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向晴 > 同居蜜友 >


  一只纤纤荑手霍地格开企图接近的手掌,倏地睁开眼眸的铃木,停住伸懒腰的动作,脑筋一时间转不过来,怔忡地看着贸然出现的少主,不过近在咫尺的慑人深瞳像在窥探什么似的,使得她浑身不自在地调开视线。

  铁维臣收回审视的目光,被挡个正着的大掌改而抓住铃木的手肘,然后一把将她搀扶起来,铃木是凑巧醒过来,还是惊觉有人靠近而做出的自卫动作,他了然于胸。

  “对不起少主,我不小心睡着了。”铃木登时伸出双手接下大毛巾,再退后两步恭敬地垂下头道歉。

  铁维臣发觉她不太敢正视自己,似是在刻意回避。“数天前有名小偷潜入了宅内,疑犯至今还未抓到,你一个人的时候要格外留神。”

  “是。”头顶上的灼热视线教她严阵以待。

  “如果你觉得闷的话,下回可以看书打发时间。”他盯着文风不动的女人。

  “是。”

  “铃木。”这回铁维臣低唤她的名字后停下来,静待她抬起头来和他四目交接后,才施然接下去。“我知道你们日本人很有礼貌,亦非常注重身分尊卑,但我不习惯对着别人的头顶说话。”

  铃木诧异地圆瞠水眸,不过很快地垂下眼帘遮掩失态。“对不起,我会谨记在心。”

  “还有,我比较喜欢看着对方的眼睛交谈。”他不慌不忙补充道。

  “是。”有什么吩咐就一次说出来,干嘛故意分开来说?她有种被耍的感觉,不自觉地抬头挺胸站立,却倔强地不去看居高临下的他。

  铁维臣没有错过她眼中一闪而过的不悦,还有捍卫尊严的傲骨,知道她并不如外表般乖巧,骨子里也有若干反叛的基因。

  没再说什么,铁维臣迈步往小径走去,铃木连忙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

  “菅原的母亲身体好点了没?”走了没多久,他冷不防问及。

  “伯母已经没大碍,只是需要时间调理身体。”她紧绷着每一条神经,不敢掉以轻心。

  他放缓脚步,和她并肩而行。“你和菅原认识很久了吗?”

  看不出来他是个多话的男人,还是想刺探什么?“我们小时候是邻居。”

  “关西人。”他今早看过的履历表上,是这样写的。

  “是。”

  “你的国语很流利,自学的吗?”他兴致不错地继续闲聊。

  “我的前雇主是台湾人,所以常常会用国语交谈。”与其游手好闲地伴在他身旁谈天说地,她情愿留在宅内辛勤工作。

  “为何想来台湾工作,一个人离乡背井你家人放心吗?”

  他的问题是不是太多了?而且越来越深入……“我已没有亲人。”

  铁维臣侧头看她。“如果你喜欢铁家,不妨考虑留下来,你可以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家。”

  他是什么意思?铃木霍地停下脚步,昂首看着他,转过身面对她的铁维臣从容不迫,俊容没半分戏谑,让她瞧不出端倪。

  “铃木谢过少主。”

  “等等。”看她举步,他突然唤住她,半眯眼眸盯牢她的头顶上方。“你怕蛇吗?”

  “不怕。”她隐约感到某种“物体”接近,并且听到细微的吐舌声音。

  “很好,你别动。”

  从她镇定自若的反应,铁维臣知道她没说谎,而且临危不乱的勇气可嘉,和平常老是垂首回话的模样判若两人,而她凝重的警戒神情,更加深他心中的猜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