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另类王妃 >


  偌大的土地上,只有一个小镇稍微有点人气,其余都是穷苦的农村,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也大多是面黄肌瘦、贫困可怜。

  “皇上真是太狠心了,居然让大爷来这种地方。”宝珠气得都哭了。

  应停默默想着从京城走到越州,一路所见到的风景与民情,看久了也慢慢的适应了。

  对皇上老爹这分“恩情”,他已经没啥感觉了。

  “这里山清水秀的,也没什么不好。”一道清脆美妙的声响从后方的马车内传出,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高踞马背的应停回头看去,见到一位娇艳少女,撩起窗帘,从车窗内露出半张脸蛋,脸色明媚,似有光辉。

  她这一露面,使得周围惨澹的景色都变得明丽起来,众人看得心神摇晃——除了应停,他对这个美丽的姑娘,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张馨萸——皇上老爹不由分说赐予他的妻,是应停的“悲惨命运”中最为离谱的一笔!

  整个京城,谁不知道张家是太子党,太子每次出宫都往张家跑,与张馨萸可算是青梅竹马。

  如今应停被赶出京城,她不安安心心去当太子妃,反而嫁给他,这是什么居心?

  她的举动震撼了朝野内外,大多数的人都认为她一定是有着什么不良居心?

  应停就是这大多数的人中,想法最为坚定的一个。

  所以在洞房当夜,他果断的让她独守空房;隔天,他临时买入一群美奴俏婢,并交代下人要排挤她。

  离京之后,他也保持对她不理不睬也不听的三不政策;他倒想看看,张馨萸究竟能使出什么手段?

  如他所料,张馨萸果然不是省油的灯——她无视他的冷落与刁难,和和气气的当她的贤慧王妃,每天派人对他嘘寒问暖,送吃、送喝的从不间断,暗地里还蚕食鲸吞般收服他的手下,让一些了解她背景的人也开始渐渐接受了她。

  这样一个能吃苦又有心机的女人,他怎么看怎么觉得危险!

  “王爷不必忧虑,只要多派些人手整顿布置,花个一年半载的时间打理,应该就能让这里不再荒废萧条。”张馨萸轻柔的语调徐徐飘来,有着安抚人心的作用。

  她表现得像个贤慧的妻子,应停却觉得她实在可笑——他怎么可能接受一个死对头阵营里的重点人物?

  更别说是要他若无其事的跟她当夫妻了!

  他没在她嫁进门的第一天就绑起来抽她鞭子,已经算很仁慈了,她还不懂安分,整天忙前忙后的,装模作样,想当名副其实的王妃……

  作梦还比较快!

  “这有你说话的分吗?”应停不客气的一句话,在众人面前扫了张馨萸的面子,他冷冷对她道:“滚回去!”

  众人不约而同的低下头,没胆子闯入这对夫妻的“纷争”中,但心里都替张馨萸抹了一把同情的眼泪。

  这个京城数一数二的美人儿,在大皇子面前却是毫不讨喜,受尽冷言冷语,常被应停当众数落,但她总是不以为意,态度平和至极。

  比如此刻,张馨萸微微一笑,像传说中受尽辱骂仍不为所动的圣人般,有条有理的回道:“爷请息怒,是妾身失了礼数,不过这辆马车太过狭窄,‘滚’这样的动作难度又太高了,妾身无能,可否请爷先来亲自示范一次?”

  应停冷笑,看都不看一眼表情诚恳的妻子,直接吩咐下人,“将马车上的窗门都锁起来。”

  他知道这个女人并不好对付,也不打算浪费心神去对付她;把她丢到一边冷落个三、五年,他相信她不疯也会跑得远远的。

  “王府在哪?”转过头问着领路的官员,也是越州唯一的官员。

  当地农民兼村长的七十岁老伯——李村长,恭敬的回复应停,“就在这里。”

  顺着李老伯的手指看过去,只见一片比破庙还不如的矮房立在路边野草后,房外连围墙也没有,一块不破却旧得像从古墓里挖出来的“匾额”挂在最大一间房的门外,上面字迹斑驳,需要一看再看才能看得出上面刻的是“王府”两字。

  这里,就是村民为应停新建的王府。

  应停只瞧了一眼,立即转身,命令手下,“拆了重建。”

  宝珠焦急道:“那今晚住什么地方?”

  一旁的下人也很为难,“人手不够怎么办?”

  应停眉头稍微蹙起,就听一道细微的笑声飘过。

  是哪个人这么的放肆?他利如刀刃的目光扫过去,正对上手撩窗帘,还在偷窥的张馨萸。

  她的唇角微微上扬,一双清澈的眼眸含着柔柔的光彩,望着众人因“王府”而震撼的傻模样,感到很有趣,笑得十分迷人。

  可看在应停的眼中,她的灿烂笑容简直就是对他的无礼嘲弄,这让他心中的怒火更炽!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