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另类王妃 >


  “这是为何?”难道是想利用婚姻,进一步的迫害大皇子吗?

  “馨萸喜欢上他了。”张馨萸的脸,红得如同抹上厚重的胭脂。

  皇上感到匪夷所思,惊讶得连话都说不流畅,“那个……老大和老二之间闹得不可开交,朝廷内外都知道,你不会不晓得你的‘立场’吧?”

  “馨萸晓得。”这件事若传出去,她这一生就毁了──不仅太子会气愤,家人会感到颜面无存,全天下的人都会嘲笑她,甚至她喜欢的大皇子也不会领情的!

  而换个角度想,哪怕皇上成全了她的心意,赐婚让大皇子娶她,等候她的也不会是什么圆满、美好的下场──她的家人仍旧不会高兴,大皇子也不会轻易的接受她。

  “既然你知道事情的轻重,为什么又要开这个口?你现在做的是名副其实的自讨苦吃。”

  “若非皇上为了保护皇子们的安全,下了圣旨,封大皇子为王,命令他三天之内离开京城,前往封地,馨萸也不敢如此不顾廉耻的表露心迹……馨萸还怕再不行动,大皇子一旦远走高飞,今生……馨萸只怕……今生就要错过他了。”

  她的情真意切令回过神的皇后与太后皱起眉头,有些为难,又有些遗憾。

  皇上倒是放下了戒心,以轻松的态度戏谑她,“你放着荣华富贵不要,反而要跟老大去遥远的边疆,过着不可预测的生活,你不怕离家之后,天高皇帝远的,老大对你不体贴,到时候可没人能帮你!”

  张馨萸低头,朝皇上跪下,认真回答,“我只怕再也见不到他!皇上,馨萸今天所说的一切,字字真心,馨萸不敢说自己是个十全十美的女子,也不敢说自己配得上大皇子,但馨萸可以拿性命向皇上保证,一定会照顾好大皇子,求皇上……赐婚。”

  皇上微微一愣,这么胆大妄为的女孩倒真是前所未见,偏偏她信誓旦旦的模样又是那么动人,令人不忍心拒绝她提出的请求。

  皇上深爱每一个儿子,不可否认,张馨萸的保证,打动了他的心;被远派到边远地带,离开朝廷权势中心的大皇子身边确实需要一个爱护他的伴侣。

  “一个未嫁的女子要说出这番话,需要多么大的勇气……”皇上自说自话,话没说完忽然笑了。“赐婚的事待会儿再说,你先讲讲你是怎么喜欢上老大的?”

  张馨萸抬起头,眼见皇上面色温和,显然是被她给打动了;又看皇后与太后已然恢复冷静,正谨慎的打量着她。

  她知道自己刚刚踏出成功的第一步,接下来还得再接再厉;她的视线转向身边仍在昏迷的娘亲,张馨萸暗暗说了声抱歉,随即准备好甜甜的笑靥,应付眼前三个高贵无比的大人物。

  “事情是这样的……”

  ***

  大皇子应停年满十八,外表英俊,文武双全,人见人夸——即使是与他敌对的太子党人士,私底下也会凭良心说他确实是个优秀人才。

  他年纪轻轻就创下非凡的功勋,为保护国土,不满十五岁就跟着镇守边关的将领,对抗野心勃勃的蛮族,大胜回朝时,他也带回了一身怵目惊心的伤,和全军将士的赞誉。

  只是,大皇子的母亲身份不够高贵,所以太子不是他。

  对于皇位,应停倒不在乎,但他周围的人却很在意——尤其是与二皇子关系不佳的党派,整天怂恿他争夺皇位。

  他不想争,但因战功太高,被二皇子忌讳,就算他安安静静、文风不动,二皇子的人马也会积极的找他麻烦。

  应停最怕麻烦,既然对方不安分,好战的他也不会屈服的,那就开战吧!

  于是不顾皇上老子、朝廷官员、天下百姓的眼光,他光明正大的迎战——今天你敢给我暗施冷箭,改日我一定明明白白的还你一枪!

  你来我往,斗了一年,他从边关打仗回来的旧伤都还没康复,又被自己弟弟搞了一身新伤。

  更令他没想到的是,伟大的皇上老爹一味的维护二弟,当他们兄弟斗得两败俱伤之时,皇上没处罚二弟,反而火速颁发一道圣旨打发他离开京城,去一个他听都没听过的穷乡僻壤。

  “这……这种地方……究竟要怎么生活啊?”从小就负责伺候大皇子的宝珠,跟着大皇子的人马来到南方最边远的山林大地,看着无边无际的乡村田野,一直生活在繁荣京城的小太监宝珠感到很震惊。

  越州,皇上指给大皇子的领土,一边靠山、一边临海,到处是未开垦的森林和贫瘠的田地。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