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亲爱的老板大人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九


  虽然自己满脸通红,却没有排斥的感觉。

  而他的眼神灼热且专注,没有丝毫嘻笑,彷佛再认真不过。

  这领悟就像是一把火,瞬间点燃她的心,也点燃了被他封缄的红唇。

  虽然不明白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自己偷偷喜欢上的男人也喜欢自己,简直就像是奇迹!

  她彷佛失去全身的力量,只能浑身瘫软的靠向他,模糊地察觉他将她用力拥入怀中,吻得更火辣缠绵。

  老板的吻既温柔又炙热,完全不像他平时冷漠严肃的样子,当他舔吮她红唇的力道,就像是亲吻世上最珍贵的宝物,而当他撬开她的红唇,纠缠她的丁香小舌时,那抵死缠绵的侵略,却又像极了浪荡狂徒。

  他身上足以将人烫伤的体温,正不断透过彼此薄透的衣服侵袭着她,让她脑袋更晕、娇躯更软,彷佛连心都要被融化,一汩汩陌生的欢愉在她体内激荡,让她情不自禁地全身颤栗,朝他依偎得更近。

  经过这个吻后,她只知道自己也许再也没办法逃脱老板撒下的情网,因为她的心早已沦陷……

  隔天上班的路上,她不停想着进入公司后,该用什么表情见白鹤群。

  如果昨天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梦该怎么办?

  不是一场梦又该怎么办?

  她心绪纷乱的走进公司,却发现周遭同事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有些人甚至还躲在角落指着她窃窃私语。

  她以为是自己太敏感,直到她踏入法律部,被一直很照顾她的同事A拉到角落,她才惊觉事情不对。

  “薇薇你怎么上来了?你还是快点请假回家吧!”

  “为什么?”桑薇薇莫名其妙地看着同事A。

  “你不知道?”同事A一脸惊讶。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桑薇薇问。

  “这……”同事A一脸为难,最后还是从口袋掏出一张胡乱摺起的白色宣传单,尴尬道:“你看,这是早上上班时有人在办公大楼前发的广告单,上面印了一堆抹黑你的话,公司不少人都拿到了,你……”

  “什么?”桑薇薇手忙脚乱地摊开宣传单——

  宇律律师事务所小助理桑薇薇的真面目!

  嚼心小助理靠着肉体升迁,一边为自家老板安排相亲,一边勾引自家老板,企图用年轻的肉体获得老板青睐,还暗中陷害每位和老板相亲的对象,简直龌龊至极!

  更可怕的是恶心小助理是个大胃王,为填饱肚皮,从求学时期就开始出卖肉体,是个千人睡千人骑的婊子,大家千万别被她骗了!

  “胡说八道!这到底是谁写的!”桑薇薇气得脸色乍青乍白,这辈子从没遇过这么恶毒的事。

  “你是不是惹到谁了啊?”同事A小心翼翼地观察她的脸色,直到确定她的怒气不似作假,才终于松了口气。

  “我怎么可能惹到人?”桑薇薇气呼呼,恨不得当场把宣传单撕碎。

  “怎么回事?”一道熟悉的嗓音忽然介入,接着从桑薇薇身后夺走她手中的宣传单。

  “老板?:”同事A大吃一惊,恨不得自己能立刻消失。宣传单上印有老板的负面八卦,她现在落跑还来不来得及?

  桑薇薇闻声也迅速转身,脑中瞬间浮现昨日那炙热的吻,小脸顿时晕红,但一想到宣传单,随即又被满腔怒火覆盖。

  白鹤群看到宣传单里面的内容,脸色顿时铁青。

  “宣传单是哪儿来的?”他质问同事A,完全没漏掉适才她脸上一闪而逝的心虚。

  同事A一个激灵,立刻抬头挺胸,用报告长官的口吻道:“刚刚有人在大楼门外发的。”

  “男的女的?有几个人在发?”由于他刚才是直接从地下停车场上楼,所以并没有拿到宣传单。

  “是一个女人发的,但是对方戴着帽子、墨镜和口罩,全身包得很紧,根本看不出长相。”同事A有问必答。

  “报警,还有马上叫大楼警卫捉住那个人!”白鹤群直接下令。

  “啊?”同事六还未回神。

  “快!”白鹤群狠瞪。

  “喔……是!我这就去办!”同事A不敢再发愣,立刻直奔座位用内线电话联络在一楼的警卫,同时还用手势请隔壁同事帮忙报警。

  白鹤群拉着桑薇薇走出法律部,决定到一楼一探究竟。

  如果够幸运的话,也许可以当场捉住犯人,如果晚了一步那也无妨,大楼监视器必定早已录下各种蛛丝马迹。

  白鹤群拉着桑薇薇离开办公室后,整个法律部立刻发出此起彼落的窃窃私语声,为的就是替这次的八卦造谣者默哀,谁教对方谁不好惹,偏偏惹到世上最不能惹的恶魔。

  白鹤群是公司第一王牌律师不说,还是有钱有势的富二代,造谣者想陷害桑薇薇就算了,偏偏把恶魔也拖下水,这不是找死吗?

  况且老板毫不犹豫的选择报警,可见宣传单上的内容百分之两百是捏造的,真是白白浪费他们那么多八卦魂,切!

  部门同仁们将手边宣传单丢进垃圾桶,再也没兴趣关心八卦,虽然很想跟着下楼一探究竟,但为了避免惹祸上身,所有人还是非常明智的继续坐在位子上。

  事实证明,上帝总是特别眷顾一些人。

  当这些受神眷顾的人想要达成某些事情时,总是很容易就心想事成,也就是说,当这些受神眷顾的人想要某人倒霉时,那个人绝对跑不掉。

  而白鹤群就是这种人。

  当他拉着桑薇薇来到一楼大厅时,正好看到两名警卫一左一右搀扶着一名脚步颠跛的女子走进大厅。

  这女人头戴贝雷帽,脸上挂着墨镜和口罩,全身包得很紧,完全符合同事A的形容,当她看到白鹤群和桑薇薇出现后,开始大声尖叫——

  “放开我!你们没有权力捉我,你们这是妨碍人身自由,我要告你们!”

  “小姐你误会了,你在大马路上跌倒,我们担心你会被车撞才好心带你进大楼,绝对没有妨碍你人身自由的意思。”两名警卫解释,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倒霉的人,连逃跑都会把自己摔到扭伤。

  “放开我!放开我!”她继续挣扎。

  这时警卫看见白鹤群迎面走来,连忙“很有爱心”的将不断尖叫的女子搀扶到一张椅子上,接着后退至两旁堵住女子的逃脱路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