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另类王妃 >
三十五


  “一时神志不清吧?”宝珠不小心说了实话,见应停怒目而视,忙不迭改口,“也许,她喜欢大爷!”

  “我和她本是立场敌对、毫无交情,她说见我受伤,心里有愧,嫁我是来补偿我的,我看她表现不假,倒也接受了这番说法。但如今,她补偿得也够多了,我已不怨恨了,你说,这时候若二弟以皇后之位来接她回去,她会回去吗?”

  应停可以找到各种理由来消除自己的困惑,却不能让自己安心,他知道张馨萸喜欢他,但相比之下,他对她并不够好。

  现在他担心了,若是另一个男人对她更好,她会不会跑掉啊?

  “这个……”宝珠这下明白了大爷遇到什么问题,为什么会心情不好了,八成是京城里有人代表二爷想把王妃给要回去。

  这种事不是没有过——上一位皇上就是抢了自己的弟媳。并宠爱有加,什么伦理道德都不顾了,可惜美人儿没被封为皇后就被害死了,结果那皇上居然连皇位都不要,跑去出家了。

  在珠宝看来,应停也继承了长辈专情的血统,一旦爱上了就死心塌地,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如果王妃今后跑走了,他还真怕大爷会和上一位皇上作伴。“奴才以为,跟着大爷比跟着二爷有前途。”

  宝珠努力挤出一句答复。“王妃一定不会离弃大爷!”

  “爷都被放逐到这种地方,还有个鬼前途?”

  “那个……女人的心像海底针,不可捉摸……”

  应停鄙视了小奴才一眼,转头看着墙上的字画,那是张馨萸写的一首诗,字体娟秀清雅,就像她的人一般美妙。

  半响,他低声道:“她会离开吧?”

  “啊?”宝珠一呆,想了半天才意识到大爷没信心留住王妃。

  “以前还想着赶她走,现在不赶了,倒是有人想接她回去……”应停笑了,晓得有些落寞。

  “爷,只要你对王妃好,她一定不会舍得离开您!”

  “傻孩子,不是你对别人好,别人就会回应的。”荔莹就是绝佳的例子,应停扯下眼罩,丢到一旁。

  “大爷……您喜欢王妃,对吗?”

  应停听宝珠这么问,愣了一会儿又笑了,虽没承认,但脸上眷恋的神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很容易喜欢上对他好的人,一定会给予回报,所以他的拥护者众多;可当他被逐出京城,彻底离开皇位的争夺后,背离他的人也不是没有。

  他不怕付出,可是他怕受伤!

  那种伤不是来自敌人的攻击,不是皮肉上的痛苦,他不怕那些,有仇必报的他会狠狠地反击,绝不退缩。

  他怕的是伤他的人被他爱着、被他深深信任着,那会令他痛不欲生,从此疑虑加深,再也不能轻易对人敞开胸怀。

  “我对她不好,就算她离开我,也是有理由的……”回忆着与张馨萸成亲之后他的所作所为,即使现在两人亲密有加,也磨灭不了最初他对她的羞辱。

  假如将来,她真的走了,他也没资格感到自己受了伤害吧?

  “爷,王妃未必会走,奴家是真的觉得她喜欢您喜欢的紧!”宝珠认识的应停一向自信十足,很少这么失落忧愁,他大声的喊,希望主子能恢复精神。“您把心里话对她说了,好好跟她谈谈,别一个人烦恼。”

  应停听不进去,再次转头看看墙上的字画,沉思了片刻,“这些天我有事要忙,不回来住。”

  “这么重要的时刻,不留在家里看紧王妃,万一被人挖墙角了怎么办?”

  “如果她想走,留住了她的人,也留不住她的心。”

  宝珠听的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爷到底想做什么?”

  “爷想确认她的心思,你找个时间告诉她荔莹来了,让她以为我在外面忙是因为荔莹,然后注意她有什么反应?”

  “别这样……”

  “刚好新王府的门面和起居室都完成了,其余的部分也需要去监督着,你别泄露细节,爷想给她一个惊喜,总之,先瞒着她。”

  好几天不见应停了,张馨萸看着逐渐深沉的夜色,明明人已疲倦,却始终都无法入睡。

  好不容易与他的关系日渐融洽,他又忙得不见踪影,并且他的忙碌并非是为了兴建领土,而是有什么不能让她插手的事。

  最近她还发现府邸的仆役陆续减少,离开了都没再回来,八成是应停的安排。

  他到底想做什么呢?

  “小姐。”嬷嬷又轻又沉的呼唤在门外响起。

  张馨萸赶紧把烛灯吹熄,慢吞吞的开了门,装出一副正要入睡的模样,“这么晚了,怎么不去休息?”

  “有人要见小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