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惧婚大丈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罗林的样子看起来像是在宣战,而她也的确是准备投入战争之中,打自从来台湾之后,她便一直在武装自己。

  因为她知道这会是一场他和她之间的战争,而战利品就是爱情。

  “你……”望着她那种顽石不化的固执,他的头蓦地抽痛起来,修长的食指无力的轻抚着额际,可却是一点舒缓的效果都没有。

  古人不是都说路见不平,要拔刀相助的吗?还说做好事会有好报。

  可为啥他拔刀相助,也做了好事,好报还没瞧着,就先被一个麻烦缠上了头痛呵“你可不可以冷静些?”西门瑞很不想继续耗在这儿,突然问,他超想念自己的武馆和那些可以让他打着玩的学员们。

  “我从头到尾都很冷静,”扬起一抹灿亮的笑容,罗林的固执和坚强的确无人能出其右。“不冷静的是你,你从来不愿正视你和我之间的关系,你只想逃逃逃……”

  “我没有。”一肚子气硬生生的冲上来,他现下只差没有吹胡子、瞪眼睛了。

  “你有。”简单的两个字,她又成功的激怒了他。

  只见他气得完全失去理智,也丧失身为男人该有的风度。

  大脚一踹,椅子吱嘎的往后滑开,雄壮威武的身躯霍地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瞪视着她。

  那突兀的噪音立刻为他们这一桌博得无数的注视礼,可气极的西门瑞一点也不在乎,他咬着牙说:“我没有逃,只是我爱的不是你,不想和你结婚罢了!”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离去,在他背过身的那一刻,没瞧见罗林脸庞上倏然滑下的那抹泪。

  怒气冲冲西门瑞此刻满脑子想的就是找人算账,他扬手招来一部计程车,然后坐了进去,在车子驶离的那一刻,他深邃的眸子却忍不住回头望去。

  透过明亮的玻璃窗,他瞧见了郁郁不欢的她,心微微的揪了起来。

  该死的,不该有的牵扯呵他们之间,本该只是兄妹、朋友的,要不是那一夜该死的吻、该死的激情,他也不会陷入这种泥沼当中。

  那一夜是发生在罗林刚到美国不久的时候……一手拿着罗林最爱的起司蛋糕,和一瓶醉不死人的香槟,再加上他朋友送他的珍藏威士忌,西门瑞带着一抹潇洒的笑容,用空着的那一手轻叩她在美国租赁的房子。

  “咦,西门大哥,怎么来了?”前来开门的罗林在乍见他的那一刻,五官深邃的脸庞绽放出明显可见的欣喜。

  “来美国比赛,顺道来瞧瞧你。”露出朗朗的笑容,他不等她招呼便步进房子,自在得仿佛他才是这间屋子的主人。

  在他身后的罗林微甩飘逸的长发,笑吟吟的跟着他转身进屋,站在厨房的门口,看着他打开冰箱拿出冰块,再从橱柜上拿出两个造型各异的高脚杯,然后分别注入香槟及威士忌,他那流利的举动仿佛他是这个家的男主人似的,不由自主的,她乌亮亮的眸光中闪过了一丝温馨感受与爱意。

  “来吧!”带着微微勾起的唇角,西门瑞将香槟递给她,然后领着她回到小巧的客厅,在满布软垫的沙发落坐。

  他举起杯子与她的互碰,那轻脆的玻璃碰撞声就像是他一样,窜进她心中。

  “怎么这么高兴?”罗林笑问:“是不是你又得冠军?”

