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惧婚大丈夫 > 上一页    下一页


  但如果四周每个人的眼睛都直勾勾的盯着他瞧,他哪做得出这样的事。

  于是他只好认命的回头,反手将趴在他身后的女人给扯下来,捺着性子说道:“小姐,你好像认错老公了。”

  “咦!怎么可能?”罗林疑惑的看着明显不认识她的西门瑞,眼底闪过一丝受伤的情绪。

  虽然他们分离了八年,但毕竟是夫妻,不是吗可……试问这天底下,哪有丈夫会不认得自己老婆的“怎么不可能,我可是货真价实的黄金单身汉。”西门瑞扬了扬眉,但是当他的眸对上她的,一股熟悉的感觉竟油然而生。

  他甩了甩头,企图甩去这种陌生的感觉,可是愈甩,那种熟悉感便愈加深刻。

  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呢毕竟,他对女人的记性一向差得惊人……啊!突然一个想法在电光石火之间击中了他,他的炯眸猛地一睁,更多的熟悉感便如潮水般的涌来。

  “你……你……你……”

  “我是你法律上的合法妻子,更将是你一辈子的生活伴侣,请多指教。”

  那豪爽主动的模样,看西门瑞是目瞪口呆。

  生平第一次,他尝到了哑口难言的滋味。

  如果,这算是一种宣示的话,那么是的,她正在宣示着自己蛰伏已久的感情。

  罗林满意的看着他目瞪口呆的模样,笑容爬上脸,然后她骤然伸出手握住他的。

  当她的小手完整的被西门瑞那粗大的手掌包裹时,幸福的感觉溢满她的心胸。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呵她悄悄的在心中立誓。

  可是西门瑞的反应却大大的伤人,他像是被烫着似的,火速抽回自己的手,一脸惊骇莫名的望着她,活像她是什么鬼东西似的。

  “你……你……你……”他这辈子头一次因为一个女人的出现而说话结巴起来。

  罗林安静的等待着,不急着插嘴,也不急着挽回他的手,只是定定地瞅着他。

  好不容易,失灵的舌头终于回复了正常,他连忙问道:“你不是待在美国吗?”而且他们的婚姻关系不是早就已经被他“解决”了吗?为什么她还会跑到台湾来自称是她的妻子,她究竟是在搞什么啊?!

  “总该要回家的不是吗?”在说到回家两个字时,她大大的眸子突然绽出光芒,亮得让他有些闪神。

  “回家?!”他棱角分明而有型的薄唇轻缓的开阖,随即大惊失色的瞪视着她。

  她说回家,她的家在大陆,她见鬼的跑来台湾做什么“是啊!回家。”她用力的点点头,然后肯定地说道。

  “回什么见鬼的家,你的家在大陆。”当一抹堪称恐怖的念头闪过,西门瑞以极快的速度说道。

  “我回我丈夫的家,有错吗?”以像是在陈述天气一般平常的语气说完,罗林“自动自发”地又一把勾住他硕壮的手臂,笑意灿灿的说:“走吧!爸跟妈都还在家里等我们。”

  爸?!妈?!

  听到她这样自然的称呼着自己的父母,他不禁头皮一阵发麻。

  他……他……他,不是早八百年就放她自由了吗她怎么还跑到台湾来说要找老公还有,她是怎么知道他搭这班飞机回台湾的他本来打算先偷偷摸摸的回来,等全盘了解发生了什么事之后,再回家“解决”的,可她怎么会突然冒出来,杀他个措手不及呢“是大哥告诉我,要我来接机的。”

  当这个答案从罗林的嘴里冒出,西门瑞这才知道自己将心底的话全都说出了口。他转头看了她一眼,像是在责怪她的多事似的。

  可其实他的心里现在正在温习着他长到三十几岁以来,所有学习过的各国“问候语”,对象当然是那个大大方方出卖他的大哥。

  该死的,也不想想自己为了他和他老婆出了多少的力,他竟然这么简单的出卖了自个的兄弟。

  哼,真是好样的不过他也不是省油的灯,反正到时候道场见,即使是亲兄弟也要明算账,他会让他知道出卖他的下场的,哼哼现在最麻烦的是身边的这个女人,他……不是都已经同她说清楚了吗当初和她结婚只是权宜之计,怕她不接受他的帮助,让他有愧于那个魂归九泉之下的老人家。

  她干么还跑来台湾,唉!他的头这会儿真是一个成了两个大了。

  别人啊,是近乡情怯,西门瑞这会儿可是近家情怯了。

  只要想到家里此时此刻可能正摆着超大的阵仗,准备审问他这个“罪人”,他就更加坐立不安。

  终于,在离家不到一百公尺的地方,他忍不住朝开车的罗林命令,“停车!”

  罗林虽然不解他的用意,但还是开到路旁停下来,转头看向他表示疑惑。

  “我们等一下再回去,我们得先谈一谈。”他瞪着一脸自若的她,语气有着不容拒绝的坚持。

  “好。”她心中烬管难免惴惴,但是该谈的总还是得谈。

  反正她早已下定决心,不管他说什么,她都当定了他的老婆,所以他要谈就让他谈吧她可不想才刚再见到老公,就把他气得心脏病发,一命呜呼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