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乔恩 > 亲爱的老板大人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桑薇薇被堵得哑口无言,然而一颗慌乱的心却因为他温暖的怀抱而逐渐平静。她捅了这么大的楼子,老板却没有责怪她,反倒挺身替她摆平一切,甚至毫不嫌弃她身上的蛋糕残渣,直接将她抱起——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男人?

  看着眼前不顾昂贵西装被她身上的奶油弄脏、坚定抱着她前进的男人,桑薇薇忽然又想哭了,只是这一次不是因为心慌,而是因为心安,甜甜的情绪瞬间化为成千上万颗泡泡,在心湖锭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虽然今天是她一生中最倒霉的一天,却也是最幸运的一天,只因为她遇到世上最好的男人。

  她想自己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天,更不会忘了眼前男人为她做出的一切。

  * * *

  水花不断自莲蓬头倾泻而下,虽然带走桑薇薇身上的脏污,却带不走她内心的澳恼和自责。

  若不是她刚刚太不小心,也不会发生那种模事。

  幸好老板宽宏大量,并没有责怪她,但她替老板惹来大麻烦却是不争的事实,也不知道那位钱老板有没有很生气?这么大的蛋糕却被她毁了,她到底该怎么向钱老板赔罪?况且……那么精致的八层大蛋糕一定得赔很多钱吧?

  关上水龙头,桑薇薇转头看向衣架上那沾满蛋糕渣的衣物,脑中彷佛浮现一张张千元钞票飞走的画面,顿时只觉得心疼如绞。

  早知道她就不该不自量力的去救人,没找到未来老板娘就算了,竟然还捅了这么大的楼子……

  咕噜噜噜噜……

  还因此错过了午餐!

  小脸上写满悔不当初,想到即将失血的荷包,就更无法自那散发浓浓奶油香的衣服上挪开目光。

  既然荷包注定要大失血,那她总可以尝尝五星级大饭店手作蛋糕的味道吧?毕竟那可是害她丢尽颜面的美食……喔不,是害她丢尽颜面的罪魁祸首!

  咕噜噜噜……捂着饥阳辘辘的肚子,她吞了吞口水,终于受不了诱惑,跨出浴缸走向衣架,伸手揩了点奶油放进嘴里——

  尬的,好香好浓好好吃!

  不但口感不油不腻、浓醇爽口,奶油竟然还入口即化,简直就像冰淇淋蛋糕一样,真是太神奇了!

  她捧着双颊不断回味,这时耳边突然响起敲门声。

  想起还在门外等候的老板大人,她瞬间一个激灵,连忙围上浴巾,小心翼翼地把身体藏在门后,开门探头。

  “衣服。”白鹤群背着身站在门口,往后递出饭店人员刚送来的女装。

  看着大掌中那簇新的小洋装和女性内衣裤,桑薇薇顿时面红耳赤,一颗芳心却不受控制地再度冒出许多甜甜的泡泡。

  老板为什么总是不肯在相亲时展现他的贴心呢?若是老板肯,也许根本不须这么大费周章的找妻子……

  捣着有些不平静的胸口,她小脸绯红,接过衣物。“谢谢老板。”

  “嗯。”白鹤群淡应一声后便举步离开。

  直到这时,桑薇薇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老板身上的西装外套早已不见,应该是交由饭店人员拿去送洗了。

  她自责地咬紧下唇,关上浴室门板,擦乾身体,换上衣物,并以最快的速度吹乾头发,不敢浪费时间。

  十分钟后,她走出浴室,看见白鹤群文风不动地坐在办公桌前看讼状。

  男人面如冠玉,不笑时高深莫测,勾唇一笑时则充满戏谵,他霸道任性、腹黑难搞,却也深明大义、慷慨温柔,一次又一次刷新在她心中的印象,让她发现他独具一格的魅力和风采。

  她深吸一口气,走到他面前真诚道歉。“老板对不起,带给你这么多麻烦。”“你觉得自己错在哪里?”白鹤群头也不抬,语气平淡的一如往昔。

  她头垂得更低。“我不该那么不小心,更不该那么莽撞——”

  “错。”他抬眸断话。“你唯一的错就是不懂得保护自己,那位林嘉兰是你的谁,值得你这么奋不顾身?”

  “因为……因为她是您的相亲对象啊……”

  “她有主动请你帮助她?”

  “没有,但是助人为快乐之——”

  “你现在的结局真的很快乐?”他说得毫不留情。

  她无语凝噎,只能呆呆地看着他。

  他彷佛嫌她受到的教训还不够,又接着道:“好人不长命,往后若是再遇到任何意外,你只要记得保护好你自己,别再愚蠢的当烂好人,否则我就扣你薪水!”

  他能帮小笨蛋一次、两次、三次,却不能帮她一辈子,要是她再不改改天真单蠢的个性,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什么?老板您在开玩笑吧?”她吃惊地睁大眼。“为什么做好事要被扣薪水?台湾的法律应该没有这一条吧?行善跟扣薪水有什么关系?”

  “就算没有这条法律,我是老板我说了算!”

  这还有没有天理啊!

  桑薇薇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不可理喻的男人,一口气憋在胸口好半晌,最后才非常有骨气的……小声反骇。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今天纯粹就是意外,根本没必要因噎废食,何况您说保护好自己……可您刚刚不是也帮了我吗?”

  为什么老板可以行善她就不行?

  白鹤群沈下脸。“如果今天你撞上的不是蛋糕推车而是卡车,你觉得你还有机会站在这边跟我顶嘴?”造反了,竟然还学会顶嘴了?

  “……”所以说跟律师顶嘴最讨厌了,因为根本就不可能辩得赢。

  不过老板之所以这么不可理喻也是因为关心她,毕竟老板说得没错,如果今天她撞上的不是蛋糕推车而是大卡车,那她就完了……

  粉唇锭出一丝笑意,她心情突然变好,逆来顺受的顺着他的毛摸。“我知道了,以后我一定会小心保护好自己。”

  他睥睨地看着她。“总算还没蠢到无可救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