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另类王妃 >
二十


  反正天高皇帝远的,他只要保密功夫做得好,想蒙骗朝廷的耳目并不难。

  张馨萸仍是不放心,应停虽已退出朝野之争,可忌惮他的人依旧不少,谁知道附近有没有人正在监视着他们,随时会陷害他们?

  她小声叮咛,“还是要小心……你若非去不可,最好隐瞒身份。”

  “那是当然,你也得换个身份,干脆扮男装吧?”船上女人少,今天张馨萸一去,就吸引了众多年轻男子的目光,应停记在心里,当时就感到很不愉快,只是不想表现得太在意,但他记得很清楚——他不喜欢人人盯着她看!

  “我?”张馨萸又是一惊。

  “你不跟着一起去吗?”

  她听了他的话,双眼发光,喜悦之色在瞬间充满整张脸,带动了美丽的容颜散发出耀眼的光芒,让应停看得入迷。

  “方便让我跟吗?”张馨萸笑着问,开心得不得了。

  他没有抛下她的意思,他愿意让她参与到他的计划中,这是她得到的最满意的报偿。

  “瞧你笑得这副摸样,说不让你跟去行吗?”

  “爷!”拉着他的衣袖摇晃两下,以前没做过,但现在她知道他吃这一套,示弱和撒娇是对付他的最佳法宝。

  以前她是不屑用这种手段的,如今却用得很顺手——宝珠的教导实在是功不可没!

  “行了,爷说行就行。”应停被她叫的身心酥麻。

  “那家里要交给谁管?”想到可以坐船出海,而且还是和应停在一块,张馨萸兴奋得巴不得立即出发,但王府的事却要有人处理,不能不安排。

  “管家,你以为管家是做什么用的?”看张馨萸这么高兴,应停也被感染了,不由得心情愉快。“去收拾点衣物吧!”

  “多谢王爷。”她又一次眨眼,显露诱人的风情。

  应停知道她是故意的,却没有厌烦之意,凝望她眼中的喜悦光芒,他英俊的脸上始终带着笑意。

  这一年来,两人之间的变化翻天覆地,从坏到好,奇妙得不可思议。

  张馨萸是真的与京城里娘家断了联系,且对他好到无微不至——她一点点的接近、一点点的付出,一点点的将她的身影埋入他的心田。

  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他的戒备和排斥就像是被雨水冲刷过后的台阶——让她清洗得干干净净,然后承载了她柔情似水的一言一语,他为此软化、动容,不再抗拒她。

  即使应停仍无法理解她的“补偿”心态,但不得不佩服她这种“有欠有还”的高贵思想,及她为此付出的心意。

  只是许多时候,她的刻意诱惑应该不能算在“补偿”当中吧!那又代表了什么?

  难道当初他被辜负的感情,她也想代为补偿吗?

  虽然对她有了了解,但至今应停还是觉得自己看不透她——在她刻意诱惑下,他难免会动心,会想亲近她,可两人的关系实在是太复杂了,让他很难心无芥蒂去接纳她。

  况且最初想休妻的心是那么的坚决,如今却不再坚持,回想起来,真让他感到尴尬又别扭,是他的决心太薄弱,还是她的手段太高明?

  应停望着张馨萸慢慢离去的背影,不由得露出苦笑,直到现在他还说不准,这个京城第一美人儿对他来说到底是飞来横祸,还是飞来艳福?

  ***

  隔天下午,带上轻便的行装,张馨萸陪着应停再次登船。

  朝廷禁止造船、出海,对外的货物少有流通,完全隔绝了海上的发展,所以应停想买船,只能到附近一个专门造船的小国。

  这个国家,张馨萸曾听人说过,却没想到在有生之年她能漂洋过海,去另一个国度游玩,而且还是与应停一块去。

  “爷、王妃,船主为你们安排了一个房间。”宝珠身为王府最受宠的下人,理所当然的跟随他们外出。

  商船热情接待微服私访的皇族夫妻,给予他们的食宿都是最好的,还专门为夫妻两人整理出一间最舒适的房间。

  可是没有同床共枕的经历,“夫妻两人”走到房中有些尴尬,只能看着宝珠欢快的忙来忙去,更烦恼着若宝珠一走,他们该做些什么?

  “爷、王妃,东西都放好了,奴才是不是能告退了?”急着在船上各处探险的宝珠,放置好物品就要走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