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子纹 > 一直蜜月中 >
三十二


  过去已经成为过去,回忆可以,但是她依然要为现在而活!她对自己说道。

  “Angel,要不要我送你?”听到身后的声音,她有些惊讶,转过身,就看到郑辉开著车,停在一旁。

  “不用了。”她微笑道谢,“我搭地铁就好。”

  “但是这个时间,你可能搭不到末班车了!”下了车,郑辉绅士的替她打开车门,“别误会,就算我们的关系不能更进一步,但还是朋友,更何况我还算是你的老板,所以重视你的安全也不为过。”

  方幸时不知道是否应该拒绝,她是担心搭不上末班车,若要搭车回家,少说也要花三、四十块,这对她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上车吧!”郑辉催促著。

  下次她得要注意时间,不让同样的情况再发生才行。这么在、心里告诫完自己,她才接受他的好意。

  “谢谢你。”她系上安全带之后说。

  “小事一件,别说谢。”一边发动引擎,他一边关心的碎念起来,“你一个女孩子,实在不应该工作那么晚!”

  “我自己会注意安全的。”已经猜到他想说些什么驯于是她先开口表示,接著就把目光调向车窗外,只见绝大部份的商家都已经休息了,路上几乎看不到任何行人。

  郑辉打了方向灯,方向盘一转,将车开上大马路。

  就在这个时候,方幸时眼角瞥见一抹身影。

  她看到他,一个再熟悉不过的人,远远的站在街头一角,一身的黑好似跟黑夜融在一起,她看到他朝她的方向而来,她的心激动了起来,紧靠著车窗,想要再看仔细一点,但是车子转了弯,他的身影跟著消失。

  她急切的转过身,看向后头,但是什么也没有。

  “怎么了吗?”郑辉奇怪的问,“你看到了什么?”

  听到他的问题,方幸时才冷静下来,缓缓坐直身躯,“没什么,”久久,她才低喃:“应该是看错了。”没道理在她离开半年之后,他才想到来找她,而且他压根不知道她现在身在何处。

  只是相似的人吧!她疲累的往后仰靠,手轻揉了揉太阳穴。

  原来太思念一个人,会产生错觉。

  回到家,手拿著钥匙,方幸时还没有将门打开,门就从里头用力的被人拉了开来。

  “Angel!”她的室友Henna兴奋著一张脸,“你可回来了,今天有个大帅哥来找你!”

  方幸时的心一突,“大帅哥?”

  “对!”她夸张的手舞足蹈表示,“他的英文有迷人的腔调!他说,他是你的丈夫!”真是他?

  “他人呢?”她一把捉住了室友,急切的问。

  “我给了他你打工的住址,他去找你了,你没见到他吗?”

  方幸时的手滑过自己的黑发,轻摇了下头,拿起自己才放下的手提袋,霍地转身冲出去。

  Henna轻哼著曲子,将门给阖上。她一向很喜欢浪漫的情节,虽然这个东方女孩子从不多谈有关自己的事情,但她是个好人——很爱干净又常煮东西给她吃,有空时还会指导她不懂的作业,这么一个和善的人,当然值得幸福。

  才站在大街上,方幸时就暗骂自己的愚蠢,这个时间,她要上哪里去找人?就算霍君实真的来到多伦多,而且也真的到餐厅找她,看不到她之后,应该也只能回来这里找她,所以她干么冲出来?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要遇上他,她的脑袋就不正常!

  可是他真的来了?!她在心中细细品尝激动的滋味。

  他为何而来?因为她很重要,所以来找她,还是因为……她的心沉了下去一离婚?

  是啊,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做出理性的判断。没道理他当初不跟著她离开,现在才来找她……她的心因为心头浮上的念头而不停的下沉。

  转身正打算回到公寓里,这时她却看到一辆出租车慢驶而至,然后停了下来。

  霍君实——她看到从车上下来的身影,心开始狂跳,直到现在看到他,她才发现自己比自己以为的还要更想念他。

  付了车资,霍君实动作利落的下车。

  接著,方幸时听到他砰然甩上车门。

  他走向她,脚步在隔了三步左右的距离停了下来。

  两人面对面静静的站著,只见他以冷硬、打量的目光扫视她。

  他的眼神使她的心不断下沉,神经开始紧绷,她真的不该期望那种很喜悦的重逢,或许他的到来只是想要解决彼此的关系。

  “……好久不见。”她强迫自己先开口。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