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向晴 > 同居蜜友 >


  缠在树枝上蠢蠢欲动的小毒蛇,没让他有太多的时间思索下去,赶在小蛇张牙舞爪袭击铃木前,铁维臣一个箭步上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徒手捕捉住毒蛇的头,另一手把铃木拉往身后保护着,然后才用力把毒蛇扯下树枝、抛掷出去。

  他的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明显颇习以为常,从他身后看着一切的铃木丝毫不觉危险或恐惧,因为她躲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宽肩厚背后,而这个伟岸背影的主人是个可靠的男人。

  从不依靠任何人,自小已学会照顾自己、甚至去保护别人的铃木千羽,此刻有种难以言喻的奇妙感觉以及崭新感受。在眼前巨大黑影的庇护下,她发觉自己非常渺小,她自问个子并不算矮小,可是和他比起来却显得娇小玲珑,她的身高竟然只及他的腋下。

  此时,铁维臣突然转了个身,不动声色地睨着发呆的铃木,她凝思的表情绝对不是惊吓过度,他不经意瞥向她梳理整齐的发髻,然后蓦地上前一步靠近她。

  回过神来的铃木差点以为他想要拥抱自己,不过他伸过来的大掌,只是帮她拿掉头上的树叶而已。

  严格来说两人并没身体上的接触,但铃木却感觉好像整个人被他包裹住般,眼前的肉墙压迫得她呼吸困难,不敢乱动半分的她目光只能往下飘,可是在触及短裤下的粗壮长腿后,反而令她更难为情,不好意思地脸红心跳起来。

  微弯腰凑近她,铁维臣瞥了一眼她发上的发夹,并轻嗅秀发上的香气,黑瞳闪着湛然精光。错不了,正是这股熟悉的清香。

  “谢谢。”不喜欢和人太靠近的铃木僵硬地后退一步,稍微拉开两人的距离。

  把玩着树叶的铁维臣一瞬也不瞬地盯牢她,饶富兴味地轻勾薄唇,一语双关。“你真是个大胆的女人。”

  尽管心一突,她仍佯装困惑,不明所以地回望他深邃炯亮的锐眸。

  “很少女人不怕蛇。”他终于好心解惑,语气虽泰然自若,紧盯她的两泓黑潭可丝毫没放松。“果然人不可貌相。”

  不管他说这些话的用意为何,铃木没回话,更别过脸躲开他的刺探。这个男人远比想象中厉害,难以应付,看来她得多加防备,日后要更小心行事了。

  水温适中,再将毛巾以及更换的衣服摆放好……再三地检查,确保没什么遗漏掉,铃木千羽才安心离开浴室。

  寝室内的铁维臣正专心翻阅文件,听见身后的开门声响,随即把文件合上。铃木把铁维臣的防备尽收眼底,不过却装作没看见,迳自稳步走向他。其实一股暗潮汹涌隐约在两人间流动,彼此都心里有数,只是没有言明而已。

  “一切已经准备妥当,少主随时可以沐浴。”铃木毕恭毕敬地说。

  “麻烦你了。”铁维臣把文件放进抽屉内,站起来步往浴室。“今天没事了,你去休息吧。”

  “是。”铃木恭送少主进浴室后,便转身准备就寝的床铺。

  心不在焉的她一直留意着浴室的动静,直至听到若干水声、确定他已在泡澡,她才蹑手蹑脚地走往书桌,再瞄一眼浴室的大门后,才打开抽屉、翻阅文件……

  铁维臣一边宽衣解带、一边梭巡浴室,需要的用品一应俱全,且摆放整齐,水温也刚刚好,放松肌肉浸泡在按摩池内的他闭目养神。

  铃木做事一板一眼,像个专业女佣,再加上那副乖巧柔弱的外表,的确几可乱真,不过若以为这样便能瞒天过海、逃过他的法眼,那么她就太天真了!

  沐浴过后,披上浴袍,他返回空无一人的寝室。铁维臣打开抽屉,不用翻开文件也知道被人动过了,因为他预先放在文件上的透明丝线已经不翼而飞。

  那夜潜进他书房的黑衣人果然就是铃木!他撇撇嘴角扯出冷笑,锁定犯人后,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诱导她供出幕后主使,以及他们的最终目的。

  铁维臣拿出探测器,在房间内四处仔细探查,不消一刻便发现两枚超迷你型的窃听器,他心念一转,随即坐下来打开笔记型电脑,联络上在日本的弟弟铁维生。

  “Hi,亲爱的大哥。”萤光幕上出现的漂亮男孩神采奕奕。

  “你有没有查到什么?”铁维臣在键盘上飞快输入:不要说真话,我的房间装了窃听器,有人混进来我身边伺机而动。

  铁维生机灵地点一下头,一边敲打实情一边装出沮丧的声音回答:“还没,我抓到的全是小喽啰,就算严刑逼迫也问不出什么,他们好像真的全不知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