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惧婚大丈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虽然他看起来身强体壮,甚至流露出一副健康满分的模样,可是还是小心点好。

  “那我们去……”听到她应好,西门瑞连忙举目四望,想要找一个能谈事情的地方。

  没想到他还没相中什么好地方,罗林就已经自动自发将车往前驶去。

  “喂,你干么?”

  他以为她改变了心意,连忙想要阻止,结果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在罗林控制底下的车子自他家门前一溜烟的呼啸而过。

  这时她才又转头看向他,口气平和的说:“你不是要找一个可以谈事情的地方吗?”

  望着她那清明诚挚的眼神,他突然惊觉自己的小心眼。

  奇怪,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人,怎么一遇着她就方寸大乱了起来在他的眼中她一直是个小妹妹,所以在他们结婚之后,他运用了一些金钱和关系将她送到美国。

  妥善的安置了她,初时他每隔一阵子就会去瞧瞧她,可是当他发现她对他有着异样的依恋之后,他就没再去探望过她。

  但他依然支付着她就学所需的费用,对他来说,她是一项承诺,也是一个责任,他视她为亲人、妹妹,并无任何男女间的感情。

  侧头,看见她丽致的侧面,西门瑞的眉头再次不由自主的皱起。

  他有一个很不好的预感,她会是一个麻烦,绝对是!

  挑高的建筑让人不会感到空间的压迫感,轻音乐流泄,也容易让人的心情放松下来。

  不过虽然置身于这间气氛好、装潢佳的咖啡屋里,西门瑞的心情却始终处于紧绷状态。

  从一进门,他就一直沉默的思索着,仿佛是在盘算着该怎么打发她才够婉转、不伤人。

  将他从再见面就表现出的疏离看在眼底,罗林脸上虽然依然挂着灿灿笑容,可是心却难免有些受伤。

  看得出来,他完全没有预期自己的到来,也完全没有再见到她的准备。

  难道真的因为她失控的那一吻,他便打算彻底的画清两人的界限吗“为什么回来?”在沉默了许久之后,西门瑞低沉的嗓音终于窜进她的耳际,只是那问题很伤人。

  她试图忽略他语气中的不耐烦,尽量将他的话视为一种关心,可是很难、很难“因为拿到了学位,就该回家了。”轻啜了一口仍冒着白烟的滚烫咖啡,她将回来的理由说得轻描淡写。

  面对他那清冷的态度,她只能这样回答,总不能大剌剌的说自己是因为爱他,所以一拿到学位就迫不及待的跑回来,奢冀着和他组织一个甜蜜的家庭,生几个小萝卜头,然后……“回家?!”西门瑞牵动嘴角,玩味着这两个字,那神情轻匆得伤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老家是在大陆,新家在美国,在台湾你似乎应该没有亲人。”

  他这种近乎粗鲁的盘诘,让她紧张得紧咬着红唇,在犹豫了一会之后,她决定勇敢以对。

  “但我丈夫的家在台湾。”

  “我不是你丈夫!”像是被踩着尾巴的猫一样,他浑身紧绷的低吼。

  “为什么不是?”朗朗一笑的背后其实是颗滴血的心,但罗林顽固得不愿让他看出,只是冷静的反问。

  “当初娶你,只是为了完成你爷爷的还愿,是为了助人一臂之力,而不是要替自己找一个麻烦.”

  麻烦,多伤人的两个宇呵一直知道他是个不愿被婚姻捆绑的男人,也知道他对自己无心,可“麻烦”两个字就这么脱口,难道不会太过伤人了吗“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麻烦,但我知道我们是夫妻,我们既有名又有实,我看不出我回我丈夫的家,有什么不对。”

  罗林坚定地、一字一句地说道,那“既有名又有实”六个字,更是像针一样的刺着西门瑞。

  从他脸上那懊恼的神情看来,就可以知道他是多么不愿想起这事,“罗林,咱们说好不提这事,要试着还忘的。”他疲惫的抹了抹脸,望着她脸上的固执,他只觉无力。

  可是再无力,也不能拿自己的婚姻开玩笑啊他还年轻,还想再自由几年,可不想像大哥和妹妹们一样,早早就跌入婚姻的桎梏之中,不得动弹。

  “很多事不是说还忘就能还忘的。”她喃喃自语着,这话也清楚的窜入西门瑞的耳中。

  他那既浓且黑的剑眉扬起,望着她的眸光多了一丝的复杂和懊恼。

  “你如果想要什么赔偿,我可以……”

  “瑞,你这是在污辱我,还是在污辱你自己?”收起自怜自艾,罗林一脸正经的说。

  “你别这么想,我只是想要……”想要怎么样呢补偿吗?这两个字在她那清灵的目光下,不知怎么被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不管你想要的是什么,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想要的。”强忍着把自己手中的咖啡泼向他的渴望,她虽生气却依然保有理智。

  “你想要的是什么?”

  只要不是婚姻,那就什么都好商量。

  说他惧婚吗或许吧,因为他还有太多的事情想做,不想被人绑住,即使是她也一样。

  “我想要的从头到尾都只有你。”她开门见山的说。

  “罗林,你理智点,其实这并不是爱情,而是感激啊!”只差没有哀哀求饶,西门瑞试着软言劝道。

  “我很理智,不理智的人从来都只有你。”她双手环胸,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替她平添了一抹英气。

  “你……”面对她的固执,他几乎忍不住要投降了,可是他不行。“你不是要我,你只是想报恩,可是报恩可以有很多种方式。”

  从来他都不以为她是以一个女人的身分在爱他,只是冀望用这样的方式来报答他。

  可现在问题是,他们之间究竟是谁欠谁很难说,所以大家干啥不当作没这回事呢“我不是那种连恩情和爱情都分不清楚的女人,我很确定我要你,我也会用尽各种方法得到你的爱,你等着瞧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