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另类王妃 >
四十四


  “你如果想留我的话——”房门猛地被打开,该消失的人又探进身来,深情款款道:“我就不走了。”

  张馨萸一颗脆弱的小心灵就这样随着他起起落落,动荡不安,她火大的将桌上果盘里的水果全丢向他。

  “你真体贴啊!知道为夫饿了。”应停接到手中咬了一口,看她满面的红光,精神奕奕,不像早上在大街寻到她时那样失魂落魄,这让他的心彻底的安稳了。

  “我把张荔莹赶走,还是交给你处理?”

  张馨萸闻言,摇头不语。

  对于那个女人,她没有好感,但对方所做的一切也是被迫的,她不想干涉别人的命运。

  应停了然的点头,有时候不须言语,他就能理解张馨萸的想法——这种默契会随着相处时间的延长而加深,他很期盼有朝一日能与她心灵相通,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心意。

  “你中午没吃东西……”张馨萸忽然开口,话说完了又有点后悔。

  “打算做给我吃吗?”这表示她愿意讲和了吗?

  “我也饿了,想做给自己吃,你愿意就留下来吃剩下的,不愿意就走。”

  应停笑着卷起衣袖,“我陪你一起做饭。”

  张馨萸惊疑不定,不知道他是在说笑,还是认真的,她兀自走向厨房,应停跟在身后,等她准备做菜了,见他真的还留在厨房,决心要当帮手。

  张馨萸叹气,“你行不行啊?”

  ***

  一顿午饭做得无比辛苦,应停是愈帮愈忙,害得张馨萸单单是为了补救他犯下的错误就忙得心力交瘁。

  然而看他笨拙的模样,感受他的诚意,明白他正努力讨好她,只为弥补对她的伤害……

  张馨萸满腔的怒气,在不知不觉中减少了。

  她不是个小气的人,当时恨到决心离他而去,是伤透心了。现在虽然还不能平静,但在他的积极抢救之下,她已不再坚持与他了断。

  午饭过后,应停召集心腹幕僚,联系京城的兄弟们,为太子找麻烦。

  他的皇弟们各个都是不安分的,与他的关系一般,长大了就不亲密,但对于那张龙椅的渴望则是强过他百倍、千倍,只要给他们一点好处,绝对可以利用他们来对付应仁。

  应停决定,把当初留在京城残存的势力全都交给最会惹事的皇弟——他虽人在远方,也决心全力支持优秀的皇弟来代替他,继续与太子斗争下去。

  应仁把张荔莹派来捣乱,目的虽未得逞,终究也弄得他们夫妻俩很不开心,他当然不会不检讨“不开心”是否咎由自取,怎么说都要先“回报”他二弟一番。

  当为非作歹的事务安排妥当了,顺便将二弟安插在附近的“探子”全都拔除干净,应停再次回到张馨萸的睡房。

  午后阳光明媚,张馨萸正躺在床上看书。

  “明天回去吧?”应停走到床边,看她神色慵懒中透露出诱人的娇媚,心弦为之振荡,目光深邃了起来。

  “我累了。”张馨萸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把书放到一旁,闭目休息。

  应停笑了,决定满足自己的乐趣。“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对你说。”

  她一听,慢慢张开眼看他,见他笑而不语,她纳闷的等待他再开口。

  不料,应停忽然低头,猛地亲了她一下。

  张馨萸惊讶的捂住唇,这就是所谓的重要事情吗?

  他不给她质问的机会,再次俯身吻住她的唇,尽情吮吸甜蜜的味道。

  “唔……”张馨萸推了应停两下,推不开,干脆放弃挣扎。

  他的动作很温柔,让她感觉到自己是被爱惜着。

  “一起睡吧?”一吻结束,应停笑问。

  张馨萸瞪眼,“天还没黑……”

  “你想到哪去了?”取笑她不纯洁的想法,他坦诚道:“我只想陪在你身边。”

  张馨萸大感羞愤,脑子里有道声音叫她快将应停给踢下床去,然而不争气的自己被他轻易满满的眼神所凝视,当即失去了抵抗力。

  “这几天为了刺激你,我故意不回来……”躺上床的应停突然说道。

  “你还说!”张馨萸一提起这件事就生气。

  他接着说:“我很想你。”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