  少了初见面时捍卫亲人的英气,在美国优闲自在的求学生活让她多了一丝属于女人的恬静气息。

  “得冠军是必然的,那没什么了不得。”他朗朗一笑,几近轻匆的说。

  对他来说武术早已经是生命的全部,胜败并不是他最在意的,更何况家中的冠军奖杯已经堆成一座山,多一座并没有什么差别。

  “既然不是因为得冠军,那是为什么?”罗林好奇极了。

  “没什么,只不过今天在武术大赛中瞧着一套失传许久的拳法,而且,那套拳竟是由一个美丽的女人操演的,她啊……”

  他是真心喜爱武术的吧望着他脸上的自信满满,再听着他滔滔不绝的说着那个女人的美丽,还有那个女人的武术底子颇佳,她的一颗心顿时被她总是隐藏得很好的爱意和骤然而起的酸意给涨得满满的。

  “她很美吗?”罗林原本清朗的音调骤地变得幽然,但说得正兴起的西门瑞压根没有察觉到。

  “是很美,而且在与人对阵中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抹英气,这样的女人更美、更惹人心醉。”

  其实并不见得真的记得那个女人是美是丑,甚至于走在马路上,与那个女人擦身而过,他也不见得会认得。

  他天生对女人的脸过目即忘,而那种因为操练武术时所流露的英气,才是他所不能忘怀的。

  望着他,罗林拿着高脚杯的手不由自主的震颤了一下,他说得眉飞色舞,但她的心却不能遏抑的直往下沉,她甚至连话也不能接上一句。

  他继续说着,她的心也不断往下沉去……“后来,武术比赛结束后,我立刻去找她,和她定下私下切磋的时间,她也爽快的答应了。”

  西门瑞是为了可以观摩到几乎失传的武艺而高兴,但罗林却误会他兴奋的原由。

  她爱他,或许从他救了她和爷爷的那一天,也或许是在彼此在结婚证书上签上名字的那一刻起,他已经在她的心上刻出一道既深且宽的刻痕。

  但她知道他并没有将自己当成是女人、妻子。

  如今出现一个让他说得眉飞色舞的女人,那女人硬生生的成了一根刺,扎在她的心上,让她很想做点什么,来确认自己真的是他的妻子。

  “咦,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如果是的话那就别喝了。”

  “没什么。”强忍着心痛,她漾出一抹笑,声音听起来有着内地人软软哝哝的腔调,煞是好听。

  “没什么?”看起来不像。

  西门瑞将注意力转向罗林,然后既严肃又正经的说道:“罗林,你知道我一向把你当亲妹妹一样,你要是有心事,譬如说学业问题,感情困扰,你一定要告诉我。”

  告诉你又能怎样她的眸子仿佛写着这样的讯息,他并没有还漏,但见他莞尔一笑地说道:“告诉我是不能怎么样,但我总是多吃你六年的米,又身为男人,在感情上一定可以帮帮你。”

  刚灌进口里的香槟,像是在她的身躯内制造出无数的泡泡,她心里酸透了。

  她的丈夫竟然要帮她想办法钓男人,真是可笑呵“我没有心事和你分享。”罗林苦涩的否认,藉着替他斟酒的举动回避他关心的眼眸。“还是喝酒吧!干杯!”

  拿起高脚杯轻轻碰撞恍如他一般刚硬的方正高脚杯,她再次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用挑衅的眼光望着只轻啜一口的西门瑞,仿佛是在笑他的浅酌。

  男人是不能激的动物,不过迎着她的目光一会,他便忍不住端起渗着冰晶水珠的杯子一饮而尽,罗林也不甘示弱,再次替两人斟满酒,然后一饮而尽。

  屋子内除了流泄的轻音乐,再无交谈的人声,他俩的眼神在空中交会,酒一杯杯的灌进肚内。

  但一个是酒精浓度高达四十几的烈酒,一个则是像汽水一样的香槟,两个人的清醒度乍然立现,只见西门瑞强撑着透着醉意的双眼,咕哝了一句,“我醉了!”人便往旁边的地上一瘫,显然已经不胜酒力。

  罗林见状赶忙起身,来到他的身边试图把他拉到房间里头,但他那超大的块头却让她奋斗了好半天依然徒劳无功。

  终于,她停了手,望着他俊逸的容颜,轻抚着那挺直的鼻梁,再到他总是薄抿的唇瓣,一股冲动让她俯下了身,在他的唇瓣烙下深情的一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