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另类王妃 >


  她嫁给应停后就与家人断了联系,不只是二皇子无法原谅她的这个决定,连她家人也不曾再和她来往。

  应停冷冷的笑,表明了无论她如何解释,他都不会相信她。

  于是张馨萸闭紧双唇,调整呼吸,放松紧张的情绪——她知道这是一场长久的战斗,必须付出许多心血才能换来眼前这个男子的信任,她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但她不想做些白费力气的事。

  她明白现在的应停还不能接受她,她会用别的方式让他正视她的存在,她绝不委曲求全。“爷,是您多心了,许多事现在说了也没用,就留待时间来证明好了。”

  “哈!我这里有个现成的证明,足以印证你、我之间的隔阂不管是用多少时间都无法消除的,你看看我这眼睛,知道是怎么瞎的吗?”应停讥嘲一笑,手指向戴着眼罩的左眼。

  黑底金线绣出龙纹的眼罩,做工精美,为他英俊的脸庞增添了一分耐人寻味的魅力,但这个漂亮的眼罩同时也显露出了他的某种残缺。

  眼罩之下有一道疤痕竖立在眼皮上,那是应停与二皇子在斗争中所受到的伤,最终导致他瞎了一眼。

  “那个女人叫荔莹……”应停的嗓音又低沉了几分。“为了她,我把身边的侍妾都遣走了,我不顾她的身份卑微,还想娶她当王妃,结果她不但陷害我,还联合二弟的人毁了我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张荔莹就是从张家出来的。”

  “是,她是我家人培养出来的。”张馨萸坐在床上从容道:“我认识她,从一开始就知道她对您的欺骗与伤害。”

  应停笑了,嘲弄之意更浓重。“你是太愚蠢,还是当我太傻?张家有事没事找了我多少麻烦,你怎么敢嫁给我?你真以为我不会动你吗?”

  他们之间有太多的过节,就算那些仇恨不是张馨萸一手造成的,也和她有着洗不干净的关系,单凭这一点,应停就不可能给她好脸色看!

  张馨萸明白他的感受,也清楚荔莹带给应停的伤害尚未消失,现在的他只怕看见每个女子都会感到烦燥。

  “爷,妾身有一句话,不得不说。”张馨萸不做无谓的挣扎,表情显得很淡然。

  “你再说十句、百句,也改变不了事实。”应停极为不屑的说。

  张馨萸微微一笑,目光暖暖的,停留在他戴着眼罩的眼睛上。“据说您眼睛受伤后,太医也束手无策,但是检查过的大夫都说眼珠子没问题,经脉也没损伤,您会看不见完全是心病。”

  “……”

  “爷,您真的瞎了吗?”

  应停盯着她,幽深的右眼犹如漩涡,引诱着人被深深的吸纳进去。

  张馨萸稳住心神,镇定道:“您戴着眼罩的样子也十分好看,以后都这样也不错。”

  应停眉头一皱,捏起她的下巴,故意用了一些力道。

  张馨萸疼得紧,却只是收起笑容,不亢不卑的凝视着他,不让痛楚流露出来。

  “我只给你一次机会,明天趁早收拾收拾,滚回京城去;休书早就替你准备好了,识相的就别杵在我面前碍眼,否侧……”应停取出一封休书丢到床上,威胁的话没说出口,恐吓之意早已不言而喻。

  张馨萸拿起休书,看也不看,当着他的面前撕成两半,折叠起来在撕,直到撕出一堆碎片;她清冷的表情丝毫不变,手一挥,将碎纸片全洒到他身上。“爷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妾身万!分!期!待!”

  宝珠刚睡不久被吵醒,他揉揉眼,只见应停走到床边,踢了踢他的脚。

  “去找几个人来解闷。”

  宝珠为难道:“大爷,您要找什么样的人啊?”

  应停皱眉,想了想,“去外面找些年轻姑娘,带她们到张馨萸门前走动走动,尽情嬉闹,闹到半夜再离开,就这样,爷会全程参与!”

  “这样能解您的闷吗?”宝珠感到很不可思议,“再说了,爷您不介意这里的姑娘相貌……那个,您在路上也见过几个,长成那样,您真的不介意吗?”

  这里毕竟是贫苦乡下,养不出美女,丑女倒是很好找。

  应停想起路上见到的女人,大多面黄肌瘦,分不出年纪——怎么看都是一把年纪了,若是把这样的“姑娘”召集过来,只怕是他给人家“解闷”了。

  没良心的父皇,打发他到这种贫穷困苦之地,还要求每年税收得提高,放在哪个朝代,都是摆明了要他叛变打回京城算账嘛!

  只是这些,他还可以忍受,让他不能忍的是,配给他一个前仇、旧恨一箩筐,八字怎么算都不合的妻,这不是存心要他的命吗?

  应停忿忿不平的命令,“这件事你先记下,明天再执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