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夏衣 > 爷的另类王妃 >
十八


  “要不要尝尝?”张馨萸接过竹笼,取出饭菜摆在桌上。“还热着。”

  小男孩欢呼一声,直接就要用手抓。

  “耶!你怎么能这样——”船主夫人想阻止都来不及,只好拼命向张馨萸道歉。“真对不起,王妃,这个孩子太没礼貌了。”

  “没关系。”反正应停和船主不知在商谈什么,估计没那么快结束,这顿饭他是吃不下了。

  张馨萸注视着天真可爱的小男孩,心里软软的,忍不住也想快快有个孩子属于她和应停。

  “好吃!”吃得满口油水的小男孩朝张馨萸满足的笑。

  “你真是不客气,还不多谢王妃!”船主夫人为儿子擦着嘴角,看张馨萸没有一点不高兴的样子,感慨道:“像王妃这么平易近人的皇族真是少见。”

  “你们船上的东西才是真正的少见,那是什么?”张馨萸手指向两只正在船上缓慢走动的奇怪东西。

  “小狗,是从别的国家买来的,喜欢吗?”船主夫人将巴掌大的小狗捉到桌上让张馨萸仔细观赏。“王妃若是喜欢就带回去。”

  “这么小的狗?”张馨萸再次惊奇。

  她不会养这种小东西,不过京城里喜欢新奇事物的富贵人家多的数不完,她心想,若能收集这些物品卖到京城去,不知能赚多少钱?

  当下,张馨萸倍感兴趣的向船主夫人问起外面的世界都有些什么新鲜事物,话说到一半,应停和船主有说有笑的走向她们。

  张馨萸转眼望向应停的同时,他的目光也转向她。

  戴着眼罩、一身华服的应停,伟岸的身躯散发着猖狂之气,象极了传说中纵横四海的海盗。

  “参见王妃……”船主一连打了好几次招呼都没有得到张馨萸的回应。

  众人仔细一看,她正盯着应停打量,全神贯注像是在看待什么宝物似的。

  应停忍不住笑了,很少见到张馨萸如此“迷糊”的一面,让他笑的意味深长。

  张馨萸被他的笑声拉回过神,很难为情的转视海面,却发现美丽的海景远没有他和煦的笑颜来得吸引人。

  ***

  太阳西斜时,应停一行人才下船,回到王府。

  这次会谈收益良多,应停私下与商船有了交易,而张馨萸则是了解到许多新鲜事物,他们发现这片天地远比想象中的广阔。

  前朝的皇帝曾派遣船队前往西方,当时带回来的海域版图已是十分辽阔,没想到今天与船主的夫人一谈,才晓得外面的天地比我们知道的还要宽广,我们对这个世间的了解真是太少了。

  在张馨萸的感慨中,走进王府厅堂的应停坐到古旧的餐桌旁。

  他的王府太简陋了,不能招待外人,但在张馨萸的认真管理下,这个破旧的地方就像个安静又温暖的家一样,总能带给他舒适的感觉。

  “你家人让你看海外的版图吗?”应停注视落坐身旁的女子,愈是相处愈是发现她的优点数之不尽。

  在她彻底抛去那冷艳高贵的姿态后,她吸引人的美好一面更加清晰的侵入他的心底。

  “恩,我爹特地找给我的,那些东西……我很感兴趣。我们姑娘家不像你们男子可以随意外出游玩,以前我一直很想去看看漫天黄沙和无边无际的海,当初还羡慕过你能去边疆。”张馨萸一脸向往,说得心都动了。

  有机会,她倒是想与应停携手赏玩天下风光,只是这样的机会好比一场美梦,要去实现是非常困难的。

  “我去边疆是打仗,是为了保卫国土,没办法才去的。”应停被她天真的神态给逗乐了,细说道:“你该不会以为草原上的景色就是什么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的奇丽风光吧?”

  “诗书都这么说了,难道还会有假吗?”

  “诗书就是骗你没去过,真要带你去草原,单单是满地的马粪味就够你吓得花容失色了。”

  美好向往被破坏的张馨萸立即吓得花容失色。“别说了、别说了!”

  应停忍俊不住,这段时间以来,在交谈与了解中,他找到了与张馨萸相处的乐趣,和她在一切不再是一种折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