居然出现一抹赌气似的神情,不活脱脱就是个男孩嘛“我认为是一样的。”心里弥漫着浓浓的笑意,可罗林却不敢任那抹笑在脸上流露分毫。

  “不一样。”他咬着牙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