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另类王妃 >
二十三


  “不好了,海盗们追来了!”几个眼尖的水手望着远处的黑点,脸色惊恐,赶紧对应停他们道:“你们快去躲起来!”

  这艘商船本就是为了避开经常在这一带打劫的海盗才“绕道”驶向应停的地盘,没想到重新出发后,还是和海盗遇上了。

  “你们几个,护送王妃下去躲藏。”应停立即分配人手,大部分跟他在船上对付海盗,小部分带张馨萸去底下船舱。

  他也曾与一些海盗交过手,但遇上的都是驶着小船来扰民的小海贼,不像今天这样规模如此庞大。

  眼看黑点逐渐逼近,显现出三艘载满了人手的船只,每个人口中还整齐的发出不怀好意的叫嚣声,张馨萸十分担心。

  “一起下去吧?”她拉住应停的手腕。

  他摇了头,有些事他必须亲眼去看、去了解,才能有办法防范。

  今后,若他的领地发展蓬勃,来扰事的人必定也会增多,他想知道商船会这么解决这些海盗,于是手一挥,不容张馨萸多说上一句话,心腹手下马上将她拉走。

  “等等——”张馨萸不想就这么走了,奈何身不由己。

  应停的手下们平时对她还算敬重,但王爷命令一出,就没人会去考虑王妃的想法。

  被带进船舱的张馨萸像犯人般遭到监禁,只有宝珠陪在她身边。

  她皱起眉,很后悔一直都没收买应停的心腹幕僚们,如今有需要了,她完全“动用”不了这些人,只能干着急。

  “王妃不用担心,大爷知道事情的轻重,不会乱来的。”宝珠见她脸色很难看,忙不迭的安抚。

  张馨萸只能叹气,明白自己就算留在应停身边,也未必能帮得了他什么忙,说不定还会替他添麻烦;但他这么我行我素,不顾自身安危,教她很烦忧。

  以前喜欢他的率性,现在才知道太率性的人就是任性了。这个毛病,早晚要他改掉!

  张馨萸摇摇头,放下心事,对宝珠道:“你让门外的人不必监视我,我不会跑出去的,快让他们去帮王爷。”

  宝珠眼珠子转了转,敲门出去——他也是应停的心腹,即使重视张馨萸,但更关心的还是应停,必要时,就算牺牲张馨萸也不会手软。

  这些张馨萸都了解,她并不生气,但对于毫无顾忌的应停,她是有点头痛——

  这个男人上过战场,不怕厮杀,遇到危险,他一点都不考虑自己出身皇族、身份高贵,是最需要躲避危险的人,反倒还抢着冒险凑热闹。

  这种肆无忌惮的脾性,她以前可没发现。

  “王妃,交代好了,只留一人守在门外,其余的都上去保护大爷了。”珠宝走回来锁上门,小声回复。

  “你们就没人能劝王爷不必去凑热闹吗?”

  “王爷自小就怕活得不够热闹,当初征战沙场也是打前锋,总是冲第一个,要不然军营里的人怎会那么顺服于他?”

  张馨萸从宝珠比手画脚的演说中,就能想象得出年少时的应停在战场中是怎样的英勇,那场面又是怎样的豪壮,但那毕竟是过去;现在的他只有满身的创伤,她可不愿见他再受伤。

  “如果拿这事和他讲道理,叫他改掉这种习惯,他会生气吧?”张馨萸又是一叹,仍然决定不管应停高不高兴,她都要跟他说说,要他不能再这么随意了。

  “大爷不受束缚惯了,皇上也喜欢他这么悍勇无畏的性子,王妃若是有意见,大爷肯定会觉得烦闷,不过王妃只要表现出对大爷的关爱,想必大爷还是会感动的。”宝珠笑着贡献出对付应停的办法。

  张馨萸看看他,苦涩一笑,“你还真是了解他。”

  这哀怨的话让宝珠头皮一麻——王妃该不是嫉妒他吧?“这个,王妃与大爷相处的时间还短,再过个两、三年,王妃一定能将大爷握在手心里……”

  张馨萸没等他说完,就被他诚惶诚恐的表情给逗笑了,“我并不想制伏他,只是羡慕你知道许多关于他的事,而这些事我都不了解。”

  下嫁时,她曾以为她够了解应停了,结果直到现在,她还是常会发现她对应停的认识依然不够完全。

  他总会做出一些令她感到意外的事,惹得她的一颗心起伏不定。

  “宝珠。”张馨萸盯着这个讨人喜欢的孩子,压抑住内心的羞涩,“你觉得他……喜欢我吗?”

  “啊?”宝珠一惊,没想到张馨萸会这么问,在她紧迫的目光下,他战战兢兢道:“据奴才对大爷的了解,他……”

  “谁?”

  门外的守卫突然出声,宝珠未完的话断在嘴里。

  张馨萸急忙起身,心想着是不是应停回来了,宝珠却拦住了她。

  寂静中,一阵出人意料的打斗声倏地响起。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