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乐善小财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六十五


  当下皇帝想要以“祸国殃民的妖女”这罪名来治姬仙儿的罪,但旋即想到她多次准确的预言,又顾虑了起来。

  一时间皇帝为难了,下颚收紧,目光阴沉的瞪着姬仙儿,脸色凝重,思索着该如何惩处她。

  御书房像是被一层寒冰给冰封,时间在这一刻彷佛静止了,只有无形中溢出的冷气让人愈来愈难忍受。

  姬仙儿被皇帝冰冷刺骨的眼神看得心里阵阵发寒,全身紧绷颤抖,犹如身处荒芜冰原上,心生恐惧,她害怕得想要逃、想要尖叫,却叫不出声也逃不出去。

  在一旁服侍的高总管也忍不住打个寒颤,他侍候皇上四十多年,自皇上小时候起就跟着,可他从未见过皇上生这么大的气,可见皇上是真的气坏了。

  一名小太监悄悄来到他身旁,塞给他一封信还有几张纸,撝着嘴小声的在他耳边说了两句。

  高总管点了点头后,不声不响的走到皇帝身边,将信件与纸张放到龙案上,轻轻地唤了声,“皇上。”

  皇帝拧眉扫了他一眼,接过他递上来的东西,摊开一看,怒火更甚。

  信上写神女能窥探天机说出预言是假的,那全部是从一本预言书中得知的。神女知道自己今日在劫难逃,又担心那本书被偷,在被押进宫之前将那本书丢进火炉里烧了。

  为了证明所言不假,举报她的人付上几张没有被完全烧毁的内容,证明自己的证词都是真的。

  而指控姬仙儿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贴身婢女柳絮,只为换得脱离奴籍以及活命的机会。

  皇帝冷冷地勾着一边嘴角,“姬仙儿,你罪该万死,休想朕饶你一命!”

  “皇上饶命,皇上,我是神女,若是将我处死,对凌云国是一大损失,这样就无法预防天灾……”

  姬仙儿绞尽脑汁为自己找活路,凌云国是个信奉神佛的古国,对于未知的神秘力量很是相信,现在她只能赌皇帝对这方面十分忌讳。

  “也是,你能预知,这样吧,朕给你一个机一,只要你能预言出未来十天会发生的事情,朕就饶了你一条命,一样将你当成神女对待。”

  “十天……皇上,我能感知到的预言都是较大的国家大事……十天……这十天并没有大事会发生……”

  “既然你有预知的能力,那无论大小事都应该可以感应到,若是无法预知,那你就是骗子,愚弄百姓的神棍罪该万死!”

  “皇上……请您明察,我、我不是骗子,我多次做的预言皆有发生,怎么能说我是骗子……”

  “因为你手中有本预言书,你做出的所有预言全都是从那本书中得知!”皇帝气得将那几张被火烧过的纸丢到她面前。

  姬仙儿看到没有被完全烧毁的外史内容,整个人瞬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般瘫软地跪坐在地板上。

  “想知道朕手上为何会有这些内容吗?是你的丫鬟为了活命所透露出来的,你还想喊冤?”

  乍听,她眼睛顿时瞪大,不敢相信皇帝告知的真相,竟然是柳絮那个贱婢出卖她!

  当时她就不该一时心软救了柳絮,养一只白眼狼在身边,在她危难的时候反咬她一口!

  “朕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把你知道的未来全部写下来,这样朕可以饶你一命。”皇帝朝高总管使了个眼色。

  高总管随即将文房四宝端到姬仙儿面前。

  姬仙儿怕死,若是她想活命,就必须将知道的全写下来。

  她颤抖的拿起狼毫,开始在纸张上写下她所记得的内容,只有写出来让皇帝应证,她才有机会活命,也才有机会逃走。

  皇帝为了应证,在她写完后便让人将她带下去幽禁起来。

  至于轩辖璟韬这个失格的储君,所作所为已经不适合再担任太子,皇帝下旨将他眨为庶人,永远不准再进宫,让他在民间好好体会老百姓的艰苦生活,为他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时值隆冬,天气严寒,阴云密布,窗外的北风呼呼狂响,外头又开始下起鹅毛般的大雪。

  玉雪溪坐在琉璃雕花窗棂边的矮炕上,拿着绣绷有一下没一下的绣着。

  看到好不容易停了半天的雪又开始降下,雪花被凛冽寒风吹得四处飘飞,玉雪溪的心情就烦闷不已,再看到自己手中绣绷上绣的图样更是烦躁,恼得索性将绣绷往一旁装纸屑的竹篓子里丢去。

  自从寒灾开始,娘亲就将她押在屋里绣嫁妆,从秋天第一场初雪到现在少说两个月了,每天都只能待在屋里,绣得她几乎要抓狂。

  “小姐啊,您怎么把绣绷丢了!”坐在一旁绣花的美金见状,赶紧将绣绷捡回,拍了拍上头的灰尘。

  “不绣了,烦死了。”玉雪溪把装着绣线的竹篮子也一赴丢进竹篓子里,气呼呼地吼着,“为什么我要待在屋子里绣这些东西啊?我的手应该是去拨弄算盘珠子,而不是拿绣花针。”

  “小姐,新嫁娘都要自己绣嫁衣,给未来丈夫做衣裳,给公婆纳鞋底,给小姑们绣一些小荷包当见面礼,夫人只是让您绣荷包而已。”美金小声地提醒她。

  “我娘当初明明什么都不用绣!”娘亲连扣子都缝不好,竟然要她绣嫁妆,简直就是在虐待她。

  “那是因为老爷没有其他家人啊……”美金把绣线捡回来,好言相劝。

  “那也不能这样啊,你看看我绣的这是什么!”她自己都没脸拿给别人看。

  “小姐绣的斑鸠很传神啊。”

  玉雪溪嘴角剧烈的抽了抽,“我绣的是鸳鸯,鸳鸯!哪里是班鸠。你都能把鸳鸯看成斑鸠了,那你说我绣得好吗?”

  “呃,小姐,熟能生巧,人不是生下来就什么都会,多练习就绣得好了。”

  “谢谢你唷!”她哼哼,“不绣了,让人到绣庄去买现成的绣品回来就好,与其浪费这时间,我倒不如多算两本帐。”

  “小姐,夫人不是要您最少绣个荷包送给未来姑爷?”美金倒了杯桂圆红枣茶放到她手中,“小姐,喝点茶祛祛寒。”

  玉雪溪接过后呷了口,“我爹娘成亲这么多年,我娘都没绣过荷包给我爹。”

  反而是爹绣了条腰带给娘……她在心里吐槽着。

  “那是老爷宠夫人,舍不得夫人那双纤纤玉手被绣花针刺伤。”美金在烧得旺盛的暖炉里加入一块木炭,保持着屋内的温度。

  “反正我不绣了,谁都别逼我,否则我就离家出走,让你们谁也找不到我。”玉雪溪索性耍起性子。

  “好,好,不绣,不绣,奴婢替您绣。小姐,您可千万别动离家出走的念头。”美金赶紧安抚她。

  “你说的。”

  “是的,奴婢说的。”

  “不是我逼你的喔。”

  “不是,是奴婢自愿的。”

  “那好,这些都交给你了。”玉雪溪拿起一旁的书看着,只是看没两页她又开始唉声叹气,“唉……”

  “小姐怎么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