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霓 > 等到花儿也谢了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喂,你们两个怎么了?干嘛都不说话?”之萱停下脚步,看了看他们两个奇怪的模样。

  “没什么,已经过了午餐时间,你们的肚子一定很饿了,我现在就请你们两个去大吃一顿。”

  于之昊立即以大笑掩饰,但心思缜密的庭湮怎会没发现他眼中暗藏的晦涩。

  他为何有这种愁苦,难道他有话想对她说?

  “好啊,庭湮,你想吃什么?”之萱高兴地问。

  “我……我不饿,等了大半天,似乎有点累了,我只想回家休息,你们去吧。”她再也伪装不下去了,从一开始她等,等到现在她仍在等,就为了等一个她不知道的结果吗?

  “你怎么了?”于之昊拧着眉问。

  “我没事,你带之萱去吃饭吧,她刚刚就一直在喊肚子饿了。”

  庭湮强颜欢笑,突然天空飘下雨丝,原本灿亮的天空也变得暗沉,仿似映照着她的心情。

  “下雨了!”之萱皱着眉看了看天。

  “那你们快去吧,我可以去坐公车.再见!”庭湮双手抱头,倏然回身往另一头直奔。

  于之昊心一急,赶紧从口袋掏出几张千元钞票塞在之萱手上,“你去找朋友一块吃饭,我去追庭湮。”

  “大哥……”之萱不解地看着他们,虽然也想追过去问个究竟。但想了想,她这个电灯泡可能会碍事,还是让她哥哥自己去问个清楚吧!

  “等等,庭湮!”

  雨愈下愈大,待于之昊追上她时,两人都湿了一身。

  “你追我做什么?还不带之萱去吃饭!”到了公车站牌下,庭湮赶紧躲进能遮雨的小亭子内,拍了拍身上的水渍,当看见于之昊和她同样狼狈时,不知为何,鼻间竟是一阵酸涩,眼眶不禁溢满了泪。

  那满脸的湿意和着雨和泪,让她看来更加楚楚可怜。

  “你告诉我,今天一直没有笑容是为什么?刚刚又一反常态的不愿与我去吃饭,一定有我不知道的心事,对不对?”

  于之昊眸中闪着轻郁,他身受强大的压力,却不愿让她也同样身受其苦,只希望她快乐。

  可为何他自行吞下了这一切苦,仍不见她一层欢颜?

  “你……你是不是还和……和……”庭湮想问,可又问不出口,昨天她亲眼目睹的那一幕始终如影随形地纠缠着她,让她无法真正释怀。

  “你到底想说什么?”她这样支吾其词会让他更受不了。

  “好,我说,我昨天看见你载着李小妍离开书店门口。”庭湮痛心地闭了闭眼,深吸了口气道。

  “什么?你看见了?”于之昊心一震,双眼蓦然紧眯。

  “是的,我看见了。你……你们合好如初了?”她幽然低问。

  他的嗓音蓦然沙哑,“别误会,我和她——”

  “不用解释,你们是这么亲密,感情似乎很好,她又来找你了你该很开心才是。”

  泪水再次狂流,她无力地扶着一旁墙壁,之洹不是你一心向往的?为了她你改变了自己,为了她你全力以赴在今天的比赛上。”

  庭湮已不再相信自己,原以为她有能耐让他对她动心,可是……她不但失败了,还成为他的累赘,一个摆脱不了的包袱。

  “不是这样的,我和她不是你所想像的那样。”

  于之昊激动地说,沙哑的嗓音将她笼罩在他的怒气中,“你以为我放浪随性,从不会说真话吗?”

  他平日虽率性不羁、散漫无礼,但对她用了最多的心思,就算以往和李小妍在一块儿时,他也只是以一种享受肉体的感官与她交往,只有她,他会爱她身体以外的每一个肢体动作,每一句话语,就算看着她,他也是满足的。

  “那么是……”她颤抖的声音带着一丝希冀。

  “我——”他猛地住了嘴,神情一窒。“给我时间,相信我,我绝对会处理好我与她之间的事。”

  庭湮摇摇头,发出一阵细碎的哭啼,“算了,我不想再等了!”

  此时雨愈下愈大,站前的小檐似乎已藏不住身,雨丝划过两人身躯,再加上秋风一吹还真是特别的冷。

  “庭湮,走,我们叫计程车回去。”他紧搂住她,以身体为她挡住风雨,—边对着马路招计程车。

  “不要,你自己回去,我只想淋雨,让自己静一静。”她推开他,抱着自己,蹲在路边就是不起身。

  庭湮不想走,她觉得这样好舒服,不但洗涤了身,也洗涤了心,让她郁积在内心良久的苦涩终于可藉由淋雨抒发。

  “这样会感冒的,快回去。”

  拦了辆计程车,于之昊硬是将庭湮带进车中,可是一时之间他又不知道该把她送到哪儿。

  他家……不行,她家……他不放心……

  “××饭店。”想了想,他最后说出的竟是最容易引人遐思的地方,现在他急着想处理他和庭湮的一身湿。

  “饭店!我不要!”庭湮一听,小脸马上变色。

  “那你是要回家了?”如果她坚持,他还是会送她回去,只是这样的她回去后能好好照顾自己吗?

  “不!我不能回家。”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