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另类王妃 >
四十一


  半晌,应停匆匆赶回,“王妃回来了吗?”

  宝珠赶紧回报,“大爷,王妃离开了,您没走多久,她就从房里出来,然后就不知去哪了!”

  应停大皱其眉,直接找上张馨萸的嬷嬷,经过一番追问之下,嬷嬷不情不愿的告诉他——

  “小姐出去雇马车了。”

  “叫王妃。”应停边纠正边问:“她要马车做什么?”

  “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那她要去哪里?”回京城吗?去找应仁吗?应停惊怒交加,当即加派人手在城中大肆搜寻。

  过了片刻,终于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发现了张馨萸的身影。

  她穿着素白衣裳,身边有两个丫环跟随,脸色十分憔悴,却依然美得令人心醉。

  应停快速策马前去拦住她的去路,与她目光相对的瞬间,她眼中的幽怨令他感到慌乱无措。

  “你怎么就跑了?”他下马。柔声问她,“今晚就搬进新王府吧?”

  张馨萸抬起头,正视眼前这个态度异常温柔的男人,仿佛能从他和煦的眼神中看到愧疚、自责、担忧和不舍,她不晓得他这些丰富的情感是为了谁而浮动的?

  “没这个必要,你喜欢跟谁在一起……就去。”张馨萸疲倦极了,不想再猜他的心了。

  为了他而委屈自己,可他心里却还是只有张荔莹,她已经厌倦了,“我要走了。”

  这个从小就认识的,一直被她放在心里关注的人,她其实知道他许多事——

  他不会虚假的掩饰自我,对朋友十分讲义气,在众多皇子里,真正做得到对待万物一视同仁的,只有他。

  他不会结党营私,暗算他人,若非身为皇长子,又建下诸多功勋被太子党忌惮,他也不会与太子起争斗。

  在她眼里,没有人是比他更好的,但他……总是对她不好。

  “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了。”艰难的说出这句话,意味着放弃她努力付出的一切,她不是没有遗憾,但她已经心灰意冷,不想再坚持了。

  应停哑然,在他看来,自己只不过是利用一个女人来增添夫妻之间的“情趣”罢了,哪知道会激起张馨萸这么严重的反应?

  他二话不说,拉起她的手,强行将人抱上马,很意外的,张馨萸没有反抗,任他抱在怀里动也不动。

  “你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非要这么别扭……”应停能感受到她情绪低落,连带的他也变得小心翼翼——比面对他的皇上老爹还要诚惶诚恐。

  “你这么说,倒是我的不对了?”张馨萸只觉得哭笑不得,不停的摇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她只知道必须离他远一点,心才不会那么痛!

  “我不会留下张荔莹的。”

  “那是你的事。”随便他是想金屋藏娇或是怎么样,离开他以后,一切都与她无关了。

  “别跟我斗气,我们回去。”应停像是在哄孩子似的。

  张馨萸不懂他这么积极的挽留她又有什么意思?“算了吧!跟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有什么乐趣呢?”

  “你呢?”应停遣散跟随在后方的侍从们,策马带她前往海边。“想回应仁身边去吗?”

  两人交谈的语调轻缓,却有着汹涌的波涛在平静的表面下流动。

  “你说什么?”

  “应仁不是对你恋恋不舍吗?你呢?受不了我,想回去了吗?”

  “你可以再无耻一点吗?”分明是他对张荔莹念念不忘、不思悔改,如今居然还想替她安上个不贞洁的罪名,冤枉她想红杏出墙。

  “我说错了吗?不然你想去哪?”察觉到她语气中的气愤,应停终于安下心了,这说明她完全没有想去找应仁的想法。

  “你当初不是想休掉我吗?”

  “哦……还在记恨啊?”止步在柔软的沙滩上,应停低头笑着,笑声拂过她的发丝,撩拨起她好不容易控制住的情绪。

  张馨萸转头瞪他,无奈整个人被他环抱得难以动弹,此时,他的下巴就枕在她的肩膀上,像是在对待亲密的爱侣那般。

  “好了,你可以发脾气,但我是不会让你走的,比起应仁那种表里不一的坏东西,我才是你托付终身的最佳选择。”

  这人还真是大言不惭,连一心一意对她都做不到,还说什么终身?张馨萸不可遏制的笑道:“这么说,你不要旧情人了吗?”

  “张荔莹对我,早就不具任何意义。”

  应停不假思索的回答令张馨萸感到震惊不已。“你不会留下她吗?”

  “我又没病,收留她要做什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