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另类王妃 >
二十一


  应停眉头微皱,挥挥手让他下去,再顺其自然的走到床边,看着柔软的枕头和被子,脑中不由得浮现出张馨萸躺在上面对他微笑的画面。

  他暗咒自己的胡思乱想,心底又有个声音不断抗议他为什么要抗拒——他确实是被她给吸引了,既然心里已经接受了她的存在,为什么不干脆让身体也接受她?

  张馨萸走到他身旁,还没站稳,倏地船身一个摇晃,她便不小心跌倒床上。

  应停想抱住她,但见床铺柔软,手上的动作便停下了。

  “为什么会这样?”张馨萸摸了摸床,软绵绵的,没摔疼,但对刚才那一阵突如其来的摇晃还是很惊讶。

  “船开了,刚开始会这样,以后若没撞到什么东西就不会了。”

  船已平稳的行驶在大海中。应停低垂的目光映着张馨萸的身躯斜躺在棉被上的诱人姿态,纯白色的棉被衬得她粉桃色的衣裳十分娇艳,她柔媚的腰身曲线如同一朵开在雪山上的桃花。

  应停坐到她身边,语调不自觉的柔和,“怕吗?”

  张馨萸难为情的坐起身,察觉到他心境的变化,忽然意识到,这又是一个与他拉近距离的机会。

  她半抬起头,用惹人怜爱的表情问:“我们可以睡在同一张床上吗?”

  这是大胆的邀请,不是暧昧的询问,她的神情有着彷徨与忐忑,但没有退缩。

  “这也算是一种补偿吗?”应停被她迷惑住了。

  张馨萸低下头,又抬起头:“你觉得呢?”

  应停不想再违背自己的心意,他顺从内心的欲望,吻住她娇嫩的唇瓣,轻轻的品尝着他一直在抗拒又时常受到吸引的味道。

  再一次唇齿接触,不同于最初他心怀恶意的欺辱,他的动作是那么的轻柔。

  张馨萸的心跳得飞快,略有些慌乱,她紧闭双腿,感觉到他的试探,以及随后的热情。

  他先是谨慎,接着恣意爱怜。

  那暖人心田的情意透过纠缠的唇舌,弥漫到彼此的身躯。

  张馨萸的嘴角无意识的扬起,手指慢慢游移到应停的身上。掌心充满了属于他的温度和强韧体魄的每一寸肌理纹路,终于,她的努力没有白费,与他的距离,终于拉近了。“爷……”

  “嗯?”

  “你会喜欢我的。”

  结束一个吻,应停低头看见怀里的人儿笑颜如花,他不由得叹气了,这到底是福,还是祸?

  船主虽是汉人,但家族早已移居海外多年,游走在海上诸国经商,也不怕犯了朝廷的戒律。

  应停和张馨萸贵为皇族,却知法犯法,冒着被揭发治罪的危险,乔装、化名,偷偷出海,毫无顾忌的去追求“生财之道”。

  “夫人,大爷又钓起一条鱼,请夫人上去一起吃烤鱼。”宝珠欢快的跑进船房内,呼唤着张馨萸。

  这次出门,他们隐瞒了身份,连下人对夫妻俩的称呼都有改变。

  午后日头正艳,甲板上没什么人,张馨萸随着宝珠走向应停。

  他依然戴着眼罩,站在甲板上最靠近船舷的一个角落,手里拿着鱼竿,见到张馨萸来到,转头对她笑了笑。:“会钓鱼吗?”阳光下,他笑意暖暖的俊颜散发着令人心醉的光芒。

  张馨萸愣了半晌才摇头,耳边都是自己心跳紊乱的声响。

  “我教你,学不学?”风和日丽,眼前的碧海蓝天是那么清澈,应停心情舒畅,眼中的妻子比醉人的景色更美丽。

  张馨萸傻傻的点头,靠近他身边,当他把诱饵塞到她的手心里,滑腻的感觉异常古怪,这才惊得她找回迷失的神智。

  “这是什么?”一声尖叫,急忙丢开手里的东西。

  “鱼饵呀!你怎么丢了?”应停坏坏的笑,又抓了一条软绵绵的虫子到她眼前摇晃。“把这个穿到钩上试一试。”

  “不要!”看清楚他拿着什么,张馨萸飞快的从他身边跳开。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