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莳萝 > 乐善小财女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小男孩随即在她耳边小声的将自己打听到的消息一字不漏地全部告知美金,然后接过美金用油纸包好的两颗馒头,一溜烟跑了,避免馒头被人给抢了。

  “小姐,小姐,已经查到了……”她捣着嘴在玉雪溪耳边小声说着。

  听完美金说的,玉雪溪有些诧异的挑起眉,“你说姬仙儿是去打听黥安叔的下落?”

  “是啊,奴婢也感到诧异,但是小男孩说姬仙儿已经问过好几个医疗棚了,她似乎很急着找神医。”美金一脸困惑的看着玉雪溪,“难道她有什么重病急需神医帮她医治?”

  “没有再打听到其他的?”

  “没有耶,不过……好像……好像是跟残疾有关,那小家伙打听到的就这样。”

  “残疾?”难道是跟六爷有关系?

  姬仙儿明知道轩辕璟泽对她没有任何一点情意,为何还会这么积极地替他寻找神医治疗残疾?

  以她对姬仙儿的了解,姬仙儿是无利不起早的,没有极大的利益绝不会做这些事,更别提前往脏乱的灾区,这点她怎么也想不通,看来得去找娘亲听听她的看法才是。

  与此同时,另一处医疗棚内。

  姬仙儿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这里是最后一处,她找遍了芙蓉县的所有医疗棚,没有一个大夫叫做宋黥安的!

  那本外史里写着宋黥安来到芙蓉县,结识灏王,并为灏王医好残疾。既然书上这么写,不可能没有宋黥安的踪迹。

  “小姐,会不会是宋大夫还没有到来?”柳絮问着。

  “不可能,他应该到芙蓉县了,书上……”姬仙儿惊觉自己差点说溜嘴,连忙改口,“我感觉宋黥安已经到了。”

  书上?柳絮眼尾不着痕迹地微挑,什么书?小姐突然改口是要说什么?

  书?难道会是小姐常常翻阅,不准任何人碰,只有她知道藏在哪里的那本书?

  “那可能是先前还没有加入医治,小姐要不要从头询问一次?说不定宋大夫加入别的医疗棚了。”

  姬仙儿用力吸口气,“你说的没错,我们很有可能错过了,所以我才没找到。”

  “那小姐我们从头找吧。”柳絮扶起她。

  “这件事交给你,一有宋黥安的消息马上回来通知我。”

  连着几天出入灾区,深怕自己不小心染上疫病的姬仙儿对这里是厌恶痛恨,一想通立马要回到驿站好好地刷洗一番。

  “是的小姐。”

  玉雪溪愈想愈觉得姬仙儿的行为奇怪,回去后决定趁着娘亲有空的时候与她好好讨论一番。

  用过晚膳后,她便到玉涵成跟李韵所住的院子。

  “爹,娘,你们在用晚膳啊?”

  “溪儿,你用过了吗?跟爹娘一起用晚膳。”李韵交代一旁的丫鬟,“再备一副碗筷。”

  “不了,我用过晚膳才来的,爹娘赶紧先用膳吧。”玉雪溪走到桌边坐下,看了下桌上丰盛的晚膳。

  “溪儿来得正好,膳房做了水晶饺,有送到你那里吗?爹觉得新换的这个厨子小点做得很好吃。”玉涵成给妻子夹了颗水晶饺。

  她摇头,“不要,我不喜欢吃水晶有给我们那几位贵客送去吗?”

  “放心吧,少不了他们的。”玉涵成揉揉女儿的头说着。

  “给小姐泡盏玉井萱茶。”李韵道。

  “溪儿,这么晚还来找爹娘有事情吗?”

  “是啊,有一些事情要请教,我觉得娘应该可以给我答案。”玉雪溪接过丫鬟送上来的茶,用力地闻了下它的香气,“爹,您可真不简单,今年气候多变,玉井萱茶产量不过三斤,都送进宫去了,您竟然还弄得到。”

  “昨天到的,费了千辛万苦才弄到两斤,一会儿你拿一斤过去你那里。”玉涵成听女儿这么一提,马上贡献一半,谁让女儿是爹的小棉袄。

  “我就知道爹最疼我。”玉雪溪满意的点头,狗腿地说着。

  旁边忽然传来一声冷哼,她赶紧歪靠在李韵的手臂上,“娘最爱我,我最爱你们两人。”

  李韵没好气的瞪了女儿一眼,轻轻拧了拧她的翘鼻,“你就出张嘴专哄我们两人。”

  “就是,都这么大了,早该嫁人了,还这么爱撒娇。”玉涵成认同的点着头。

  “哼,我才不要嫁人,娘不是说了,玉家女儿不愁嫁,不急!”

  “你不急,爹看灏王好像有点急。”玉涵成打趣。

  她囔道:“爹,您胡说些什么!女儿很清楚自己身分,不会做非分之想。”

  李韵听这话题好像要牵扯到皇家与女儿未来,摆手,“你们都出去吧。”

  屋内的丫鬟婆子立马鱼贯走出屋子并带上门,偌大的内厅瞬间剩下他们一家三口。

  “怎么,我家女儿哪一点配不上他?你不要妄自菲薄。”玉涵成不认同的眉头微蹙。

  “爹,我们家是商户。”

  玉涵成一顿,是啊,即使他富可敌国,最终还是个商人,士农工商,商为最末等,让人最看不起。

  一想到这里,他瞬间萎靡。

  “好了,爹,您别多想,我们做个安分守己的善良老百姓就好,我相信真命天子还在某个地方等我。”玉雪溪反过来安抚自己的爹。

  李韵认同的点了点头,冷静的说道:“溪儿,你能这样想最好。婚姻并不是简单的爱情结合这么简单,尤其是身分高的门户,婚姻往往是两个家族的利益勾结,没有自主的权力。我们家不缺银子,娘希望你因爱情而嫁人,但不希望你因为爱上不该爱的人而委屈了自己,灏王他注定不能成为你的唯一,他不适合你。”

  这一番冷静的说词让玉涵成很不能接受,“娘子,就算你分析的都没错,现实确实是如此,但是你这么跟女儿说,不会太狠心了点吗?”他心疼的看了女儿一眼。

  “爹,我的心又不是陶瓷做的,一摔就破,我很清楚自己的身分,所以不会去追求遥不可及的梦。”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