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另类王妃 >
三十


  她每天都关在房间,花时间认识这个国家所产的香料,为今后的通商计划做好准备。

  而应停已用光大部分的钱,买了艘不大不小的船,最近正带人去学开船以及了解海上航行的知识。

  “差不多了,过几天就可以走了。”应停卷起袖子,露出结实的手臂。“以后就可以开着自己的船到处跑了。”

  这几天,告别了再度远行的商船,留在陌生的海岛上,没有人认识他们,他们彻底放心,像平常人那样的到处游玩,不必顾忌自己的身份,过得十分轻松。

  “可惜,这样的机会不多。”张馨萸倒好茶放在桌上,“回去之后,要忙的事情多得数不过来。”

  他们还有一大片正在兴建的领地,需要耗费心神去打理。

  “终会有逍遥的一天,等有了孩子,就可以把事情丢给下一代。”应停坐到她身边,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张馨萸一听,羞得答不出话,正在拿点心的手一抖,几块点心掉到地上,宝珠见了忙不迭的哀叫。

  “别叫了,去。”应停将一包点心丢给他,把人赶走。

  静下来之后,他边喝茶边看张馨萸明艳动人的脸,怎么看都不会厌倦。

  喜欢上一个人之后,她的什么表情都是美丽的,他觉得眼中的人儿每天都比前一天更漂亮,随便一个眼神就能令他心驰神荡,不能自己。

  可是他不想在异国的简陋旅店内占有他的妻子,只能每天辛苦的忍住奔腾的情欲,计划早日回家……

  “若是我们出海后又遇上海盗怎么办?”张馨萸费了些功夫调整心态,若无其事的和他交谈,忙乱的脑子里却已在想着将来的孩子会生得怎样?

  “我问了当地的人,他们说,通常天气不太好的时候,海盗是不会出海打劫的,我们就挑这种日子开船回去;这次带太少人出来了,没办法,有麻烦只能避开。”

  载他们过来的商船被打劫了一点货物,损失不大,但死在凶残海盗手里的船工却不少,遇见这种要钱也要命的恶徒是很可怕的事。

  应停本身倒不害怕,但他瞥了张馨萸一眼,有她在,他却是得害怕一下。

  “天气不好的话,船在海上行驶也是会有危险的。”张馨萸掉进海里吃过苦头,遇上海盗却没受伤,相比之下,她觉得海上气候的风险更大。

  “我会游水,船要翻了、沉了,大不了,我抱你游回家。”应停戏言。

  他的想法与张馨萸正好相反——他还记得遇见的海盗们用下流的眼光盯着他的妻子像是盯肥肉般,若是再遇见,他们不一定有那么好的运气能脱身。

  他倒不怕死,怕就怕她被抢走……比起跟人斗,他宁可与天斗。

  “别怕,我会保护你。”握住张馨萸的手,应停低声承诺。

  曾经爱过一个人,狂热又盲目,被狠狠的伤害以后,他以为自己不会再爱上什么人了,但现在,他正尝试去爱他的妻子,他的感情一点点的积累起来,虽没当初出爱得那么热烈,但他感觉到自己的心又有了归属,不再阴郁暴躁,不像受伤后的那段日子,总是闷闷不乐,总想着去伤害谁才会开心……

  应停凝视着因为她而变得安定下来,他决定保护她、爱护她,成为她所需要的、满意的夫婿。

  至于过去的恩怨,就随着这次的远行,彻底埋藏到深深的大海里。

  告别了异国的土地,乘着新买的船,又买下两个船工,在气候不佳的天气中出海,经过多日颠簸,应停一行人终于有惊无险的回到封地上。

  前后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当他们回到王府时,家里早已乱成一团。

  “王爷,钦差大臣从京城前来巡查有十多天了,目前正住在城中最好的客栈里等着见您。”管家急急忙忙的跑到应停身边,向他汇报这段日子发生的各种事务,其中最为棘手的就是朝廷派来的钦差。

  应停皱了皱眉,安排手下先去拜会钦差——他私自出海的事,绝不能让外人晓得。

  买来的船还放在无人接近的海滩上,有人看守,与他同行的人绝不会泄漏消息,但他和张馨萸消失了这么久,不找个理由来搪塞也不行。

  朝廷在这个时候派来钦差来找他,到底有什么意图?

  众人联想起皇上对应停的待遇,不由得开始担心,朝廷是不是又要找应停麻烦?

  这时,张馨萸瞧见站在不远处的嬷嬷正向她使眼色,她看了还在与管家谈话的应停一眼,随即跟着嬷嬷走进房中。“嬷嬷,我们不在时,家里一切可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