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惧婚大丈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唔!”仿佛是受到了打扰一般,西门瑞抗议一声,原本紧阖的眸子睁开一条缝,骤来的状况吓得罗林的一颗心怦怦的直跳,只差没有远远逃离三步之外,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可正当她想要付诸实行时,她才悲惨的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何时被他紧紧的握住,她顿住,视线再从自己被他握住的手掌栘到他的脸上,愕然地与他酒意浓浓的眸子对个正着。

  “我……”她正想说话,可是西门瑞却突然使力,让她扑跌在他的身上,耳边传来阵阵若擂鼓的心跳声,一如她狂跳的心房。

  “你是不是仙女?”这下,罗林总算可以肯定他还在酒醉状态了。

  仙女?!他这样刚硬的大男人,也会有这般的童心吗她忍不住莞尔,那抹笑让她平添了一抹娇媚,透着迷蒙的眼,他看得是心旌意动,在男性本能的冲动之下,他略略抬头,将自己的唇印上她的。

  那吻是猛烈、骇人的,纵然罗林已经不知多少次幻想过这样的情况,可是依然被骇着了。

  激情像是一股旋涡,让人无法抗拒的被卷入其中,不能自拔。

  就像干柴烈火般,一发不可收拾,西门瑞的吻愈来愈激情,也愈来愈火热,几乎让她不能承受,但她仍是尽其所能的回应。

  因为她知道,这会是她最美好的回忆。

  罗林感受到一股灼热的视线在她裸露的背脊上游移着,所以身躯虽然极度疲惫,可她仍勉强的眼皮睁开一条缝。

  微微眯视,她正好对上西门瑞瞪着她的眸光,里头有一抹清晰可辨的阴鸶。

  在他的瞪视下,虽然睡意已经全消,但她仍不愿张眸,只是默默的在心里祈求着。

  别说对不起呵别说是错误呵她希望在他的心里,昨夜的云雨是一场美丽的缠绵,是可以一辈子深刻在他脑海的回忆。

  “你醒了!”没有忽略她那跳动的眼皮,西门瑞不让她逃避的开了口。

  想要装睡被人抓了包,她只好认命的张眸,对上他紧锁着她的目光。

  “你……”方睡醒的她,声音中有着一种特有的低沉和慵懒,微睁的眸子荡漾着一丝的迷蒙。

  此刻的她很美,让人完全想像不出在几个月前,她还像是个男孩似的,没有半丝的女人味。

  但现下不是欣赏她的美的时候,他紧抿的薄唇微张,“对不起,我不知道昨儿个我是怎么回事。”

  罗林的第一个愿望破灭,他的对不起像是一把利剑笔直的插进她的心中。

  “昨天是一场错误,我希望……你能忘记。”

  这么说很卑劣,也很自私,可是不想被束缚的西门瑞宁愿卑劣和自私,因为他还有很多事要做,现在的他没有心思去哄一个女人或是扶持一个家庭。

  喉头像是压着一块大石,让她几乎感受不到空气的甜美,她在他无情的话语和目光中几乎窒息。“如果你要什么补偿,我愿意尽我一切的力量……”

  像是再也不能忍受更多,罗林慌乱的开口打断他,“别再说了!”

  “罗林,我……”他有没有看错,怎么他竟在她的眸中看到一丝的伤痛,而那抹痛也教他的心一紧。

  “昨晚我们都喝醉了,是酒后乱了性,别太在乎了。”

  “可是,你……”对她那理智过了头的话,西门瑞应该庆幸,可是他却不能忘怀她眸中方才闪过的伤痛和依恋。

  他的脑子倏地闪过一抹警讯,说实话罗林还不算女人,在他的眼中她不过是个孩子,又刚刚丧亲,莫非她是将对他的依恋视为爱情这样的想法让他当下决定两人不能再这么纠缠下去,虽然他可以说是喜欢她的陪伴,因为她的慧黠和不似一般女人需要那般的细心呵护。

  可是,终究不是对的时机啊!他正准备大展拳脚,不需要女人和家庭这样沉重的包袱。 “我想,我们或许真的太亲近了。”说完这句话,西门瑞倏地起身,往门外走去。

  望着他的背影,一种生离的痛彻底的攫住她的灵魂,不知怎地,她就是知道他若走出了那扇门,往后就不会再来。

  “我并不这么以为,你是我唯一仅存的亲人啊!”罗林对着他的背影脱口而出。

  但他并没有回头,只是道:“过一阵子,我会请人过来办妥离婚手续,给你该有的自由,还有你在美国所需的生活费用,我会继续负担,昨夜的事忘了吧!”

  说完,他毫不留恋的走人,那急匆匆的脚步活像背后有个厉鬼追他似的。

  罗林知道自己的心受伤了,可是她还来不及修补,就已经执着的在心中立下了誓言我不会让你逃开的,不管十年、八年,爷爷说过,人要勇于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你将是我这一辈子的想望。

  西门瑞要计程车司机以着极快的速度飙到顶丰事业集团,在那栋堪称豪华的大楼前下了车,他长驱直入,完全无视接待小姐和警卫的存在。

  而那些接待小姐和警卫也像是与他颇为熟识,见到他不但没有拦阻,反而个个尊敬的朝他点头,然后目送他进了电梯。

  随着快速电梯的往上直飙,他的怒气也跟着窜到了顶点,所以当电梯一到需要有卡才能到达的顶楼,他便铁青着一张脸,踩着重重的步伐出了电梯门往前直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