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另类王妃 >
二十五


  “小心啊!”张馨萸见他一分神,旁边就有个海盗提剑刺来,她大叫,提醒他的同时,自己也扑到他身上,覆盖住对方的攻击点。

  应停眼明手快的把偷袭者的手砍了下来,低头一看,张馨萸颤抖的身子正紧贴着他的躯体,像只待宰的羔羊那么的柔弱,却仍不放松紧抱住他的双手。

  瞬间,他的心抽疼了,就想将她抱到怀里好好怜爱一番,但转眼一看,周围危机重重,实在不是个放纵柔情蜜意的好地方。

  “走!”握住她的腰,让她站稳了,他带着她和几个护卫一边杀敌,一边找着安全的藏身之处。

  这些海盗可不是一般的海贼。

  一般的海贼冒险都是为了求财,怕死得很;可这些亡命之徒不仅夺取货物,还要杀人,举止残暴,逼得商船上的人不得不拼命迎战,也激起了应停的兴致,想要大战一场。

  只是打到一半,张馨萸来了。

  有这么一个必须保护的人在身边,应停不能再冒险。

  这个时候,他已不会去想张馨萸的身份——过去的恩怨以及当初休掉她的念头,在这个时候已化为乌有,他只想着身为男人,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女人。

  “去死吧!”再次将眼前烦人的海盗砍倒,应停发现目前的战况已是势均力敌,只要再支持一会儿,也许就能赶跑这些海盗。

  “这边!”张馨萸提醒他又有偷袭,海盗太多,防不胜防。

  护卫们四散开来,附近的海盗似乎看出他们的身份不同寻常,故意针对夫妻两人展开狂轰滥炸似的攻击。

  应停即便再骁勇,也有顾此失彼的时候,好几次为了护住张馨萸而受伤,手脚伤痕累累。

  张馨萸知道自己的存在是种累赘,心里又气又急,悔恨当初学什么琴棋书画,而不是刀剑武术。

  在厮杀与闪避中,两人交缠的手指渐渐的分开了。

  又有几个身手不凡的海盗加入对应停的围攻,张馨萸失去他的保护,就像落入狼群的绵羊,危机四伏;她又害怕影响应停,闭紧着嘴不敢向他求救,在慌张中,竟朝着一处无人的船舷靠去。

  “小美人要去哪啊?”两个海盗追到她身旁。

  张馨萸退到围栏边上,无处可退,手按着围栏正不知所措,哪知围栏竟已松动,被她这么一按,立即倒下!

  她来不及站稳的身子当下顺势倾斜,朝着海面倒去。

  “抓住她——”另一边,应停一直在关注张馨萸的动向,见她有危险,忙不迭的吩咐离她最近的护卫前去救援,但护卫一动就被海盗拦截。

  应停眼睁睁的看着张馨萸跌进海里,整个人顿时呆住了,连逼近他的攻击都不去迎接,任凭寒光闪闪的刀剑劈向他。

  “爷?”几个护卫见他反应异常,冒着受伤的危险,上前为他化解攻势。

  应停回过神,眼见心腹重伤,杀意顿时大起。手中长刀连连砍出,眼前一片血雾。

  他知道张馨萸掉下海了,杀退眼前的海盗,他冲向断裂的围栏——

  在护卫们的惊呼声中,他从船上一跃而下。

  这一刻,应停很清醒,他清楚的知道张馨萸是他曾经一心想驱赶的人,她的存在本身就是对他的伤害。

  然而她已成功的走近他的心里,在他想舍弃她时,心里都会有种酸楚与疼痛,她难过的脸、委屈的表情、高兴的笑靥与柔媚的眼神,充满了他的脑海。

  他无法狠心割舍。

  平静的海面像一头阴森可怕的猛兽,在吞没她的时候,紧紧的缠绕她的身体,奋力将她拖入无尽的深渊,令她难以逃脱。

  张馨萸不会游泳,在落水的瞬间就认定自己逃生无望了。

  极度的恐慌让她觉得自己像是落入地狱,在海中痛苦的挣扎着,窒息的感觉不断压迫着她的意识。

  她知道应停正陷入苦战,不一定有机会来救她,想逃生只能靠自己,可她除了在汪洋中扑打,没有别的办法。

  慢慢的,身体的力量流失殆尽,她已无能为力了,但又不想就此放弃——好不容易被应停接受了,她相信再给她一点时间,一定能与他成为恩爱夫妻。

  只要再那么一点点时间……

  她怎能在此以前死去?张馨萸感到万分不甘,却是无可奈何。

  无边无际的海水像座囚牢,困得她无处可逃,身体不断的下沉,从海面上流落的阳光愈来愈稀少,很快的她整个人便沉进黑暗。

  张馨萸绝望的闭上眼……

  忽然间,水流传来奇异的波动,一双有力的手臂环绕上她的腰际;她无法睁开双眼,只感觉到被人抱住,对方带着她向上游。

  她下意识的反抗,手被拽着,嘴唇也让人含住,一股暖暖的气息从对方口中传入她的体内。

  唇舌缠绕间,张馨萸被带出海面,阳光重新回到她的眼睑,她艰难的张开眼,最后看见的是应停让海水濡湿的脸。

  他脸色焦躁的对着她说话,可她却听不清楚他到底说了些什么,他似乎又吻了她,而她却失去了被触碰的感觉。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