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一直蜜月中 >


  “真的吗?”他的声音有著喜悦。

  “真的。”她的眼眶不自觉泛红,“我都喜欢,不过我最喜欢的是你!”

  听到她的话,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低低的说:“我很开心听到这句话。”

  她忍不住笑了出来,“快点回来,我要等你一起回家!”

  “好,不过我还是得等一会儿。”他声音轻快,“因为我已经拜托了师傅,他说他还没有研究出番石榴口味的蛋糕,但是可以想办法在蛋糕上画上番石榴,这一次就暂时这样,好不好?”

  “我以为你想要给我惊喜?”

  霍君实的笑声传来,“你打这通电话来,我就晓得你已经知道了。对不起,我搞砸了!”

  “不,你没有。”他令她想哭,她是全天下最幸运的女人,可以得到这么一个男人。“你没有搞砸任何事!”

  “你再等我一会儿,很快。”他保证,“我一个小时以内会回公司。”

  “好。”她柔声响应,然后挂上电话。

  “哇!”裘依兰忍不住在一旁大叫,“真的要令我嫉妒死了!”方幸时强忍著眼泪,没有回答她。

  “你看,虽然从小不被重视,但现在有一个Royal他,就值千百个人了吧!”她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明白好友的感动,裘依兰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到底是在哪里钓到他?”

  “下雨的伦敦街头。”想起初识他时,他可怜兮兮的模样,方幸时忍不住笑了出来。

  “然后呢?”裘依兰索性靠坐在她的办公桌上,反正都快下班了,偷懒一下也是可以被接受的。

  “他是个穷小子,从小无父无母。”她的手轻抚过手腕上的白金手炼,简单典雅的设计,所费不赀,这是霍君实在伦敦时送给她的第一份礼物。“至于我,则不过是一个在家里从来不受重视的人物,同是天涯沦落人,自然而然看到了彼此同样的孤独,就凑在一起了。”

  “穷小子?”思索了一下,裘依兰脑海中浮现霍君实挺拔的身躯,“他不太像唉,他的气质像个贵公子。”

  “那是因为他接受的教育,而且,我想尽一切办法替他打扮的关系。”说到这里,方幸时就很得意,“我为了他那一身行头,可花了不少钱,在英国念书打工赚的钱几乎都花在他身上了。”“你对他也算有心了。”“不及他对我的。”她很老实说,“他的个性、脾气都好,而且很容易满足,有时候看著他,我都会觉得我不应该嫁给他。”

  “你在胡说什么?”裘依兰对天一翻白眼。

  “真的!”她的心思不由得飘远,“他太好了,值得更好的女人,而且原本在英国,他喜欢的是……”沉默了一会儿,她才继续说下去,“另一个女孩子,但最后却是我嫁给了他,其实我到现在还不能肯定,他娶我对他来说,到底算不算是件好事?可以想见他将来会越来越好,而我……一辈子都只能是平凡的方幸时。”

  “小姐,”裘依兰用力捏了捏她的肩膀,语气坚定的给她打气,“你也很好!你为什么不想想,如果不是你,Royal也不会有今天,他若没有娶你,就不会因为来找你而被经理相中,进而推荐他接手英格的3C卖场,所以你很帮夫,你们很相配,记住,每天晚上睡觉前,重复我的话十遍,强化自己的自信!”幸时什么都好,就是太缺乏自信,她很清楚这一点。

  方幸时会心一笑,“谢谢你。”

  “说什么傻话!”裘依兰的手挥了挥,“我要回位置上去了!其实,我也相信大帅哥肯定前途不可限量,你以后记得要提醒你家帅哥,有机会的话,要提拔我一下。”

  “一定!”她爽朗的回道。

  *****

  裘依兰才踏出办公室,就与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错身而过,她好奇的看了一眼,但是也没有多想,才要踏进广告部,倏地想起口袋里的礼物。这是为了幸时的生日而买的。

  看他们两夫妻甜蜜的样子,她很识相的不会在下班后去当电灯泡,所以她又折回好友的办公室,准备先把礼物送给她。

  不过才走进去,就看到方才与她错身的中年男子,不客气的抬起手,毫不留情的就给了好友一巴掌。

  她倒抽一口冷气,马上冲了进去,“喂!你是谁?为什么打人?给我闪开,不然我要叫警卫了!”

  方幸时一脸苍白的抚著自己的脸颊,拉住正要打电话的好友,“不要!”

  “为什么?”裘依兰震惊。

  “他是我爸爸。”压下自己的羞愧,方幸时平静的说。

  “爸爸?!”动作一顿,看向一脸愤怒的中年男子,裘依兰怒气更甚。“你为什么打她?”

  “因为我养女不孝!”方易同的怒气未消,“不过要她帮个忙罢了,竟然跌个二五八万!”

  “爸——”方幸时的声音有著无奈,“公司有公司的规矩。”

  “3C卖场现在不是都由那个小子在管吗?”他至今还不承认霍君实是自己的女婿。“虽然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方法拿到现在这个位置,但是既然是总经理,他自然会有办法给我一个销售通路。”

  “爸,我帮不上忙。”她依然坚持。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